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705-朱彜尊-曝書亭集-20-18.djvu/1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身不得志以死至死且夭此人事之最悲者爰爲辭以哀之

武功諱傳弓秀水人辭曰處賤以爲榮遇不詭也豐實而藏

華行勿毁也孰是人斯夀止此也妻亡矣遺其穉女親老矣

鞠及童孫菽水伊何況甘旨也嗟行之人悲未已也矧在同

游識君久也嗚呼欲銘其父而先哭其子也

 祭文

   弔李陵文幷序

朱子登乎采掠之巔覽大漠之野見有雪山峙乎西北若出

若沒(⿱艹石)廬若旅回睇從者忽失其處從者曰是所謂天山也

李𨹧之臺在焉朱子曰噫嘻有是哉竊嘗論陵本文士頋以

家丗爲將欲立功殊域方其召見武㙜恥隸貳師軍請得步

卒五千自當一隊其才誠有過人者及兵盡矢窮以身降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