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世谱/附卷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附卷四 中山世谱
附卷五
尚温王 尚成王 尚灏王
琉球国 蔡温、郑秉哲等著
附卷六

尚温王[编辑]

乾隆六十年乙卯,荷蒙太守公遣谷山孙之丞殿,慰问尚温王丁忧,并寄赐品物。闰二月初四日,到那霸川。六月十三日,那霸开洋,赴萨州。

本年〔乾隆六十年〕,为年头庆贺使;兼谢“本国近年贮乏,上届戌年遣使江府,来年亦遣使江戸,其费难堪。萨州额外垂恤,借赐金子,预先令备其需”事,遣向氏与世山亲方朝郁。五月十五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初二日归国。

本年〔乾隆六十年〕,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紫巾官毛氏美里亲方安执。六月二十六日到萨州。十一月十六日回国。

嘉庆元年丙辰,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启请虎寿丸公为御前様御养御嫡子,及定婚;又谢因闻得大君加那志薨,御两殿様遣使球馆,寄赐奠仪,并慰问丁忧,寄赐品物;且谢自上届亥年,凡使者行兼务,及献上物减一半,将其年期,应至去年止,但自本年起至七年是亦照行;且谢马舰二只,飘到松平土佐守公、宗对马守公贵辖,烦涜睿虑。又本年〔嘉庆元年〕,进香 净国院様五十年回忌、净岸院様二十五年回忌;又谢因萨州仓储匮乏,着令起自本年以至三年,额外加赋米银,一切上纳。然察本国江戸立后,册使 临国,繁费接踵,以行恤免;且贺太守公蒙赐御鹰之鹤。又请因皇上登极,本秋遣庆贺使”事,遣向氏伊是名亲方朝义。七月二十二日到萨州。戊午十一月十三日归国。【新在番向氏田岛亲方朝盈,因风不顺,在大岛致越年。翌年到萨州。由是滞在,今番归国。】

本年〔嘉庆元年〕,为谢王即位于太树公并太守公;兼谢御两殿様贺即位,寄赐品物事,遣正使尚氏大宜见王子朝规。七月十七日到萨州。本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赴江戸。翌年三月初二日回萨州。四月初六日归国。

本年〔嘉庆元年〕,为谢王即位于太树公事,遣副使马氏安村亲方良头。七月十七日到萨州。本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赴江戸。翌年三月初二日回萨州。四月初六日归国。

本年〔嘉庆元年〕,为“兼谢遣谷山孙之丞殿慰问丁忧,寄赐品物”事,遣赞议官向氏奥本亲云上朝宪。七月十七日到萨州。本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赴江戸。翌年三月初二日回萨州。四月初六日归国。

本年〔嘉庆元年〕,为兼谢寄赐奠仪事,遣乐正马氏喜纳亲云上良辅。七月十八日到萨州。本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赴江戸。翌年三月初二日回萨州。四月初五日归国。

嘉庆二年丁巳,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御台様安产,御男子降诞于御三殿様;且贺操姫様定婚;且谢允准进贡使兼庆贺皇帝登极,并其所献兵器等,但如所请;又谢去年〔嘉庆元年〕遣赴江戸使者;又因芳莲院様薨,慰问御三殿様并进香及一周忌进香;又因为次良様夭亡,亦慰问;又谢去年〔嘉庆元年〕美里王子立津亲云上所坐船只损坏,流失货物,宸虑江戸使之需难备,格外垂恩,借赐银两;又因乘之助様夭亡,亦慰问”等事,遣向氏田岛亲方朝盈,那霸川放船。然因风色不顺,滞在大岛。翌年〔嘉庆三年〕七月十七日到萨州。己未四月二十七日归国。

本年〔嘉庆二年〕,为谢去歳遣使江府事,遣向氏奥平亲方朝昌。二月二十一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十六日归国。

〔嘉庆〕三年戊午,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耳目官向氏山川亲云上朝矩。【去年应到萨州。奈无顺风,本年赴于萨州。】五月二十四日到萨州。翌年五月十六日归国。

