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记/卷0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罗本纪 第六 三国史记
卷七 新罗本纪 第七
新罗本纪 第八 

十一年 春正月 拜伊礼元为中侍 发兵侵百济 战于熊津南 幢主夫果死之 靺鞨兵来围舌口城 不克 将退出兵撃之 斩杀三百馀人 闻唐兵欲来救百济 遣大阿真功・阿■■■■兵守瓮浦 白鱼跃入■■■■■■■■■■一寸 夏四月 震兴轮寺南门 六月 遣将军竹旨等 领兵践百济加林城禾 遂与唐兵战于石城 斩首五千三百级 获百济将军二人 唐果毅六人 秋七月二十六日 大唐摠管薛仁贵 使琳润法师寄书曰

 行军摠管薛仁贵 致书新罗王 淸风万里 大海三千 天命有期 行遵此境 奉承机心稍动 穷武边城 去由也之片言 失侯生之一诺 兄为逆首 弟作忠臣 远分花萼之阴 空照相思之月 兴言彼此 良增叹咏 先王开府 谋猷一国 展转百城 西畏百济之侵 北警高丽之寇 地方千里 数处争锋 蚕女不及桑时 耘人失其畴序 年将耳顺 楡景日侵 不惧船海之危 远渉阳侯之险 沥心华境 顿天门 具陈孤弱 明论侵扰 情之所露 听不胜悲 太宗文皇帝 气雄天下 神王宇宙 若盘古之九变 同巨灵之一掌 扶倾救弱 日不暇给 哀纳先君 矜收所请 轻车骏马 美衣上药 一日之内 频遇殊私 亦既承恩 对扬军事 契同 鱼水 明于金石 凤钥千重鹤关万戸 留连酒德 宴笑金除 参论兵马 分期声援 一朝大举 水陆交锋 于时 塞草分花 楡星上荚 驻之战 文帝亲行 吊人恤隐 义之深也 既而山海异形 日月回薄 圣人下武 王亦承家 岩葛因依 声尘共举 洗兵刷马 咸遵先志 数十年外 中国疲劳 帑藏时开 飞蒭日给 以苍岛之地 起黄图之兵 贵于有益 贪于无用 岂不知止 恐失先君之信也 今强寇已淸 仇人丧国 士马玉帛 王亦有之 当应心膂不移 中外相辅 销镝而化虚室 为情自然 贻厥孙谋 以燕翼子 良史之赞 岂不休哉 今王去安然之基 厌守常之策 远乖天命 近弃父言 侮暴天时 侵欺邻好 一隅之地 僻左之陬 率戸徴兵 连年举斧 孀姫挽粟 稚子屯田 守无所支 进不能拒 以得裨丧 以存补亡 大小不侔 逆顺乖叙 亦由持弹而往 暗于枯井之危 捕而前 不知黄雀之难 此王之不知量也 先王在日 早蒙天 审怀险之心 假以披诚之礼 从己私欲 贪天至功 苟希前惠 图为后逆 此先君之不长者也 必其誓河若带 义分如霜 违君之命不忠 背父之心非孝 一身二名 何以自宁 王之父子 一朝振立 此并天情远及 威力相持 方州连郡 遂为盘错 从此 递蒙册命 拜以称臣 坐治经书 备详诗礼 闻义不从 见善而轻 听纵横之说 烦耳目之神 忽高门之基 延鬼瞰之责 先君盛业 奉而异图 内溃疑臣 外招强阵 岂为智也 又高丽安胜 年尚幼冲 遗壑残郛 生人减半 自怀去就之疑 匪堪襟带之重 仁贵楼船 竟翼风帆 连旗巡于北岸 矜其旧日伤弓之羽 未忍加兵 恃为外援 斯何谬也 皇帝德泽无涯 仁风远 爱同日景 若春华 远闻消息 悄然不信 爰命下臣 来观由委 而王不能行人相问 牛酒犒师 遂便隐甲 雀陂 藏兵江口 行林薄 喘息丘 潜生自之锋 而无相持之气 大军未出 游兵具行 望海浮江 鱼惊鸟窜 以此形况 人事可求 沈迷猖惑 幸而知止 夫举大事者 不贪小利 杖高节者 寄以英奇 必其鸾凤不驯 豺狼有顾 高将军之汉骑 李谨行之蕃兵 呉楚棹歌 幽并恶少 四面云合 方舟而下 依险筑戍 辟地耕田 此王之膏肓也 王若劳者歌 事屈而顿申 具论所由 明陈彼此 仁贵夙陪大驾 亲承委寄 录状闻奏 事必昭苏 何苦匆匆 自相扰 呜呼 昔为忠义 今乃逆臣 恨始吉而终凶 怨本同而末异 风高气切 叶落年悲 凭山远望 有伤怀抱 王以机晤淸明 风神爽秀 归以流谦之义 存于顺迪之心 血食依时 茅苴不易 占休纳祐 王之策也 严锋之间 行人来往 今遣王所部僧琳润书 伫布一二

