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515-宋濂-宋學士文集-14-14.djvu/1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未之見今年邑士方伯脩爲余稱其友張君仁傑居諸暨北

門之外故宅昔巳燬及兵靖事息始闢址夷穢創屋十餘楹

㫄植脩竹數百四時之花環藝左右琴床酒爐詩畫之具咸

列于室仁傑未亂時甞有禄食至今郡縣屢辟之輒辭不赴

以文墨自娱甚適號其室曰新雨山房願得余文記之一室

之廢興爲事甚微然可以占世之治亂人之劳逸非徒然也

方兵革之殷人有子女金帛懼不能保雖有居室寧暇完葺

而知其安乎糗粮芻茭之需呌號徵逮者塡于門雖有花木

之羙詩酒之娛孰能樂之乎今仁傑獲俯仰一室以察時物

之變窮性情之安果誰使然也非上之人撥亂𦤺治之功耶

自古極治之時賢且能者運于上隴畝之民相安扵下而不

知其𠩄由然飫飽歌呼秩然成文成周盛時之詩是也安知

今不若古之時耶仁傑其試爲之余它日南歸駕小車過北

門求有竹之家而問焉仁傑尚歌以彂我余當鼓缶而和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