本年〔嘉庆三年〕,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准御台様陞从三位;且准太守公如所请,定婚于丹羽左京大夫之妹亭姫様;且去年三月御女子诞生,名称于邻殿,准定婚于种子岛佐渡殿长子鹤袈裟殿,遵即移居;且进香慈徳院様五十年回忌、并芳莲院様三年回忌;且请自本秋进贡以来,献方物于太上皇帝;且贺太守公本当于七月内赴都,今因所请,准于四月赴都”事,遣马氏仲村亲方良仓。六月十一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十六日归国。

本年〔嘉庆三年〕,庆贺使王舅东氏天愿亲方政方、都通事梁焕安仁屋亲云上,自中国回国时,陡逢逆风,飘到萨州。奈天愿,俄发病,同诸使者难禀明中国事。因其所请,自己进上物。在番马氏仲村亲方良仓代为禀献。十月初三日回国。

〔嘉庆〕四年己未,为“年头庆贺;兼贺太守公婚姻礼成;及禀准蓬之进公排第七子;且准雄五郎公御男子省之进殿,为岛津兵库殿长子又八郎殿嗣子;又谢入贡天朝之时,从今以后,献方物于太上皇帝之处,蒙准所请;且蒙来年〔嘉庆五年〕恭请天使,则当萨州差来各役,而毋庸差来;且去年〔嘉庆三年〕那霸马舰船及夏立楷船,漂到松平右京亮公及大村信浓守公辖下,以致萨州之烦;又本年〔嘉庆四年〕进香玉貌院公二十五年回忌;且因鹤松院様薨,慰问御前様安否;又贺请准册封礼成,遣谢恩使之时,献方物于 太上皇帝;且 太守公因呈请,随准三中赐暇,并赴都;又谢呈进水野出羽守公之书翰内有错而宥其有错;且册封之时,奉献天朝之兵器、马具,并呈进天使之兵器等项,照例允准;并挪借公物,着令造作,以为发下”各事,遣向氏小波津亲方朝虎。六月二十六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十一日回国。

本年〔嘉庆四年〕,为谢“天使临国之时准借其应用银两,并呈请加借”事,遣马氏桃原亲方良徳。六月二十九日到萨州。翌年二月十六日回国。

〔嘉庆〕五年庚申,为“年头庆贺;兼贺准雄五郎様继岛津因幡様家统;且禀准寛二良様排第三子;又进香净信院様十三年回忌、及岭松院様十三年回忌;且因格姫君様薨,慰问御三殿様安否;又因敦之助様薨、及蓬之进様夭亡,亦慰问;又贺若殿様轻染疱疮,及太守様赐御鹰之鹤”等事,遣向氏宜寿次亲方朝得。五月十七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十五日回国。

本年〔嘉庆五年〕,为禀明册使临国事,遣飞船使向氏垣花亲云上朝贯。六月十日到萨州。壬戌四月十八日回国。

本年〔嘉庆五年〕,为“禀明册使临国,谕祭及封典全竣;兼又详请令谢恩使兼谢皇上,赐御书匾额”事,遣毛氏豊见山亲方安弘。十月二十一日到萨州。翌年四月八日回国。

〔嘉庆〕六年辛酉,为“年头庆贺,兼谢因有皇上颁赐御书匾额,禀请谢恩使;兼奉献金鹤蒙准所请;且去年八重山岛人等漂到五岛,以致萨州之烦;又因五百姫君様薨,慰问御三殿公安否;又贺准若殿公定婚于松平相模守様之妹弥姫様;又因职之助公夭亡,慰问安否”各事,遣毛氏佐渡山亲方安春。六月初五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回国。

本年〔嘉庆六年〕,为因册封典礼全竣故,到麑府叩谢鸿恩事,遣尚氏宜野湾王子朝祥。六月十六日到萨州。翌年正月二十四日回国。

本年〔嘉庆六年〕,为禀报进贡兼请封使者回国事,遣向氏立津亲方朝宪。八月初八日到萨州。翌年三月初四日回国。

〔嘉庆〕七年壬戌,为“年头庆贺使;兼谢太守公贲临琉馆;且因御部屋様一周忌进香;又因筹姫様夭亡慰问;又谢太守公曁御隐居公贺王世子降诞,颁赐物件”等事,遣毛氏豊见城亲方盛昌。七月十八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初七日回国。

本年〔嘉庆七年〕,为禀报谢恩使回国事,遣王舅毛氏嵩原亲方安执、都通事郑国鼎宇地原里之子亲云上。七月十六日到萨州。十一月十九日回国。

本年〔嘉庆七年〕,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耳目官向氏伊计亲云上朝祥。七月十六日到萨州。十一月十九日回国。

