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 Xubian357-周煇-清波雜志-2-1.djvu/3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權以訪雍雍曰兵法戒於小利此等所陳欲邀功名

而爲其身非爲國也又讀通鑑唐武徳五年突厥犯

邊鄭元璹詣頡利說之曰唐與突厥風俗不同突厥

雖得唐地不能居也今虜掠所得皆入國人於可汗

何有不如旋師復修和好可無跋涉之勞坐受金幣

又皆入可汗府庫孰與棄昆仲積年之歡而結子孫

無窮之怨乎頡利恱引兵還開元六年吐蕃求和忠

王友皇甫惟明求奏事從容言和親之利明皇未然

惟明力言邊境有事則將吏得以因縁盗匿官物妄

述功狀以取勲爵此皆姦臣之利非國家之福乃許

其和蓋皆祖述嚴安之言也後東坡載其說於鄭公

神道碑之首張文定公當 仁廟時論人臣勸用兵亦有事成身𫎇其利不成則 陛下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