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 Xubian441-許月卿-先天集-2-2.djvu/10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者寜逆驪龍之鱗母拂豺狼之性𧲣狼盖指𫞐相史

嵩之而言也公怫然而起曰吾寜殿多士專攻丄身

吾所不爲吾必言天下所不敢言者既而策題有始

憂勤終逸樂之問公對言臣聞文武有憂勤而無逸

樂進逸樂之説者趙髙髙拱深居之謀此秦之所繇

亡也逸樂無度則居人者失𫞐若太阿之倒持而授

人以柄雖欲勿傷焉得而不傷書曰一日二日萬機

文王日中昃不遑暇食豈逸樂之謂哉竟以觸時相

見抑有旨陞甲賜進士及第授濠州司戶叅軍時徐

公元𤇍與劉漢弼等言𫞐相𡨚死公率三學諸生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