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 talk:Jlhwung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re:膏蘭室札記補字[编辑]

感謝閣下的寶貴意見!

閣下兩點意見中,關於“𡲶”一項並無不同意見,已徑改;惟次項有關“抑”之隸定字者,略作見解:

早年小弟錄入此處時,即查《說文注》見篆字說文,並對照新舊兩全集(寫法一致)可辨識作《說文》篆字隸定,然均與通行隸定寫法有所不同,又力有未逮未能查見章氏寫法於電腦字庫,故只加描述模板,待他日另作他計。今見閣下引二字,實亦為當日所曾見通行隸定寫法之一二種,情況大抵類似。實在此《膏蘭室札記》章氏生前並未擬出版,故手跡未經本人作出版需求上的校訂(可參見《章太炎全集》第一卷編者說明),而章氏喜寫《說文》篆書隸定字而自有特色,並非字字依通行法,如今閣下見文庫中《札記》所加僻字模板,即不乏此種因由。

以上,雖深知閣下意,出尊重文本計,未敢輕動(自問字體相關的電腦技術不精,未知如今可有好辦法解決此種問題?閣下若有見解不妨告知一二)。但仍承蒙閣下見告,亦請閣下此後繼續不吝賜教。--银色雪莉讨论) 2020年12月26日 (六) 17:57 (UTC)

閣下意見已拜讀。惜手稿難見,不敢妄自揣測。既然兩版《全集》均作隸定而不用篆字(其實全集中不乏直用篆字之處),我即蕭規曹隨,用“𠨔”字可也。另奉一文,閣下有興趣不妨一讀。近40年接力奋斗,680万字《章太炎全集》是怎样诞生的此文指出了一個重要點:含《膏蘭室札記》在內的部分全集在八十年代初次出版時,整理體例是偏向古字均改通行本的(除易生歧義或已經常用者外)。若據此言,則可見此字多半亦應屬“改通行本”之列的,只是字形上大概因欲仿手書而另造鉛字。(惟不知此手書是篆書還是章氏自作楷形了。)再次謝謝您的寶貴意見!--银色雪莉讨论) 2020年12月27日 (日) 10:47 (UTC)
感謝您的補充!我近日校對昭明文選亦見宋刻本中存篆形仿宋刻文選(頁123),上海古籍出版社整理文選的做法是沿用篆形,並未使用隸定,但這裡的來源已經不是手稿,不存在上面的問題了。惟盼章氏手稿有一日能掃描公開,以饗世人。--Jlhwung讨论) 2020年12月27日 (日) 14:41 (UTC)


並祝新年快樂!感謝您的協助,欣見編碼方案有日漸擴展之機,對大家的工作是很大的便利。

另,有關僄弃文中“暴”的隸定問題:我理解您的意思,不過字中“鹿”下作四點火或直接作火其實可視為同源下的不同隸定形式,不見得屬編輯誤定;況“四點火式”確實早已見存,見字海(另見《玉篇·日部》玉篇教育部異體字字典),惟似未有Unicode編碼,但實見此字,故不擬改,並擬利用閣下介紹之方式提交此字。感謝您的幫助!--银色雪莉讨论) 2020年12月31日 (四) 20:05 (UTC)

Re:客座贅語[编辑]

有關「方言」一節的問題,建議錄入刻本「⿱佳天⿱吉天」原本的字,使用「參」模板說明:「⿱佳天⿱吉天」。-- Lonicear讨论) 2021年1月6日 (三) 04:10 (UTC)

RE:嘉定城通志[编辑]

刻本链接见这里。不过里面漏扫了2页。--大南國史館從九品筆帖式讨论) 2021年1月9日 (六) 19:21 (UTC)

非常感謝!關於文中一些未編碼的漢字,刻本提供了很好的字形依據。我會據此整理一些漢字提交編碼。--Jlhwung讨论) 2021年1月9日 (六) 19:27 (UTC)
Jlhwung君您好,我之前據刻本錄入的部分內容,選字標準可能與您不同,比如我把刻本裡的“爲”全部錄入成了“為”,無法輸入的“⿰山勾”改成了“岣”。如果您有時間,煩請檢查修改一下我的錄入內容,以期統一錄入標準。謝謝。--大南國史館從九品筆帖式讨论) 2021年1月11日 (一) 05:12 (UTC)
我請朋友幫忙找到了刻本的實體書,請他拍下了所缺的20、21兩頁,現已經補入了卷二正文。--大南國史館從九品筆帖式讨论) 2021年1月11日 (一) 05:45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