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164-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32.djvu/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錢所過三洪五十餘閘費可知矣其最苦者船户皆江淮奸民慣造此船

装載白粮毎僱船價及撑駕夫價計不下二百餘両粮一入船其驅使粮

長本啻奴婢每日供奉船長及撑駕夫不啻奉其父母盖粮在船中即粮

長身家所係吞聲忍氣曲為順從𫝑不得不然也其最所畏者軍運每凌

虐民運有等豪惡之軍故将已船撞擦民運之船民船板厚而軍船板薄

微有損傷即便𧊵攅鴉擁盡入民船百般挾詐不厭其欲不已苦之在途

者縷縷若此其他入京𭣄頭之需索入倉交納之艱難又有不可勝言者

盡斯民筋力之脂竭斯民愁歎之氣米始就倉困苦極矣嘉靖十年以前

民運尚有保全之家至嘉靖十年以後凡𠑽是𭛠未有不破家者近來東

南流離日衆逋負日多邑里蕭條盗賊滋起莫不由斯根本重地一至於

此誠不可不深慮也臣産東南親見此苦常切痛心詢諸父老咸謂宜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