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记/卷1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新罗本纪 第十一 三国史记
卷十二 新罗本纪 第十二
高句丽本纪 第一 

孝恭王立 讳峣 宪康王之庶子 母金氏 大赦 增文武百官爵一级

 二年 春正月 尊母金氏为义明王太[1]后 以舒弗邯俊兴为上大等 阿飡继康为侍中 秋七月 弓裔取浿西道 及汉山州管内三十馀城 遂都于松岳郡

 三年 春三月 纳伊飡乂谦之女为妃 秋七月 北原贼帅梁吉 忌弓裔贰己 与国原等十馀城主 谋攻之 进军于非恼城下 梁吉兵溃走

 四年 冬十月 国原·靑[2]州·槐壤贼帅淸吉·莘萱等 举城投[3]于弓裔

 五年 弓裔称王 秋八月 后百济王甄萱 攻大耶城 不下 移军锦城之南 夺掠沿边部落而归

 六年 春三月 降霜 以大阿飡孝宗为侍中

 七年 弓裔欲移都 到铁圆·斧壤 周览山水

 八年 弓裔设百官 依新罗制 所制官号 虽因罗制 殿有异[4]者  国号摩震 年号武泰元年 浿江道十馀州县 降于弓裔

 九年 春二月 星陨如雨 夏四月 降霜 秋七月 弓裔移都于铁圆 八月 弓裔行兵 侵夺我边邑 以至竹岭东北 王闻疆埸日削 甚患 然力不能御 命诸城主 愼勿出战 坚壁固守

 十年 春正月 以波珍飡金成为上大等 三月 前入唐及第金文蔚 官至工部员外郞沂王府咨议叅军 充册命使而还 自夏四月至五月 不雨

 十一年 春夏 无雨 一善郡以南十馀城 尽为甄萱所取

 十二年 春二月 星孛于东 三月 陨霜 夏四月 雨雹

 十三年 夏六月 弓裔命将领兵舡 降珍岛[5]郡 又破皋夷岛城

 十四年 甄萱躬率步骑三千 围罗州城 经旬不解 弓裔发水军 袭击之 萱引军而退

 十五年 春正月丙戌朔 日有食之 王嬖于贱妾 不恤政事 大臣殷影谏 不从 影执其妾杀之 弓裔改国号泰封 年号水德万岁

 十六年 夏四月 王薨 谥曰孝恭 葬于师子寺北


神德王立 姓朴氏 讳景晖 阿达罗王远孙 父乂兼 一云锐谦 事定康大王 为大阿飡 母贞和夫人 妃金氏 宪康大王之女 孝恭王薨 无子 为国人推戴即位

 元年 五月 追尊考为宣圣大王 母为贞和太[6]后 妃为义成王后 立子升英为王太子 拜伊飡继康为上大等

 二年 夏四月 陨霜 地震

 三年 春三月 陨霜 弓裔改水德万岁 为政开元年

 四年 夏六月 椠浦水与东海水相击 浪高二十丈许 三日而止

 五年 秋八月 甄萱攻大耶城 不克 冬十月 地震 声如雷

 六年 春正月 太白犯月 秋七月 王薨 谥曰神德 葬于竹城


景明王立 讳升英 神德王之太子 母义成王后

 元年 八月 拜王弟伊飡魏膺为上大等 大阿飡裕廉为侍中

 二年 春二月 一吉飡玄升叛 伏诛 夏六月 弓裔麾下人心忽变  推戴太祖 弓裔出奔 为下所杀 太祖即位 称元 秋七月 尚州贼帅阿玆盖 遣使降于太祖

 三年 四天王寺塑像所执弓弦自绝 壁画狗子 有声若吠者 以上大等金成为角飡  侍中彦邕为沙飡 我太祖移都松岳郡

 四年 春正月 王与太祖交聘修好 二月 康州将军闰雄 降于太祖 冬十月 后百济主甄萱 率步骑一万 攻陷大耶城 进军于进礼 王遣阿飡金律 求援于太祖 太祖命将出师救之 萱闻乃去

