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廷儒於上前請避左右上許之而延儒獨留開元請并避

延儒上曰卽所言機密輔臣豈得不與開元乃奏延儒不

足當國狀然延儒在旁開元故氣奪而辭蹇退而𥙷疏又

漏奪失次上怒其陰陽反覆乃下姜埰熊開元於詔獄先

生曰皇上方開弘政門求直言一日而逮二言官非所以

昭聖德也九卿當公疏救之鄭太宰以下皆唯唯閏十一

月已未召對羣臣皆候於廷相傳有宻旨授錦衣衞官賜姜埰

熊開元SKchar先生曰爵人於朝刑人於市古今通義也惡得

私斃諫臣與今日宐空署爭之必得改發司㓂而後已否

則何顏立交㦸之下𫆀衆亦唯唯上御中左門御史楊若

僑薦西人湯若望善火器請上召試先生奏曰御史之言

非也臣聞用兵之道太上湯武之仁義其次桓文之節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