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256-魏了翁-鶴山先生大全文集-24-18.djvu/6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亦庶㡬君子之曰終始予不能銘諸旅𤨏之憧憧嚞

又六千里以申其請于卭書用識之庶有以誌其馬

鬣之封歸自靖之明秊月建維亥營室方中識此者

誰史臣了翁是爲銘

   故迪功郎致仕史君孟傳墓誌銘

今之學者例曰自隋唐以科目取士士𢗗於浮夸生

斯世也爲斯世也姑以譁衆攫榮亦可矣乃(⿱艹石)窮𭰹

務廣則有司所未喻博古通今則有司不及知故遂

以大慚則大好爲不可易之論嗚呼胡不以吾友史

君孟傳之事觀之嘉㤗元秊子以劒南莫府較士予

眉士之通春秋者詢以霸業所由始迨䇿士以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