 大王报书云

 先王贞观二十二年 入朝 面奉太宗文皇帝 恩敕 朕今伐高丽 非有他故 怜新罗 摄乎两国 毎被侵陵 靡有宁歳 山川土地 非我所贪 玉帛子女 是我所有 我平定两国 平壤已南百济土地 并乞新罗 永为安逸 垂以计会 赐以军期 新罗百姓 具闻恩敕 人人畜力 家家待用 大事未终 文帝先崩 今帝践祚 复继前恩 频蒙慈造 有逾往日 兄弟及儿 怀金紫 荣宠之极 夐古未有 粉身碎骨 望尽驱驰之用 肝脑涂原 仰报万分之一 至显庆五年 圣上感先志之未终 成曩日之遗緖 泛舟命将 大发船兵 先王年衰力弱 不堪行军 追感前恩 勉强至于界首 遣某领兵 应接大军 东西唱和 水陆倶进 船兵才入江口 陆军已破大贼 两军倶到王都 共平一国 平定已后 先王遂共苏大摠管平章 留汉兵一万 新罗亦遣弟仁泰 领兵七千 同镇熊津 大军回后 贼臣福信 起于江西 取集馀烬 围逼府城 先破外栅 摠夺军资 复攻府城 几将陷没 又于府城侧近四处 作城围守 于此 府城不得出入 某领兵往赴解围 四面贼城 并皆打破 先救其危 复运粮食 遂使一万汉兵 免虎吻之危难 留镇饿军 无易子而相食 至六年 福信徒党渐多 侵取江东之地 熊津汉兵一千 往打贼徒 被贼摧破 一人不归 自败已来 熊津请兵 日夕相继 新罗多有疫病 不可徴发兵马 苦请难违 遂发兵众 往围周留城 贼知兵小 遂即来打 大损兵马 失利而归 南方诸城 一时摠叛 并属福信 福信乘胜 复围府城 因即熊津道断 绝于盐 即募健儿 偸道送盐 救其乏困 至六月 先王薨 送葬才讫 丧服未除 不能应赴 敕旨发兵北归 含资道摠管刘德敏等至 奉敕遣新罗供运平壤军粮 此时 熊津使人来 具陈府城孤危 刘摠管与某平章自云 若先送平壤军粮 即恐熊津道断 熊津若其道断 留镇汉兵 即入贼手 刘摠管遂共某相随 先打瓮山城 既拔瓮山 仍于熊津造城 开通熊津道路 至十二月 熊津粮尽 先运熊津 恐违敕旨 若送平壤 即恐熊津绝粮 所以差遣老弱 运送熊津 强健精兵 拟向平壤 熊津送粮 路上逢雪 人马死尽 百不一归 至龙朔二年正月 刘摠管共新罗两河道摠管金信等 同送平壤军粮 当时阴雨连月 风雪极寒 人马冻死 所将兵粮 不能胜致 平壤大军 又欲归还 新罗兵马 粮尽亦回 兵士饥寒 手足冻 路上死者 不可胜数 行至瓠泸河 高丽兵马 寻后来 岸上列阵 新罗兵士 疲乏日久 恐贼远 贼未渡河 先渡交刃 前锋暂交 贼徒瓦解 遂收兵归来 此兵到家 未经一月 熊津府城 频索种子 前后所送 数万馀斛 南运熊津 北供平壤 小新罗 分供两所 人力疲极 牛马死尽 田作失时 年谷不熟 所贮仓粮 漕运并尽 新罗百姓 草根犹自不足 熊津汉兵 粮食有馀 又留镇汉兵 离家日久 衣裳破坏 身无全褐 新罗劝课百姓 送给时服 都护刘仁愿 远镇孤城 四面皆贼 恒被百济侵围 常蒙新罗解救 一万汉兵 四年衣食新罗 仁愿已下 兵士已上 皮骨虽生汉地 血肉倶是新罗 国家恩泽 虽复无涯 新罗效忠 亦足矜悯 至龙朔三年 摠管孙仁师 领兵来救府城 新罗兵马 亦发同征 行至周留城下 此时 倭国船兵 来助百济 倭船千艘 停在白江 百济精骑 岸上守船 新罗骁骑 为汉前锋 先破岸阵 周留失胆 遂即降下 南方已定 回军北伐 任存一城 执迷不降 两军并力 共打一城 固守拒捍 不能打得 新罗即欲回还 杜大夫云 准敕 既平已后 共相盟会 任存一城 虽未降下 即可共相盟誓 新罗以为准敕 既平已后 共相盟会 任存未降 不可以为既平 又且百济 奸诈百端 反复不恒 今虽共相盟会 于后恐有噬脐之患 奏请停盟 至麟德元年 复降严敕 责不盟誓 即遣人于熊岭 筑坛共相盟会 仍于盟处 