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855-汪中-述學-2-2.djvu/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遂以枉死文字之縁不足以庇其身林甫之賊虐葢可畏哉

雲麾碑書法出於大令變本加厲益爲勁險其於用筆之法可謂發泄無餘矣

米元章趙子昻董元宰各以書雄一代其實皆從此碑得法故是碑實法書之

津逮也

懷素草書千字文跋尾

懷素自題云貞元十五年年六十三當以開元二十五年生至貞元中已爲尊

宿郎官石書記在二十九年則人書俱老自敘帖所謂恨不與張顚長史同時

是也

右軍草書正如德驥馳騁之氣固而存之䖍禮之譏子敬元章之議張旭正病

其放爾此卷沈鬱權竒生氣勃勃而求以右軍之法不失豪釐無復怒張之習

可謂草法中興書家之聖在于唐代惟書譜足以相抗往者安氏得書譜眞跡

刻以行世世謂之千金帖此本可與之爭席矣

王澍給事嘗謂右軍以後惟智永草書千文孫過庭書譜足稱繼武可謂知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