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Sanbian310-李昉-太平御覽-136-077.djvu/2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頁尚未校對


傷其滅絶今願殺身代丗塞咎雖死以徃猶謂更生怨家

扶起荆曰許⿰扌⿱彐𧰨 -- 掾郡中稱爲賢吾何敢相侵因遂委去

華嶠後漢書曰薛苞弟子求出苞不敢止乃中分其財奴

婢引其老者曰與我共事乆(⿱艹石)不能使也田廬取其荒頓

曰吾少時所治意所戀也器物取其朽敗曰我服食乆身

口所安也

𡊮山松後漢書曰范丹爲萊蕪長去官於市賣卜妻紡績

以自給丹弟子愷見丹藩不完載柴將客藩之時丹適行

還怒勑子抜柴載以還之

後漢書曰馬援字文淵扶風茂陵人也援兄子嚴敦並喜

譏議而通輕俠客援前在交阯還書誡之曰吾欲聞汝曹

聞人過失如聞父母之名耳可得聞而口不可得言也好

論議人長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惡寧死不願聞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