遂为两界 盟会之事 虽非所愿 不敢违敕 又于就利山筑坛 对敕使刘仁愿 歃血相盟 山河为誓 画界立封 永为疆界 百姓居住 各营产业 至乾封二年 闻大摠管英国公征辽 某往汉城州 遣兵集于界首 新罗兵马 不可独入 先遣细作三度 船相次发遣 觇候大军 细作回来 并云 大军未到平壤 且打高丽七重城 开通道路 伫待大军来至 其城垂垂欲破 英公使人江深来云 奉大摠管处分 新罗兵马 不须打城 早赴平壤 即给兵粮 遣令赴会 行至水谷城 闻大军已回 新罗兵马 遂即抽来 至乾封三年 遣大监金宝嘉入海 取英公进止 奉处分 新罗兵马 赴集平壤 至五月 刘右相来 发新罗兵马 同赴平壤 某亦往汉城州 检校兵马 此时 蕃汉诸军 摠集蛇水 男建出兵 欲决一战 新罗兵马 独为前锋 先破大阵 平壤城中 挫锋缩气 于后 英公更取新罗骁骑五百人 先入城门 遂破平壤 克成大功 于此新罗兵士并云 自征伐已经九年 人力殚尽 终始平两国 累代长望 今日乃成 必当国蒙尽忠之恩 人受效力之赏 英公漏云 新罗前失军期 亦须计定 新罗兵士 得闻此语 更增怕惧 又立功军将 并录入朝 已到京下 即云 今新罗并无功 夫军将归来 百姓更加怕惧 又卑列之城 本是新罗 高丽打得三十馀年 新罗还得此城 移配百姓 置官守捉 又取此城 还与高丽 且新罗自平百济 迄定高丽 尽忠效力 不负国家 未知何罪 一朝遗弃 虽有如此冤枉 终无反叛之心 至总章元年 百济于盟会处 移封易标 侵取田地 我奴婢 诱我百姓 隐藏内地 频从索取 至竟不还 又通消息云 国家修理船艘 外托征伐倭国 其实欲打新罗 百姓闻之 惊惧不安 又将百济妇女 嫁与新罗汉城都督朴都儒 同谋合计 偸取新罗兵器 袭打一州之地 赖得事觉 即斩都儒 所谋不成 至咸亨元年六月 高丽谋叛 摠杀汉官 新罗即欲发兵 先报熊津云 高丽既叛 不可不伐 彼此倶是帝臣 理须同讨凶贼 发兵之事 须有平章 请遣官人来此 共相计会 百济司马祢军来此 遂共平章云 发兵已后 即恐彼此相疑 宜令两处官人 互相交质 即遣金儒敦及府城百济主簿首弥长贵等 向府 平论交质之事 百济虽许交质 城中仍集兵马 到彼城下 夜即来打 至七月 入朝使金钦纯等至 将画界地 案图披 百济旧地 摠令割还 黄河未带 太山未砺 三四年间 一与一夺 新罗百姓 皆失本望 并云 新罗・百济累代深仇 今见百济形况 别当自立一国 百年已后 子孙必见呑灭 新罗既是国家之州 不可分为两国 愿为一家 长无后患 去年九月 具录事状 发使奏闻 被漂却来 更发遣使 亦不能达 于后 风寒浪急 未及闻奏 百济构架奏云 新罗反叛 新罗前失贵臣之志 后被百济之谮 进退见咎 未申忠款 似是之谗 日经圣听 不贰之忠 曾无一达 使人琳润至辱书 仰承摠管 犯冒风波 远来海外 理须发使郊迎 致其牛酒 远居异城 未获致礼 时阙迎接 请不为怪 披读摠管来书 专以新罗已为叛逆 既非本心 惕然惊惧 数自功夫 恐被斯辱之讥 缄口受责 亦入不吊之数 今略陈冤枉 具录无叛 国家不降一介之使 垂问元由 即遣数万之众 倾覆巣穴 楼船满于沧海 舻舳连于江口 数彼熊津 伐此新罗 呜呼 两国未定平 蒙指之驱驰 野兽今尽 反见烹宰之侵逼 贼残百济 反蒙雍齿之赏 殉汉新罗 已见丁公之诛 大阳之曜 虽不回光 葵本心 犹怀向日 摠管禀英雄之秀气 抱将相之高材 七德兼备 九流渉猎 恭行天罚 滥加非罪 天兵未出 先问元由 縁此来书 敢陈不叛 请摠管审自商量 具状申奏 林州大都督左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新罗王金法敏白

