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11-宋濂-宋學士文集-14-10.djvu/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濂華夷無間言者次即臣基不敢他有𠩄讓又次即太常丞

臣孟兼孟兼才甚俊而竒氣燁然既退往往以此語諸人自

以為確論嗚呼伯温過矣濂以無根葩澤之文何敢先伯温

今伯温之言若此其果可信耶否耶縦使伯溫非謬為推譲

者才之優劣濂豈不自知耶伯温誠過矣唯言孟兼才之與

氣則名稱其實爾今觀𠩄造孟兼文槀序嘉其語粹而辭逹

他日必耀前而光後其惓惓猶前意也伯温作𡈽中人将二

載俯仰今古不能不慨然興懐孟兼請濂題識序後因書伯

温昔日之言以表吾愧操觚之時淚落𥿄上洪武十年三月

二十五日

  重題玊兎泉卷後

泉地産𥘉何與人事世目之爲貪爲盗不過藉其名以厲人

行泉固自若也金𨹧有泉曰玉兎甘潔異常或者悼其不幸

爲姦檜𠩄𤼵或者以檜之惡無汚泉之清爭出巧辯嘵嘵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