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256-魏了翁-鶴山先生大全文集-24-18.djvu/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朝曰蜀中名儒楊某之子當逆臣之變勉有位者毋

動言不用拂衣而去使得尺寸之柄必能見危致命

詔任滿赴都堂審察公以親老辤行詔以廣安優之

在冨義視事三日即出相告僚吏士民其勤攻吾之

闕西湖舊有堂名景濂公易以君子而記之曰堂旣

作而旋廢巳廢而復興嘗攷其故則以中遭僞學之

禁爾夫周張二程崛起千載使聖人之學炳如日星

其有功於天下後世甚大其徒不曰此孔孟之學也

必曰此伊洛之學使人得以集矢於其的苟𭔃意於

君子則自非君子之棄而小人之歸者疇忍壞之學

者嘆其逺識郡之府廩充牣籍其數以康困㨹死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