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R96340/致區鳳墀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無名書信
作者:孫中山
1896年10月
孫中山在倫敦蒙難脫險後,致好友區鳳墀書信,敘述蒙難經過。

啓者:弟被誘擒於倫頓,牢于於清使館十餘日,擬將弟捆綁乘夜下船,私運出境。船已賃購,惟候機宜。初六七日內無人知覺,弟身在牢中自分必死無再生之望。窮則呼天,痛癢則呼父母,人之情也。弟此時惟有痛心懺悔懇切祈禱而已。一連六七日,日夜不絕祈禱,愈祈 愈切。至第七日以中忽然安慰,全無憂色,不期然而然。自云此祈祷 有应,蒙神施恩矣,然究在牢中,生死关头尽在能传消息于外与否耳。 但日夜三四人看守,窗户俱闭,严密异常。惟有洋役十个日入房中一 二次,传递食物各件。然前已托之传书以为所卖,将书交与衙内之人, 密事俱俾知之,防范更加严密。而可这我传消息者终必赖其人。今既 蒙神施恩接我祷告,使我安慰,当必能感动其人,使肯这我传书。次 早他入房中,适防守偶疏,得乘间与他关说,果得允肯。然此时笔墨 纸料俱被搜去,幸前时将名帖写定数言未曾搜出,即交此传出外与简 地利万臣两师。他等一闻此事,着力异常,即报捕房,即禀外部。而 初时尚无人信,捕房以此十人为癫狂者,使馆全推并无其事。他等初 一十自出暗差,自出防守,恐溜夜运往别处。初报使馆亦不甚信,迨 后彼二人力证其事之不诬,报馆始为传扬,而全国震动,欧洲震动。 天下各国亦然,想香港当时亦必传扬其事。伦敦几乎鼓噪,有街坊欲 号召人拆平清使衙门者。沙候行文,着即释放,不然则将使臣人等逐 出英国境,使馆始惧而放我。此十余日间,使馆与北京电报来往不绝, 我数十斤肉任彼千方百计而谋耳。幸天心有意人谋不臧,虽清虏阴谋, 终无我何,适足以扬其无道残暴而已,虏朝之名从兹尽丧矣。弟现拟 暂住数月,以交此地贤豪。弟遭此大故,如荡子还家,亡羊复获,此 皆天父大恩。敬望先生进之以道,常赐教言,俾从神道而入治道,则 弟幸甚,苍生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