本年〔嘉庆七年〕,为讣闻尚温王薨事,遣向氏恩河亲云上朝显。七月二十九日到萨州。十月十四日回国。

本年〔嘉庆七年〕,为禀明尚成王即位事,遣向氏伊江按司朝郁。八月初七日到萨州。十一月二十四日回国。

尚成王[编辑]

嘉庆八年癸亥,荷蒙太守公遣藤野七郎殿,慰问尚成王丁忧,并寄赐品物。三月朔日,到那霸川。五月十九日,那霸开洋,赴萨州。

本年〔嘉庆八年〕,为“年头庆贺;兼务因享姫君様卒,慰问御三殿様;又因于美寿様夭亡问安;又因慈光院様三年回忌进香;又贺若殿様元服行礼,御名改称又三郎,实御名奉称忠温;又贺武五郎殿为岛津若狡殿嗣子;又贺于长殿许嫁于岛津太郎次郎殿;又叩谢今年起至五年,可遣使者准令兼务;及四年之间,所运琉馆产物之票银免纳,并上届子丑两年褒银,倶赐蠲免。而所滞银两,亦蒙准延年奉纳。且因尚温王薨,恤赐奠银,并遣使问安及赐物件”各事,遣马氏小禄亲方良和。五月二十四日到萨州。翌年〔嘉庆九年〕十月二十日回国。

本年〔嘉庆八年〕,为“去戌秋赴闽二号贡船损破,沈失御银、御注文,请宥其罪”事,遣武氏富滨亲方崇任。七月十四日到萨州。翌年四月初七日回国。

本年〔嘉庆八年〕,“上届庚申年册使临国之时,其带来评价物件,依照先例,搬运萨州。今逢华物兑卖,严行禁止之际,不能发卖。详请公所奉批,所请事情,有理可据。然有于国禁,相应带回”等因,遵已带回。由是将军赐金一万两,以备其费用。

尚灏王[编辑]

嘉庆九年甲子,为讣闻尚成王薨逝事,早遣翁氏安谷屋亲云上盛纲。六月朔日到萨州。十月十五日回国。

本年〔嘉庆九年〕,为禀请尚灏王即位事,遣向氏本部按司朝英。六月初五日到萨州。十月二十一日回国。

本年〔嘉庆九年〕,为“年头庆贺;又因舒姫君様薨,慰问御三殿公安否;又兼谢上届庚申年 封使临国之时,带来药种等件,发卖他国之处,禀请公所奉批,妨碍国法,相应带还原件等因,随赐黄金一万两;又进香圆徳院様五十年回忌、并净岸院様三十三年回忌、岭松院様及净信院様十七年回忌;又因豹治郎公夭亡,慰问安否”各事,遣马氏与那原亲方良应。六月初五日到萨州。翌年〔嘉庆十年〕十一月十九日回国。

〔嘉庆〕十年乙丑,为“年头庆贺;又谢去年本国人民漂到日州,涜烦睿虑;又恭贺若殿様元服,且赐御一字及御道具,更陞从四位下侍从,改称豊后守,实名奉称齐兴公;又恭贺若殿様始朝觐将军;又恭贺诸之丞様为有马左兵卫佐様聟养子;又谢重出银米,延寛下届寅一个年,而于册封全完之翌年以准奉纳”各事,遣翁氏佐久真亲方盛宁。闰六月二十八日到萨州。丁卯十一月十一日,返棹之时,陡遭飓风,飘到国头郡伊地村洋面,破艘溺死。【公务全竣,丙寅十月二十四日,山川开船。回国之时,再三遇着飓风,漂到中华、朝鲜、壹岐等国,仍回山川。又复在川开船。】

〔嘉庆〕十一年丙寅,为“谢王即位于太树公并太守公;兼谢御三殿様贺即位,寄赐品物”各事,遣正使尚氏读谷山王子朝敕。六月二十九日到萨州。十一月十三日到江府。翌年三月六日回到萨州。四月二十二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一年〕,为谢王即位于太树公事,遣副使马氏小禄亲方良和。七月四日到萨州。十一月十三日到江府。翌年三月六日回到萨州。四月二十日归国。

