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三之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三朝名臣言行录 卷第十三之二
宋 朱熹 撰 景海盐张氏涉园藏宋刊本
卷第十三之三

   十三之二

    吏部侍郎邹公

  公名浩字志完常州晋陵人中进士第

  历杨州颖昌府教授元祐七年除太学

  博士出为襄州教授元符元年召对除

  右正言明年除名勒停羁管新州 徽

  宗即位复宣徳郞添监𡊮州酒税除右

  正言迁右司諌起居舎人明年除中书

  舎人迁吏部侍郞除宝文阁待制知江

  宁府寻改知杭州未赴责授衡州别驾

  永州安置明年除名勒停昭州居住崇

  宁四年移汉阳军居住五年复承奉郎

  遂归常州大劝四年复直龙圗阁政和

  元年卒年五十二

道郷邹公自少以道学行义知名于时其为

 人也和顺积中而英华发外望之睟然见

 于颜面不问知其为仁人君子也其遇事

接物犹虚舟然而坚挺之姿如精金良玉

 不可磨磷元符中用侍臣之荐擢居諌垣

 从人望也是时 哲宗皇帝厉精求治用

 贤如不及一见即以公辅期之嘉言入告

 无不从者适中宫虚位之乆大臣欲自结

 于嬖昵为保位之谋迎意媚合不以正公

 力言之以为公议不允忤 上㫖奸䛕之

 徒恶其害巳相与恊力挤之于䧟阱之中

 又下石焉皆是也公之章留中不下乃伪

 为之加以诋诬不实之语如取它人之子而杀其母之𩔖

 流布中外欲天下闻之真(⿱艹石)有罪者其为

 谋深矣虽有端人正士无敢为公辨明者

 公既𣳚迨今二十馀年昔之奸朋凋䘮略

 尽而正论行焉真伪是非始有在矣绍兴

 三年其子柄集公之奏议一编属余为叙

 余于公非一朝燕游之好也知公为尤

 其事之夲末皆余所亲闻见者故详著之

 以昭示来世庶乎使小人知君子之为善

 终不可诬也公之将亡余适还自京师闻

 公疾革未及㢮担即驰往省之见其薾然

 仅存馀息然语不及私犹以国事为问盖

 其平生以天下之重为巳任至垂绝而不

 忘也每追念及之怆然不能释呜呼世道

䘮乆矣不复有斯人也龟山集邹公奏议集序

张绎曰邹浩以极諌得罪世疑其卖直也先

生曰君子之于人也当于有过中求无过

 不当于无过中求有过程氏遗书

志完脩㓗有志行记覧该緫援笔数千言立

就斯可畏者然自视如未足士有一善无

贵贱必与之交无逺迩必欲收而取之

 言婆娑集

志完云圣人之道备于六经六经千门万户

 何从而入大要在中庸一篇其要在

而已但于十二时中看自家一念从何处

起即㸃检不放过便见工力胡氏传家录

田昼者字承君阳翟人故枢宻宣简公侄也

 人物雄伟议论慷慨俱有前軰之风邹浩

志完教授颖昌与承君逰相乐也志完性

懦因得承君故遇事辄自激励元符间承

君监京城门志完除言官遣客见承君以

测其意客问承君近读何书承君曰吾作

墨子诗有知君既得云梯后应悔当年泣

染丝之句为志完发也客言于志完志完

 折简谢曰承君辞甚苦因约相见承君取

 告见之问志完曰平生与君相许者何如

 今君为何官志完愧谢曰上遇群臣未尝

 假以声色独于浩若相喜者今天下事故

 不胜言意欲使 上益相信而后言贵可

 有益也承君许之既而朋党之祸大起时

 事日变更承君谢病归阳翟田舎一日报

 立刘氏为皇后承君谓子曰志完不言可

 以绝交矣又一日志完以书约承君㑹颍

 昌中涂承君喜甚亟往志完具言諌立皇

 后时浩之言戅矣 上初不怒也浩因奏

 曰臣即死不复望清光矣下殿拜辞以去

 至殿门望 上犹未兴凝然(⿱艹石)有所思也

 明日浩乃得罪留三日临别志完出涕承

 君正色责曰使志完隐黙官京师遇寒疾

 不汗五日死矣岂独岭海之外能死人哉

 愿君无以此举自满士所当为者未止此

 也志完茫然自失叹息曰君之赠我厚矣

 乃别去建中靖国𥘉承君入为太宗正丞

 宰相曽布欲收置门下不能屈除提举常

 平亦辞请知淮阳军以去吏民畏爱之岁

 大疫承君日自挟医户问病者药之良勤

 得疾而卒闻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