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182-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50.djvu/1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無異說豈有家人斥退之理得此二證車君之疑可渙然釋矣補注●光緒三十三年九月初三日後學錢邦彥校讀至

 衍生事疑甚卽日渡淞至千墩顧第晤顧子淵茂才頭子玉上舍請顧氏宗譜考之亭林但稱絳不稱炎武下行即系以

 洪瑞側注愛繼二字沒去詒榖之名再下行卽系以宏佐是洪瑞卽爲衍生而宏佐嗣洪瑞非嗣詒穀矣世系表洪瑞格

 中注字茂應娶王氏應字旣犯本生祖之諱而王氏亦與年譜所載靳氏不符此後裔修譜之草草而亦不可爲據矣又

 考潘確潛補輯淞南顧氏世系有詒榖而無洪瑞當時顧竹樓先生方刻歷代宅京記確潛先生任校勘之役補輯顧氏

 世系必與竹樓先生細加參訂非漫勒成書也想此時衍生之後巳無可考矣

  徐健庵氏立孫謙載張石洲氏所輯先生年譜石洲謂洪瑞蓋衍生譜名與餞俊甫前輩所考顧氏宗譜相脗合而

  潘確潛氏𥙷輯淞南顧氏世系則有詒糓而無洪瑞謂必與顧竹樓先生細加參訂非漫勒成書其說亦是然觀健

  庵立孫之議旣不言爲詒穀後亦不言爲衍生後當時必徇親族公意而爲此議衍生爲呉江遠族之子名存而實

  廢讀先生與李霖瞻一書撫衍生爲子立宏佐爲詒榖嗣皆先生所許顧氏後裔後日輯修宗譜二人並存之可也

   恥庵附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