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16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今專以存養屬之静一邊安得不流而爲禪又以省寮屬

之動一邊安得不流而爲僞不特此也又于二者之間方

動未動之際求其所謂幾者而謹之安得不流而爲雜二

之已不是况又分而爲三乎潤山曰然則學問之要只是

静而存養乎曰道著静便不是潤山日幾者動之微有動

則必有静矣曰此所謂動非以動静之動言也復其見天

地之心是也心只是一个心常惺而常覺不可以動静言

動静者時位也以時位爲本體傳註之訛也雖然時位有

動静則性體與之俱動静矣但事心之功動也是常惺惺

此時不增毫末增毫末則物于動矣静也是常惺惺此時

不減毫末減毫末則物于静矣此心極之妙所以無方無

體而愼獨之功必于斯爲至也一曰意爲心之所存非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