本年〔嘉庆十一年〕,为谢“尚成王薨,恤赐奠银,并遣町田八郎右卫门殿问安及赐物件”事,遣赞议官金氏久志亲云上安昌。六月二十九日到萨州。十一月十三日到江府。翌年三月六日回到萨州。四月二十二日归国。

本年〔嘉庆十一年〕,为“年头庆贺使;兼谢因下届辰年册使临国,萨州应遣各役,已准停止;且贺太守様蒙赐御鹰之鹤;且谦次郎殿为岛津玄藩殿养子;且启之助殿为岛津美浓殿聟养子;且谢今年加赋之银米,已准延年奉纳;且因江府上御屋敷,失火延烧,慰问安否”各事,遣马氏幸地亲方良辅。七月四日到萨州。戊辰六月十三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一年〕,为禀报进贡事务全竣回国事,遣毛氏池城亲云上安昆。七月二十九日到萨州。十二月十一日回国。

〔嘉庆〕十二年丁卯,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因去春芝御屋敷回禄,恭荷递寄书翰问候,并恤赐金子;又叩谢所运琉馆产物之票银并所运之马舰,起自今年,至于五年,仍免纳遣;又进香玉貌院様三十三回忌、及慈光院様七回忌;又因前年遣使江府,谢恩麑府;又拜谢册封之时,奉献皇上之武器、马器,并呈进封使之武器等项,照例允准,挪借公物,着令造作,以为发下;又贺于郁殿定嫁于岛津看之进殿”等事,遣向氏奥平亲方朝宪。六月二十二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二十八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二年〕,为“谢天使临国之时,准借其应用银两,又呈请加借”事,遣武氏渡名喜亲方崇任。六月十九日到萨州。翌年五月三十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二年〕,为“因去年遣使江府故,本夏到麑府转谢”事,遣向氏喜名亲方朝贺。八月初四日到萨州。翌年四月二十五日回国。

〔嘉庆〕十三年戊辰,为禀明册使临国事,遣飞船使向氏热田亲云上朝长。六月二日到萨州。九月十一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三年〕,为“年头庆贺使;兼贺随姫様定婚;及太守様今年当赴江府之期,但前年率琉球人回州,奉命本年六月内进赴江府;又谢令使者兼务;及上届寅秋走二号贡船损破,沈失御银、御注文,宥免其罪;及去年〔嘉庆十二年〕楷船壹只,飘到松浦肥前守様属地,以烦萨州;又进香芳莲院様十三年回忌”等事,遣向氏大宜见亲方朝登。闰五月十九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三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三年〕,为“去卯秋赴闽接贡船冲礁损破,沈失御银,请宥其罪”事,遣向氏大山亲方朝常。七月三日到萨州。翌年三月二日回国。

〔嘉庆〕十四年己巳,为“年头庆贺使;兼谢蒙准加赋米二年分,至其一半,不加利水钱,奉纳价银。至其一半,奉偿册封时,所借银两之际,延寛年期;又谢去年本国人等飘到长崎代官高木作右卫门殿监地,以致萨州之烦;又因宥邦院様五十年回忌进香;又贺随姫様定婚于于宝殿;又因樱田御屋敷遇于回禄,延烧御长屋,慰问安否”各事,遣东氏知念亲方政方。六月二十八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三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四年〕,为“贺太守様承祧、中将様致仕,兼贺太守様陞少将”事,遣尚氏本部王子朝英。六月十日到萨州。翌年二月十一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四年〕,为禀明“册使临国,谕祭及封典全竣”事,遣向氏松岛亲方朝康。七月初六日到萨州。十月初四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四年〕,为禀报进贡兼请封使者回国事,遣梁氏亲里亲方邦弼。七月初六日到萨州。翌年四月初六日回国。【时因耳目官杨克敦病故,照例遣正议大夫】

〔嘉庆〕十五年庚午,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太守様定婚及操姫様出嫁;又因于干殿夭亡慰问;又谢宫古岛船只飘到秋月佐渡守様属地,春运送马舰船飘收长崎御代官镇地,夏楷船飘到 松平主殿头様属地,以烦萨州”各事,遣向氏当间亲方朝祥。六月十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五年〕,为“因册封典礼全竣,到于麑府,叩谢鸿恩”事,遣尚氏羽地王子朝美。六月十六日到萨州。翌年三月二十一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五年〕,为禀报谢恩使回国事,遣王舅毛氏佐渡山亲方安春、都通事郑氏古波藏亲云上嘉训。八月初五日到萨州。翌年二月十二日回国。

