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503-宋濂-宋學士文集-14-02.djvu/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愈光輝混融而卓冠扵後先矣天之生材相違而不相值毎

如此竟何如㢤然君子措慮之𭰹望道之切其𠩄傳者確然

自成一家言殆無疑者世之人弗察伐異黨同常指君子為

過髙是豈窺見其衡氣機者㢤濂也不敏𥨸有慕洙泗伊洛

之學有志弗強日就卑近不𠯁以測君子𠩄至之淺深而君

子則欲進而教之今因請銘故備著昔日問荅之辭扵其首

後之傳儒林者尚有𠩄稽焉其稱為君子者君子盖有徳之

通稱尊之可謂至矣銘曰

洙泗傳聖髄𠔃伊洛發遺精天人既混合𠔃陽隂悉苞并無

聞不開闡𠔃金石奏和平自兹益演繹𠔃白日中天行如彼

藝𮮐稷𠔃薅去莠與稂舂實成白粲𠔃詔使来者嘗有夫起

東海𠔃吐言一如鏞噌吰違幽𨼆𠔃務使聲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豈欲異塗

轍𠔃理𦤺無終窮著書動盈車𠔃片言𩔖括囊中有萬寳玉

𠔃包絡無遺亡觧之溢衆目𠔃SKchar異吁可驚似茲海外珍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