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287-李昉-太平御覽-136-054.djvu/5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其子爲抜箭以木葉塞瘡芝乃歎息曰嘻吾違物之性其

將死矣投弩水中芝後果死

會稽典録曰鍾離牧謂朱育曰大皇帝以中國多𮪍欲以

當之然吴神鋒弩射三里貫洞三四馬𮪍敢近之乎

南越志曰龍川有營澗甞有銅弩牙流出水皆以銀黃雕

鏤取之者祀而後得曾有取比牙逢風雨舉船淪没父老

云越王弩營處也

𮦀記曰事吴朝鴻臚卿張儼議郎張純鎮南將軍朱異三

人共詣驃𮪍將軍朱據據曰三賢屈顧老鄙相聞含甘湏

之明懷終賈之才相飢渇乆矣各爲賦一物然後乃坐乃

各賦所見異賦弩曰南嶽之幹鍾山之銅應機命中射隼

髙墉

吴越春秋曰陳音對越王曰弩生於弓弓生於彈彈生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