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147-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15.djvu/1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黄浦口濁沙隨水入墊湖中以致射陽淤塞沙泥凑合不可撈濬故于射陽

 之傍二十餘里而遥議開神䑓等處以洩積水而議者乃謂神䑓支河不必

 開濬其説有二一則謂運堤既固水不東潰何為復捐数萬而為可已不己

 之費一則謂連年旱乾上流己竭稍存餘水SKchar溉攸頼何為復竭下流而為

 無益有損之役是則然矣第論水患于昔年患枉漕堤難固也論水患于今

 日患在减閘東注也减水諸閘共計三十八座每座闊九尺合之則水口共

 計三十四丈日夜東流夫非以髙寳興塩為壑而焉徃也若謂運堤既固無

 水可泄則萬曆八年以後十六年以前髙堰固無虞也而何以水若滔天興

 塩陸沉乎則以减閘之分流太多而宣洩無路耳欲求宣洩之路射陽不可

 為矣雖竭力捞濬而積沙難去終當復塞安能舎神䑓等處而他闢𫆀何者

 在東則丁溪草堰小海為泰州出水之門在北則廟湾新豊市口為髙寳興

 塩山泰六州縣出水之門即旱乾之年披絲網而下至夏家楼胡垜等處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