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武臣若矣張鴻功侯世祿皆以援兵潰而與之以戴罪萬

一滿桂失事又何以處之至是文武之途盡矣曰吾舍一

二内臣無可同患難者於是降提恊之命稍試以城守而

閫以外將次第委之乎自古未有宦官典兵不誤國者魚

朝恩童貫千古烱鑑皇上幡然感悟以親內臣之心親外

臣以重武臣之心重文臣則太平之業一舉而定也書御

不報越二日桂甫以敗沒聞自上誅逆奄之後凡由逆奄

而至大官者定爲逆案逆案之小人出奇計以翻案行間

金數萬於外而後疆場之事起上亦不能無惑志首輔韓

爌左都御史曹于汴侍郞胡世賞朱世守次第罷官動以

東林爲口實先生言萬曆之季高攀龍講紫陽之學世以

東林名卒搆逆璫之禍以SKchar皇上首表遺忠攀龍巳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