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515-宋濂-宋學士文集-14-14.djvu/1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酒㑹長老俊人行鄕飮禮府君為之講說嘉謨偉行使𦗟之

曰為父兄子弟當如是鄕民莫不化服細民寠者貸以粟不

取其贏待以炊者常數十家東陽多宋貴臣挨民藝其田者

旣入粟半復畝徵其絲民頗苦之府君倡其鄕人曰君子以

養野人奈何厲之遂罷不徽人用是德府君稱其善不虚口

遇事無大小皆立决不形扵謀議𠩄為輙出人意表𥘉延祐

中惡少結邏卒誣平民為偽鈔破其家意府君儒生可侮以

語撼之兾得賂乃止府君怒赱白大府逮惡少窴于法害遂

絶由是宿豪文吏揺手相戒不敢過其門府君益刻苦為條

法使後嗣可守室廬械噐皆預為數世計各極其精善人服

其才而惜其不獲施于世也府君饒扵貲産脫去華靡習聚

書萬卷致力其中著四書箋惑大學章句纂要田書述義通

若干卷治平首䇿二卷學則二十卷韻原六十卷府君懲士

習淪於夷俗獨製古冠衣服之揖譲歩趋必以禮法人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