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廟之𤫊逮跋扈悍將左良玉以肅軍紀防𨵿以備反攻防

潞以備透渡防通津臨德以備南下上曰責重朕心亦是

但旌盧象昇追戮楊嗣昌何遽能退敵乎周延儒之再相

也起用正人一反其曩日妒賢嫉能之政而君子亦遂喜

其附已深相結納乃獨不能得之於先生毎朝畢士大夫

多與延儒接迹屏語先生魁然孤峙士大夫皆慚而止會

考𨕖推知多以賑濟建城防河諸名色減俸行取郞署有

自行陳乞者皆通賄於延儒先生言禮義廉耻士君子居

身之本係焉有廉耻而後有功名有功名而後有事業今

不難呈身如彼速化如此一身之廉耻旣不恤又奚有異

日立殿廷爭可否其爲植黨營私欺君罔上有必至者延

儒不悅授意於兵部尚書張公國維令以邊才錄用其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