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Sanbian325-李昉-太平御覽-136-092.djvu/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是天下幸甚帝銳意儒雅踈簡刑法自公卿大臣咸不以

鞠獄留意姦吏招權巧文弄法貨賄成市多致枉濫大率

二歳刑以上歳至五千人是時徒居作者具五任其無任

者著斗械任即保也(⿱艹石)疾病權解之

後周書曰大象元年詔罷髙祖所約法𥘉髙祖作刑書要

制用法嚴重及帝即位以海内𥘉平恐物情未附乃除之

隋書曰後周大象元年詔髙祖所立刑書用法深重其一

切除之然帝數行肆赦爲姦者皆輕犯刑法政令不一下

無適從於是又廣刑書要制而更峻其法謂之刑經聖制

𪧐衛之官一日不直罪至削除逃亡者皆死而家口籍没

上書自誤者科其罪鞭杖皆百二十爲度名曰天杖其後

人加至二百四十又作礔礰車以威婦人其决人罪云與

杖者即一百二十多打者即二百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