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5-黃宗羲-南雷集-8-6.djvu/8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憲之所謂理者求之人生而静以上則未免言語道㫁心

行路絶相去不遠卽其正命之語曰心如太虚本無生死

先師謂先生心與道一盡其道而生盡其道而死是謂無

生死非佛氏之無生死也高子之闌入禪門者不過如此

亦何礙乎其爲聖學乎且高子之辨陽明雖若與之抵牾

然以陽明之無善無惡謂無善念惡念非性無善無惡也

竟以無善無惡屬之性者乃其門人之誤是深得陽明之

傳者且在忠憲陽明議朱子析心理爲二忠憲辨之謂是

陽明析而二之非朱子析而二之也朱子言人心之靈莫

不有知天下之物莫不有理可謂之不析乎羅整庵言心

之所有惟知覺理則在於天地萬物自來傳朱子之學者

莫不皆然則陽明謂朱子析之者非過也忠憲以陽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