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566-吳寬-匏翁家藏集-12-10.djvu/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不食其報以貽其後公蚤𡚒志冀取科名終焉入仕以惠𥠖垊

言與時違事與志戾顧其後人已顯于世吾德未容亦有所貽

植槐于庭世德可追爰受其名復享其祿考終而藏吉日惟卜

惟此榮域列于左昭吾親在兹其樂陶陶豈惟樂焉亦旣榮矣

敕葬有光百世無涘

   蘇州府儒學教授劉先生墓誌銘

蘇州府儒學教授劉先生以天順三年致學事而歸歸二十年

而卒旣葬亦二十三年矣其孫柰始遣其弟蔣不逺六千里

歩至京師以書授其學故諸生吳寛曰先大父臨終命諸子以

墓銘爲屬不幸諸子相繼没其責在柰等又皆孱弱不振因循

至今罪甚大也兹敢奉治命以吿寛聞之惻然感歎曰先生吾

郡賢師也寛㓜受教益其何敢㤀按臨安知府王公佐狀曰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