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094-查繼佐-罪惟錄-60-27.djvu/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草必不淂遂夷其族逺戚悉戍𫟪𠩄沒産給人者特加税

曰令世世罵翔也又𤼵其先墓雜大馬骨焚灰 -- 灰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而以

其地為漏澤園𪪺光初追贈翔太僕寺卿謚忠愍

 論曰翔不奪于濟見道之大者矣帝果出亡時沐氏方

 用滇人濟誠帷幄其間持空名而北爭江漢或亦分得

 一閠而胡絶不聞或曰濟𥙊碑之事不可信竟脫其名

 足矣𥙊何為按永樂三年濟為唐府長史曽犯夜𫉬罪

 則實録𠩄云相従帝十餘載每以術脫艱阻後復随至

 南京皆附㑹也且寝食朝邑而不廢岳池負此殊異何

 𣸪戀戀教官五斗或略測吉㓙則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