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287-李昉-太平御覽-136-054.djvu/1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而進曰亦有君不能耳士又何弊之有簡子乃去犀蔽

犀櫓而立於矢石之所及矢箭也石弩也一皷而士乘之畢盡也乗凌也

簡子曰與吾得革車千乗也不如聞行人燭過之一言

淮南子曰陽虎爲亂於魯魯君令人閉城門而捕之得者

有賞失者夷族圍三匝矣陽虎將舉劒而自刎頸門者止

之曰我將出子陽虎左持劒右提戈赴圍而走門者岀之

陽虎旣出顧出之者以戈推之攘祛薄腋魯君聞陽虎失

怒所岀之門以爲傷者戰𨶜者也不傷者爲縱之傷者受

厚不傷者受重罪也此所謂害之而反利之者也

又曰魯陽公與韓搆難戰酣日暮援戈而撝日日反三舎

魯陽楚人也王之孫司馬期之子所謂魯陽文子也楚僣號稱王其守縣大夫皆稱公曰魯陽公今南陽魯是也

五經要義曰國君及元率戎車將在中央當皷御者在左

勇力之士執戈在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