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287-李昉-太平御覽-136-054.djvu/9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衆公使清沸魋助之沸魋嬖人也抽戈結祍祍裳際也而僞訟者三

郄將謀於榭榭講武堂也矯以戈殺駒伯苦成叔於其位駒伯郄錡

苦成叔郄犨也温季曰逃威也遂趍郄至夲 君命而死今矯等意欲禀 不以君命而來故

欲逃矯及其車以戈殺之皆尸諸朝

又曰晉中行獻子將伐齊夢與厲公訟弗勝厲公献子所殺公以

戈擊之首墜於前跪而戴之奉之以走見梗陽之巫臯他

日見諸道與之言同巫亦夢見献子與厲公訟巫曰今兹主必死(⿱艹石)

事于東方則可以逞

又曰晉侯伐齊范鞅門於雍門其御追喜以戈殺犬於門

殺犬示閑暇也

又曰齊慶封好田而嗜酒與慶舎政舎慶封子盧蒲癸臣子之

子之舎也與王何二人皆嬖使執寢戈而先後之𥨊戈親近兵仗也

於大公之廟慶舎涖事臨𥙊事也麻嬰爲尸爲𥙊尸也盧蒲癸王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