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043-吳縝-新唐書糾謬-4-1.djvu/5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後其勢可復輕召歟且絪綘二傳述漏謀之

 因旣巳不同則其事何可復信此蓋李絳之

 門生故吏撰集絳事者務多書其事以爲絳

 之美然皆叅錯不實其後史臣爲絪傳者旣

 無事可紀故又取絳事而載之展轉相因則

 愈失其眞其證四也絪傳又云先是杜黃裳

 方爲帝夷削節度强王室建議裁可不關决

 于絪絪常默默居位四年罷案黃裳以永正

 元年七月爲相至元和二年正月罷絪以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