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Xubian104-穆彰阿-嘉慶重修一統志-200-006.djvu/1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嚴明與士卒同甘苦遇戰必身先行陣克捷推功於下故人樂為用在邊防二十餘年遼人憚之

   張凝無棣人淳化中累遷高陽關行營鈐轄六宅使咸平初遼人南侵凝據要害斷其歸路縱

   兵擊之盡奪所掠景徳初為保州駐泊兼北面安撫使善訓士卒繕完器仗前後賞賜多以犒師家

   無餘何承矩河南人淳化中知雄州因積潦蓄為陂塘大作稻田以足民食邊民有告

   機事者屏左右與之接款故遼人動息皆能前知至道元年遼以精騎數千夜襲城下承矩整兵出

   拒斬𫉬甚衆真宗嗣住復遣知雄州嘗詔聽邊民越拒馬河塞北市承矩疏其非便即停前詔咸平

   三年拜引進使州民詣闕乞留詔書嘉奬復遣之景德二年復知雄州遼遣使奉幣承矩以朝廷待

   邊人之禮悠久可行者悉疏以聞手詔嘉納李允則并州孟人真宗時知雄州河北既罷

   兵允則治城壘不輟遼主曰南朝尚修城備得毋違誓約乎有詔詰之允則奏曰初通好不即完治

   恐他日頽圯因此廢守邊患不可測也帝以為然允則善撫士卒皆得其用盜發輒𫉬人亦莫知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