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159-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27.djvu/1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固郭璞酈道元之儔嗚呼曲士拘儒經見不廣凡于知識未逮者輙為荒唐誠諺

  所謂少所見多所恠妄鼓筆札而令前人之與古蹟受誣千載直如長夜至子昻霄

  之志一行奉為指南而我明按河𨵿者建立禹廟祀在有司積石之訛益莫可

  辨崑崙之墟終古下移深可嘅惜矣客有難余者曰尚書崑崙析支差次叙之在

  所相去似不應遥范曄稱金城之西南濵于析支則臨羗之有崑崙獨不可以理

  推之而乃信不可知之載牒以置辨乎余曰不然水經云河自朔方東轉逕渠搜北盖

  渠搜在今榆林北析支渠搜亦差次叙之相去大逺又析支即河曲𦍑所居盖都實所

  稱九渡水是巴又稱繇九渡至崑崙行二十六日程河始行崑崙南經叙崑崙在折支

  之上又豈應山在析支下哉蒲昌之水潜出積石既有經證于漢而崑崙流入葱嶺

  獨無是理乎矧尚書亦稱道流水東流為濟溢為滎東出于陶丘沇水亦既潜

  而復見尚言亦詭誕矣余賦黄河悉陳群籍䆒其源委㑹通其故乃備列之

  以𤼵千百年之覆云

 雪山西去衞治百餘里上有積雪四侯不消望之若銀屏相傳有蟲其形𩔗蛆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