 置所夫里州 以阿真王为都督 九月 唐将军高侃等 率蕃兵四万到平壤 深沟高垒 侵带方 冬十月六日 撃唐漕船七十馀艘 捉郞将钳耳大侯 士卒百馀人 其沦没死者 不可胜数 级当千 功第一 授位沙

 十二年 春正月 王遣将攻百济古省城 克之 二月 攻百济加林城 不克 秋七月 唐将高侃率兵一万 李谨行率兵三万 一时至平壤 作八营留屯 八月 攻韩始城・马邑城 克之 进兵距白水城五百许歩 作营 我兵与高句丽兵逆战 斩首数千级 高侃等退 追至石门战之 我兵败绩 大阿晓川・沙义文・山世・阿能申・豆善・一吉安那含・良臣等死之 筑汉山州昼长城 周四千三百六十歩 九月 彗星七出北方 王以向者百济往诉于唐 请兵侵我 事势急迫 不获申奏 出兵讨之 由是 获罪大朝 遂遣级原川 奈麻边山 及所留兵船郞将钳耳大侯 州司马王艺 本烈州长史王益 熊州都督府司马祢军 曾山司马法聪 军士一百七十人 上表乞罪曰 臣某死罪谨言 昔臣危急 事若倒悬 远蒙拯救 得免屠灭 粉身糜骨 未足上报鸿恩 碎首灰尘 何能仰酬慈造 然深仇百济 逼近臣蕃 告引天兵 灭臣雪耻 臣忙破灭 自欲求存 枉被凶逆之名 遂入难赦之罪 臣恐事意未申 先从刑戮 生为逆命之臣 死为背恩之鬼 谨录事状 冒死奏闻 伏愿 少垂神听 审元由 臣前代已来 朝贡不绝 近为百济 再亏职贡 遂使圣朝出言命将 讨臣之罪 死有馀刑 南山之竹 不足书臣之罪 褒斜之林 未足作臣之械 潴池宗社 屠裂臣身 事听敕裁 甘心受戮 臣在侧 泥首未干 泣血待朝 伏听刑命 伏惟 皇帝陛下 明同日月 容光并蒙曲 德合乾坤 动植咸被亭毒 好生之德 远被昆虫 恶杀之仁 爰流翔泳 傥降服舍之宥 赐全腰领之恩 虽死之年 犹生之日 非所希冀 敢陈所怀 不胜伏剑之志 谨遣原川等 拜表谢罪 伏听敕旨 某顿首顿首 死罪死罪 兼进贡银三万三千五百分 铜三万三千分 针四百枚 牛黄百二十分 金百二十分 四十升布六匹 三十升布六十匹 是歳 谷贵人饥

