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561-吳寬-匏翁家藏集-12-05.djvu/1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可久乎昔者周文襄公行縣至固憂及乎此具疏言于 朝始

許民墾草田以收其入時民力巳疲且以乏食而止吾今使墾

之於是視上福梅李懷仁三鄕得地如淸蕩之數乃發粟二千

斛使民從事民曰此舉利我也爭欣然而趨巳而其地皆成良

田而賦自此足向之所謂害者始息嗟夫守方眞善爲義者哉

夫餒者人持斗粟與之未必不喜然僅給數日之食而巳及粟

盡而復與之而復盡復能與之乎故其爲惠也有時而窮是以

孟子謂鄭子産以乗輿濟人惠而不知爲政而謂徒杠輿梁成

者民未病渉也守方惟知此意故能爲此舉惜其老於田間隱

而不仕其澤止及於一鄕之人是可歎也大予不識守方獨數

聞錫人談其義事而其義之大者莫甚於此因記之以遺其諸

子炯燧焲俾視之庻㡬兄弟間以義相勸傳之子孫以爲家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