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146-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14.djvu/1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甲寅以後極矣聞之𡈽人官兵所俘斬倭大率皆脅從華人其魋

結者無㡬豈直脅從其造謀而導嚮之者皆吾人也近時或言海

上塩徒可禦倭異乎所聞彼皆奸盗之魁悍而無義復怯死若邇

所募應援趋朝鮮者皆圗餉為利人與船不相離遇敵則先迯調

沙船兵以禦敵者靡不敗識微者慎之焉至若釡山之倭以内難

自歸非我力能制其死命而業為獻俘宣㨗沿海備且漸撤雖齊

民猶知寒心况司樞畫者乎余所述兵防事不能詳志其大者後

之君子亦足以知其意之所存

營寨 標營即軍門中軍營也舊以鳯陽廵撫兼總督漕運駐劄

淮安府而中軍大營則以都司領之萬曆二十六年併漕運于SKchar

河分設廵撫于泰州而中軍營仍留于淮因置標營于泰州又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