 五年 春正月 金律告王曰 臣往年奉使高丽 丽王问臣曰 闻新罗有三[7]宝 所谓丈六尊像·九层塔并圣带也 像塔犹存 不知圣带今犹在耶 臣不能答 王闻之 问群臣曰 圣带是何宝物耶 无能知者 时有皇龙寺僧 年过九十者曰 予尝闻之 宝带是真平大王所服也 历代传之 藏在南库” 王遂令开库 不能得见 乃以别日斋祭 然后见之 其带妆以金玉 甚长 非常人所可束也 论曰 古者坐明堂 执传国玺 列九鼎 其若帝王之盛事者也 而韩公 论之曰 归天人之心 兴太[8]平之基 决非三器之所能也 竖三器而为重者 其夸者之词耶 况此新罗所谓三宝 亦出于人为之侈而已 为国家 何须此耶 孟子曰 诸侯之宝三 土地·人民·政事 楚书曰 楚国无以为宝 惟善以为宝 若此者 行之于内 足以善一国 推之于外 足以泽四海 又何外物之足云哉 太祖闻罗人之说而问之耳 非以为可尚者也 二月 靺鞨别部达姑众 来寇北边 时太祖将坚权镇朔州 率骑击大破之 匹马不还 王喜 遣使移书 谢于太祖 夏四月 京都大风拔树 秋八月 蝗旱

 六年 春正月 下枝城将军元逢·溟州将军顺式 降于太祖 太祖念其归顺  以元逢本城为顺州 赐顺式姓曰王 是月 真宝城将军洪述 降于太祖

 七年 秋七月 命旨城将军城达·京山府将军良文等 降于太祖  王遣仓部侍郞金乐·录事叅军金幼卿 朝后唐贡方物 庄宗赐物有差

 八年 春正月 遣使入后唐朝贡 泉州节度使王逢规 亦遣使贡方物 夏六月 遣朝散大夫仓部侍郞金岳 入后唐朝贡 庄宗授朝议大夫试卫尉卿 秋八月 王薨 谥曰景明 葬于黄福寺北[9] 太祖遣使吊祭


景哀王立 讳魏膺 景明王同母弟也

元年 九月 遣使聘于太祖 冬十月 亲祀神宫 大赦

二年 冬十月 高郁府将军能文 投于太祖 劳谕还之 以其城迫近新罗王都故也 十一月 后百济主甄萱 以侄真虎 质于高丽 王闻之 使谓太祖曰 甄萱反复多诈 不可和亲 太祖然之

三年 夏四月 真虎暴死 萱谓 高丽人故杀 怒举兵 进军于熊津 太祖命诸城  坚壁不出 王遣使曰 甄萱违盟举兵 天必不祐 若大王奋一鼓[10]之威  甄萱必自破矣 太祖谓使者曰 吾非畏萱 俟恶盈而自僵[11]

四年 春正月 太祖亲征百济 王出兵助之 二月 遣兵部侍郞张芬等 入后唐朝贡 唐授张芬检校工部尚书 副使兵部郞中朴术洪 兼御史中丞 判官仓部员外郞李忠式 兼侍御史 三月 皇龙寺塔摇动北倾 太祖亲破近岩城 唐明宗以权知康州事王逢规为怀化大将军 夏四月 知康州事王逢规 遣使林彦 入后唐朝贡 明宗召对中兴殿 赐物 康州所管突山等四鄕 归于太祖 秋九月 甄萱侵我军于高郁府 王请救于太祖 命将出劲兵一万往救 甄萱以救兵未至 以冬十一月 掩入王京 王与妃嫔宗戚 游鲍[12]石亭宴娱 不觉贼兵至 仓猝不知所为 王与妃奔入后宫 宗戚及公卿大夫士女 四散奔走逃窜 其为贼所虏者 无贵贱皆骇汗匍匐 乞为奴仆而不免 萱又纵其兵 剽掠公私财物略尽 入处宫阙 乃命左右索王 王与妃妾数人在后宫 拘致军中 逼令王自尽 强淫王妃 纵其下 乱其妃妾 乃立王之族弟 权知国事 是为敬顺王

敬顺王立 金氏讳傅 文圣大王之裔孙孝宗伊餐之子也 母桂娥大后 为甄萱所举即位 举前王尸殡于西堂 与群下恸哭上 谥曰景哀 葬南山 蟹目岭 太祖遣使吊 元年 十一月 追尊考为神兴大王母为王大后 十二月 甄萱侵大木郡烧尽田野积聚

二年 春正月 髙丽将金相与草八城贼兴宗战 不克死之 夏五月 康州将军有文降于甄萱 六月 地震 秋八月 甄萱命将军官昕筑城于阳山 太祖命命旨城将军王忠率兵击走之 甄萱进屯于大耶城下 分遣军士芟取大木郡禾稼 冬十月 甄萱攻䧟武谷城

三年 夏六月 天笁国 三藏摩睺罗抵髙丽 秋七月 甄萱攻义成府城 髙丽将洪述出战 不克死之 顺州将军元逢降于甄萱 太祖闻之 怒然以元逢前㓛宥之伹攺顺州为县  冬十月 甄萱围加恩县不克而归

