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13-宋濂-宋學士文集-14-12.djvu/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謂至矣然又不忍遠離鑿穴而附之又推及扵寺衆(⿱艹石)(⿱艹石)

卑皆扵西東乎塔之則仁之及物為何如哉或者謂釋氏之

法絶斥形骸而漫不復顧省豈其然歟宗泐學兼儒釋深逹

理事之不二故其為此實與禮經脗合後之人尚體其心而

相持扵無窮哉宗泐名也其字為季潭奉詔住大天界寺

天界即龍翔今改賜兹額云

  題⿰糹⿱𢆶匹絶宗賦太璞詩後

右鏡中憶佛叟 -- 臾 ?所賦太璞詩一章贈其弟子具庵法師具庵

乆從叟受經傳三𮗚十乗之旨本末弗遺小大兼舉叟甚愛

之故因具庵之名如玘而字曰大璞且為賦是詩惓惓以苦

雕𤥨輕暗投為戒師弟子之間可謂㤙之至義之盡者也然

而教中諸師自縉雲至左溪以玄珠相付向晦㝠息而巳正

不欲其暗投况復雕之𤥨之以傷其璞哉叟 -- 臾 ?之含意也亦深

矣具庵嚴奉叟戒秘蔵不露道成之後冲然而若虚然而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