Page:Sibu Congkan1247-魏了翁-鶴山先生大全文集-24-09.djvu/1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殆將見之豈惟用蜀乎哉

   綿州新城記

自建炎南狩國之守在淮漢而蜀居江之上游紹興

西征蜀之守在利路而綿爲益之外蔽如昔人由隂

平以窺蜀則自龍至綿不二百里如近歳由益昌以

保劒則自劒至綿不三百里然則綿雖内郡實並邊

也而莫爲之限蔽頽墉壞塹(⿱艹石)(⿱艹石)無三尺之童牧

可挑逹而踰也緩急所恃惟右護軍之移屯者二千

八百余人然邊戍未撤則是屯也日聞鳥烏之聲鳥

烏弗聲猶弗可恃矧(⿱艹石)此乎嘉定十二年眉山程侯

始至考按圖牒則自淳化五年廷平石侯某嘗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