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1841-錢大昕-濳研堂文集-16-04.djvu/1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曰星有贏縮各錄所見曾不思歲星每歲行一次卽有

贏縮不過數度甘石異同可以贏縮解之若太初之與

甘石立法本殊何容幷爲一談春秋傳云歲棄其次而

旅於明年之次此星有贏縮之說也烏有歲在星紀而

淫於娵訾之口者乎此志或云馬續所作非孟堅之文

要其昧於太歲太陰之辨貽誤後賢則志家不得辭其

咎矣張揖晉灼諸人又在馬續之後承譌襲謬仞太陰

爲太歲又何怪焉或曰太陰紀歲太歲超辰之法東漢

已廢而不用子何爲齗齗於此予應之曰推步之學古

疏而今密謂古法必可行於今者非也謂古無此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