四年 春正月 载岩城将军善弼降髙丽 太祖厚礼待之 称为尚父 初太祖将通好新罗善弼引噵之 至是降也念其有㓛且老故宠褒之 太祖与甄萱战古昌郡 甁山之下大捷杀虏甚众其永安 河曲 直明 松生等三十馀郡县相次降于太祖 二月 太祖遣使告捷王报聘兼请相㑹 秋九月 国东沿海州郡部落尽降于太祖

五年 春二月 太祖率五十馀骑至京畿逋谒 王与百官郊迎入宫相对曲尽情礼置宴于临海殿酒酣王言曰吾以不天寖致祸乱甄萱恣行不义丧我国家何痛如之因泫然涕泣左右无不呜咽太祖亦流涕慰藉因留数旬回驾王送至穴城以堂弟裕廉为质随驾焉太祖麾下军士肃正不犯秋毫都人士女相庆曰昔甄氏之来也如逢豺虎今王公之至也如见父母 秋八月太祖遣使遗王以锦彩鞍马并赐群僚将士布帛有差

六年 春正月 地震 夏四月 遣便执事侍郎金昢副使司賔卿李儒人唐朝贡

七年 唐明宗遣使髙丽锡命

八年 秋九月 老人星见 运州界三十馀郡县降于太祖

九年 冬十月 王以四方土地尽为他有国弱势孤不能自安乃与群下谋举土降太祖群臣之议或以为可或以为不可王子曰国之存亡必有天命只合与忠臣义士收合民心自固力尽而后已岂冝以一千年社㮨一旦轻以与人王曰孤危若此势不能全既不能强又不能弱至使无辜之民肝脑淦地吾所不能忍也乃使侍郎金封休赍书请降于太祖王子哭泣辝王径归皆骨山倚岩为屋麻衣草食以终其身 十一月太祖受王书送大相王鐡等迎之王率百寮发自王都归于太祖香车宝马连亘三十馀里道路填咽观者如堵太祖出郊迎劳赐宫东甲第一区以长女乐浪公主妻之 十二月封为正承公位在太子之上给禄一千石侍从贠将皆录用之攺新罗为庆州以为公之食邑 初新罗之降也太祖其喜既待之以厚礼使告曰今王以国与寡人其为赐大矣愿结昏于宗室以永甥舅之好答曰我伯父亿廉匝干知大耶郡事其女子徳容双羙非是无以备内政太祖遂取之生子是显宗之考追封为安宗至景宗献和大王聘正承公女纳为王妃仍封正承公为尚父令公至 

大宋兴国四年戊寅薨谥曰敬顺 新罗国自始祖至此分为三代自初至真德二十八王谓之上代自武烈至惠恭八王谓之中代自宣德至敬顺二十王谓之下代云

论曰 新罗朴氏昔氏皆自卵生金氏从天入金樻而降或云乘金车此尤诡怪不可信然丗俗相传为之实事政和中我朝遣尚书李资谅入宋朝贡臣富轼以文翰之任辅行诣佑神馆见一堂设女仙像馆伴学士王黼曰此贵国之神公等知之乎遂言曰古有帝室之女不夫而孕为人所疑乃泛海抵辰韩生子为海东始主帝女为地仙长在仙桃山此其像也臣又见大宋国信使王襄 祭东神圣母文有娠贤肇邦之句乃知东神则仙桃山神圣者也然而不知其子王于何时今但原厥初在上者其为己也俭其为人也宽其设官也略其行事也简以至诚事中国梯航朝聘之使相续不绝常遣子弟造朝而宿卫入学而讲习于以袭圣贤之风化革鸿荒之俗为礼义之邦又凭王师之威灵平百济髙句丽取其地郡县之可谓盛矣而奉浮屠之法不知其弊至使闾里比其塔庙齐民逃于缁褐兵农浸[校勘 001]小而国家日衰则几何其不乱且亡也哉于是时也景哀加之以荒乐与宫人左右出逰鲍石亭置酒燕衎不知甄萱之至与夫门外韩擒虎楼头张丽华无以异矣若敬顺之归命太祖虽非获已亦可嘉矣向若力战守死以抗王师至于力屈势穷则必覆其宗族害及于无辜之民而乃不待告命封府库籍郡县以归之其有㓛于朝廷有徳于生民甚大昔钱氏以吴越入宋 苏子瞻谓之忠臣今新罗功徳过于彼逺矣我太祖妃嫔众多其子孙亦繁衍而显宗自新罗外孙即宝位此后继统者皆其子孙岂非阴德之报者欤



  1. 原本 “大”
  2. 原本 “菁”
  3. 原本 “役”
  4. 原本 “巽”
  5. 原本 “岛”
  6. 原本 “大”
  7. 原本 “王”
  8. 原本 “大”
  9. 原本 “比”
  10. 原本 “鼓”
  11. 原本 “疆”
  12. 原本 “鲍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