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287-李昉-太平御覽-136-054.djvu/8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壷霍然不見儁出人問前得一壷而泣曰此是小兒物不

知何由在此儁具說

東方朔記曰東方朔對驃𮪍難曰以珠彈不如埿丸各有

所用也

莊子曰莊周遊乎雕陵之樊覩一異鵲自南方來翼廣七

尺目大運寸而進集于栗林周曰何鳥哉執彈而

留之覩一蟬方得美䕃而忘其身螗蜋執翳而搏之見得

而忘其形異鵲從而利之見利而忘其真莊周𪫟然曰物

固相累二𩔖相招也指彈而射之虞人逐而訊之以周爲盗栗

又曰化予之左臂以爲雞子因以求時夜浸假而化右臂

以爲彈余因以永鶚炙

又曰以隋侯之珠彈千仞之雀以所用者重所要者輕

大玄經曰明珠彈於飛害其得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