 十三年 春正月 大星陨皇龙寺在城中间 拜强首为沙 歳赐租二百石 二月 增筑西兄山城 夏六月 虎入大宫庭 杀之 秋七月一日 信卒 阿大吐谋叛付唐 事泄伏诛 妻孥充贱 八月 以波珍天光为中侍 增筑沙热山城 九月 筑国原城古长城 北兄山城 召文城 耳山城 首若州走壤城 一名迭岩城 达含郡主岑城・居烈州万兴寺山城・歃良州骨争城 王遣大阿彻川等 领兵船一百艘 镇西海 唐兵与靺鞨・契丹兵来侵北边 凡九战 我兵克之 斩首二千馀级 唐兵溺瓠泸・王逢二河 死者不可胜计 冬 唐兵攻高句丽牛岑城 降之 契丹・靺鞨兵攻大杨城・童子城 灭之 始置外司正 州二人 郡一人 初太宗王灭百济 罢戍兵 至是复置

 十四年 春正月 入唐宿卫大奈麻德福 传学术还 改用新法 王纳高句丽叛众 又据百济故地 使人守之 唐高宗大怒 诏削王官爵 王弟右骁卫员外大将军临海郡公仁问 在京师 立以为新罗王 使归国 以左庶子同中书门下三品刘仁轨为 林道大摠管 卫尉卿李弼・右领军大将军李谨行副之 发兵来讨 二月 宫内穿池造山 种花草 养珍禽奇兽 秋七月 大风毁皇龙寺佛殿 八月 大阅于西兄山下 九月 命义安法师为大书省 封安胜为报德王 十年 封安胜高句丽王 今再封 不知报德之言 若归命等耶 或地名耶 幸灵庙寺前路阅兵 观阿薛秀真六阵兵法

 十五年 春正月 以铜铸百司及州郡印 颁之 二月 刘仁轨破我兵于七重城 仁轨引兵还 诏以李谨行为安东镇抚大使 以经略之 王乃遣使 入贡且谢罪 帝赦之 复王官爵 金仁问中路而还 改封临海郡公 然多取百济地 遂抵高句丽南境为州郡 闻唐兵与契丹・靺鞨兵来侵 出九军待之 秋九月 薛仁贵以宿卫学生风训之父金真珠 伏诛于本国 引风训为鄕导 来攻泉城 我将军文训等 逆战胜之 斩首一千四百级 取兵船四十艘 仁贵解围退走 得战马一千匹 二十九日 李谨行率兵二十万 屯买肖城 我军撃走之 得战马三万三百八十匹 其馀兵仗称是 遣使入唐贡方物 縁安北河设关城 又筑铁关城 靺鞨入阿达城劫掠 城主素那逆战死之 唐兵与契丹・靺鞨兵来 围七重城 不克 小守儒冬死之 靺鞨又围赤木城 灭之 县令脱起率百姓拒之 力竭倶死 唐兵又围石城 拔之 县令仙伯・悉毛等 力战死之 又我兵与唐兵大小十八战 皆胜之 斩首六千四十七级 得战马二百匹

 十六年 春二月 高僧义相奉旨 创浮石寺 秋七月 彗星出北河积水之间 长六七许歩 唐兵来攻道临城 拔之 县令居尸知死之 作壤宫 冬十一月 沙施得领船兵 与薛仁贵战于所夫里州伎伐浦 败绩 又进大小二十二战 克之 斩首四千馀级 宰相陈纯乞致仕 不允 赐几杖

