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848-錢大昕-濳研堂文集-16-11.djvu/9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校对本页时出现了一个问题


郡後進與先生同在書局有年知先生之生平爲詳乃

敘而銘之曰

行修而文腴志芳而貎臞淸而不絶乎俗貴而不易其

初知止知足亦元亦儒貞石可泐嘉名弗渝

   虛亭先生墓誌銘

外舅虛亭先生之葬以乾隆四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一

日先期西莊鶴溪使來告曰先文毅公墓志其女夫周

益公實爲之文今先君子井椁旣卜援吾家故事屬銘

於子大昕曰以益公之文猶不自名而託張眞甫名況

庸下如大昕者夫何敢頓首固辭不獲巳乃SKchar然出涕

敘之曰先生諱爾達字通矦號虛亭姓王氏先世與宋

太尉魏國文正公旦同出文正從子元始居崑山縣之

新漕里數傳至左朝請大夫崇政殿說書葆卽文毅公

文毅九傳至明監察御史遜遜子復亦官監察御史小

御史之曾孫國子監司業同祖司業生處士逢年竝知

名前代先生曽祖在畿縣學生是惟處士之孫祖鎭圭

 皇贈修職郞考焜康熙丙子舉人丹徒縣儒學敎諭

 贈通議大夫通議始卜居嘉定而先生猶以新陽籍

應試新陽本崑山析置示不忘本也先生同產四人齒

最居少事通議孝謹無違通議官丹徒獨攜先生自隨

依倚如左右手伯兄蚤歾與邱㛮同居終身無閒言叔

兄素失愛於通議銜憾數加陵侮先生受之無忤色鄉

黨稱道焉性疎直易怒亦易解嘗面斥人過頰項皆赤

少𨕖復與呴呴好語忘其人之蓄怨也平生不善治產

往往盎無斗儲然吟詠未嘗輟遇極作惡事姑置之或

隱几坐須臾熟寐醒後便不復記矣讀書好瀏覽不爲

章句學弱冠後補博士員試輒冠其等食廩餼爲諸生

祭酒屢試行省不見讎中歲以後乃專意於敎子以爲

文章者不朽之盛事科舉之學非可以傳後也故導之

以詩古文又以爲詞章之學可以潤身未可以言道故

進之以經學近三十年來東南士大夫言古學多推嘉

定而嘉定之好古學自王氏始西莊旣貴先生優游林

園日手一編不置或招朋舊爲眞率會斗酒脫粟無異

老儒好作詩以放翁後山爲師寓意目前多自得之趣

書法險勁不肎作圓輭態春秋七十有六以乾隆三十

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捐館 誥封通議大夫光祿寺卿

加一級夫人朱氏江寧府儒學訓導金銓之女 誥封

淑人先五年卒事尊章甚孝處約而好施先生之家事

治繄淑人是賴先生有賢子二人長鳴盛甲戌進士第

二人及第官至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郞左遷光祿寺卿

學者稱西莊先生次鳴韶新陽縣學生號鶴溪子女子

二人長適縣學生顧我澍季卽大昕妻孫男女若干人

大昕年十五應童子試先生亟賞其文西莊亦謂子可

與共學因許以愛女招爲館甥嘗言李彥平范致能周

子充皆吾先世門壻所以期許甚厚先生好譽兒又兼

譽予人或笑之則曰久當信我言今荏苒四十年文稍

有名而德不加修九原可作媿其曷勝銘曰

學不必用蘊而益純古訓是式以遺後人豈惟後人邑

中之彥聞其風者古學大闡夏駕之西車塘之原宰木

鬱肰四尺新阡太邱壇耶老翁泉耶君子之澤終勿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