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Sanbian229-王應麟-困學記聞-6-5.djvu/7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貲濟軍興此鬻牒之始也

鍾紹亰爲宰相而稱義男扵楊思朂之父史不 也而石刻傳

 于後世人皆見之惡之不可揜如是臧堅以刑人之唁爲辱

 此何人哉林甫國忠因力士以相其原見于此李揆當國

 子姓事輔國不耻也紹亰何責焉

鄭薫𫝊云宦人用階請䕃子薫却之不肯叙亦庶幾有守矣文

𫟍英華有薫𠩄撰仇士良神道碑云孰稱全徳其仇公乎其

 叙甘露之事謂克殱巨孽乃建殊庸以七松䖏士而秉此筆

 乃得佳傳扵新史豈作史者未之攷歟碑云大中五年念㓛

 録舊詔詞臣撰述不敢虗羙以元惡爲忠賢猶曰不虗羙乎

 宣宗𠩄褒表者若此唐之不競有以哉宣宗召韋澳問内侍SKchar勢何如對曰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