 十七年 春三月 观射于讲武殿南门 始置左司禄馆 所夫里州献白鹰

 十八年 春正月 置船府令一员 掌船楫事 加左右理方府卿各一员 置北原小京 以大阿呉起守之 三月 拜大阿春长为中侍 夏四月 阿天训为武珍州都督 五月 北原献异鸟 羽有文 胫有毛

 十九年 春正月 中侍春长病免 舒弗邯天存为中侍 二月 发使略耽罗国 重修宫阙 颇极壮丽 夏四月 惑守羽林 六月 太白入月 流星犯参大星 秋八月 太白入月 角干天存卒 创造东宫 始定内外诸门额号 四天王寺成 增筑南山城

 二十年 春二月 拜伊金军官为上大等 三月 以金银器及杂彩百段 赐报德王安胜 遂以王妹妻之 一云金义官之女也 下教书曰 人伦之本 夫妇攸先 王化之基 继嗣为主 王鹊巣位旷 鸣在心 不可久空内辅之仪 永阙起家之业 今良辰吉日 率顺旧章 以寡人妹女为伉俪 王宜共敦心义 式奉宗 克茂子孙 永丰盘石 岂不盛欤 岂不美欤 夏五月 高句丽王使大将军延武等 上表曰 臣安胜言 大阿金官长至 奉宣教旨 并赐教书 以外生公 为下邑内主 仍以四月十五日至此 喜惧交怀 罔知攸寘 窃以帝女降 王姫适齐 本扬圣德 匪关凡才 臣本庸流 行能无 幸逢昌运 沐浴圣化 毎荷殊泽 欲报无揩 重蒙天宠 降此姻亲 遂即华表庆 肃成德 吉月令辰 言归弊馆 亿载难遇 一朝获申 事非望始 喜出意表 岂惟一二父兄 实受其赐 其自先祖已下 寔宠喜之 臣未蒙教旨 不敢直朝 无任悦豫之至 谨遣臣大将军太大兄延武 奉表以闻 加耶郡置金官小京

 二十一年 春正月朔 终日黑暗如夜 沙武仙率精兵三千 以戍比列忽 置右司禄馆 夏五月 地震 流星犯参大星 六月 天狗落坤方 王欲新京城 问浮屠义相 对曰 虽在草野茅屋 行正道 则福业长 苟为不然 虽劳人作城 亦无所益 王乃止役 秋七月一日 王薨 谥曰文武 群臣以遗言葬东海口大石上 俗传 王化为龙 仍指其石为大王石 遗诏曰 寡人运属纷纭 时当争战 西征北讨 克定疆封 伐叛招携 聿宁遐迩 上慰宗之遗顾 下报父子之宿冤 追赏遍于存亡 爵均于内外 铸兵戈为农器 驱黎元于仁寿 薄赋省徭 家给人足 民间安堵 域内无虞 仓廪积于丘山 囹圄成于茂草 可谓无愧于幽显 无负于士人 自犯冒风霜 遂成痼疾 忧劳政教 更结沈痾 运往名存 古今一揆 奄归大夜 何有恨焉 太子早蕴离辉 久居震位 上从群宰 下至庶寮 送往之义勿违 事居之礼莫阙 宗庙之主 不可暂空 太子即于柩前 嗣立王位 且山谷迁贸 人代推移 呉王北山之坟 见金凫之彩 魏主西陵之望 唯闻铜雀之名 昔日万机之英 终成一封之土 樵牧歌其上 狐兔穴其旁 徒费资财 贻讥简牍 空劳人力 莫济幽魂 静而思之 伤痛无已 如此之类 非所乐焉 属纩之后十日 便于库门外庭 依西国之式 以火烧葬 服轻重 自有常科 丧制度 务从俭约 其边城镇遏 及州县课税 于事非要者 并宜量废 律令格式 有不便者 即便改张 布告远近 令知此意 主者施行


 三国史记 第七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