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916-蕭統-六臣註文選-30-23.djvu/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得失豈不哀哉良曰泥溺也言溺滯於苟且之間至沒身而不覺悟言如此之人與煙波俱滅不知

吉凶之理故可哀之昔歳軍在漢中東西懸隔合肥遺守不

滿五千權親以數萬之衆破敗奔走今乃欲當

禦雷霆難以冀矣善曰魏志曰太祖使張遼與樂進等將士千餘人屯合肥太祖征張魯俄

而權率十萬衆圍合肥於是遼夜募敢從之士得八百人明日大戰平旦遼被甲持㦸先登陷陣殺十人斬二將權登髙

冡以長㦸自守遼呼權不敢動權守合肥十餘日城不可入乃引退 翰曰漢中地名曹公討張魯於漢中故云懸隔圍

合肥水名也同善注言當時小軍猶且破敗今欲禦我大軍雷霆之威必難冀存矣夫天道助順人

道助信事上之謂義親親之謂仁盛孝章君也

而權誅之孫輔兄也而權殺之善曰周易曰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

者信也呉志曰權殺呉郡太守盛憲㑹稽典録曰憲字孝章典略曰孫輔恐權不能守江東因權出行東治乃遣人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