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617-黃宗羲-南雷集-8-8.djvu/8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不恤一身之盡瘁勤劬凌夜侵晨諸勞畢殫而學軰頑蠢無知

祗以爲滕下之歲月方長冀得一日之伸自可少舒于末景豈

知前之日不可留後之日不及待而吾母已逝世矣嗟乎早知

如此有子三人傭保街卒亦可以養何至使吾母力敝心枯羽

譙翮鎩如此也卒前之二日猶自提携水一瓶火一鑪以供奉

家祖母之薰沐嗚呼痛哉思至此尚忍言哉學軰之罪可勝誅

哉肺焦肝乾追之不及悔之無從矣獨是先母之賢孝早定評

于先祖而所以相家大人又雅知大義不惟備婦人之德實且

兼丈夫之風眞不媿爲忠端公之冡婦家大人之妃匹者也今

旣幸遇先生使不得先生片辭誌其幽石俾先母一生苦𮕵付

之冷焰則學輩之罪不益深乎伏望先生鍳其思慕之久廹切

之誠而哀之憫之干凟嚴威語無倫次不勝惶悚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