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256-魏了翁-鶴山先生大全文集-24-18.djvu/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臺臣諉曰霅川水患之慘桀之餘烈也嗚呼尚忍言

之後又以理卿對遂申前説謂巴陵追降之命重於

違羣臣而輕於絶友愛 陛下居天位之至逸則當

思天倫之大痛雍熈𥘉元秦邸殁於房陵旣行封謚

又録用其子極其存恤之意今乃曰不當爲之後以

貽他日憂何聖世示人之不廣乎又曰今日不言後

必有言之者與其追恤於後固不(⿱艹石)舉行於今也是

日詔直寳謨閣知重慶府嗚呼明君臣之分厚兄弟

之倫是雖人所當言而利誘物迁不反是爲非則舉

細遺大公能循理盡分使頑者惕懦者立事君持身

之槩(⿱艹石)此吾銘可無愧矣公諱㤗之叔正其字也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