〔嘉庆〕十六年辛未,为“年头庆贺使;兼务叩贺本年太守様承祧,初到萨州;又贺寛二郎様为岛津若狡殿嗣子;又谢五舛重出米,其一半准以价银奉纳;又谢去年〔嘉庆十五年〕马舰船二只飘到大村信浓守様五岛弹正少弼様属地,又前年伊平屋岛人等飘到松平出羽守様镇地,累烦萨州;又因富姫様夭亡,慰问安否”各事,遣翁氏玉城亲方盛林。六月初九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八日回国。

〔嘉庆〕十七年壬申,为“年头庆贺使;兼谢去年夏运送船飘收松平主殿头様镇地,夏楷船飘到大村上总介様辖下,以烦萨州;又因芳莲院様十七年回忌,并岭松院様及净信院様二十五周年回忌进香;又因御内证様卒,慰问御三殿様安否,并进香,及因一周忌进香;又贺太守様承祧,初到萨州,蒙赐御肴并御鹰之鹤;又谢因朝鲜信使来聘,对州所赋国役金已赐豁免,及三舛重出米,恩准寛年而纳价银,及所运琉馆之产物并所赋诸士私物之票银,倶赐豁免”等事,遣向氏伊江亲方朝安。六月五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四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七年〕,为“返上物宰领;兼务因武五郎殿卒进香;并慰问御三殿様安否”等事,遣向氏内间亲云上朝宜。八月二十六日到萨州。翌年三月十九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七年〕,进贡使耳目官向氏兼介段亲云上朝救、正议大夫蔡肇业崎原亲云上,事竣工回国之时,因无顺风,飘到萨州。至于中华事务,奉命同诸使者进城禀报。十月二十一日回国。

〔嘉庆〕十八年癸酉,为“年头庆贺使;兼进香慈光院様十三年回忌;及春光院様三年回忌”事,遣毛氏池城亲方安昆。七月朔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六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八年〕,为贺启请若殿様为长子事,遣向氏真壁按司朝宪。七月五日到萨州。翌年三月十三日,返棹之时,大岛湾泊,在其地方病故。

本年〔嘉庆十八年〕,为贺启请桃次郎様为九男,兼贺禀准若殿様定婚事,遣马氏桃原亲方良光。七月五日到萨州。翌年正月二十二日回国。

〔嘉庆〕十九年甲戌,为“年头庆贺使;兼务萨州,临时庆贺外事。又谢因闲姫様定婚,本宜遣庆贺使者,但蒙准贺启请治五郎様为御二男使者;兼务又谢所滞银两,三分一既赐蠲及重出米出银,恩准寛年奉纳价银;又因友松様卒,慰问御三殿様及若殿様安否;又因丹羽加贺守様卒,慰问大御前様安否”等事,遣向氏松岛亲方朝常。七月十五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十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九年〕,为贺“准大御隐居様回国汤治,赏赐物件;及自江府发驾之时,赐御用羽织”事,遣向氏识名亲云上朝英。七月二十四日到萨州。翌年二月初七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九年〕,为贺“启请治五郎様为御二男,及闲姫様定婚”事,遣向氏野国亲方朝宪。七月九日到萨州。十月二十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九年〕,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正议大夫毛氏伊差川亲云上廷器。【时因耳目官向谨病故,照例遣正议大夫】九月十六日到萨州。翌年二月初七日回国。

本年〔嘉庆十九年〕,为“因若君様诞生,遣使麑府,转贺江府”事,遣尚氏本部王子朝英。七月二十四日,到萨州御城,公务全竣。时因若君様夭亡,遂不奉呈御书翰并御献上物于江府。十一月九日回国。

〔嘉庆〕二十年乙亥,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启请启之助様为御七男;又贺启请虎之助様为御十男;又谢因太子様诞生,蒙太守様及大御隐居様、御隐居様赏赐物件;又因寿姫君様卒,慰问御三殿様及若殿様安否;又谢有故遣使于萨州,起自今年以至七年,恩准一人兼务;又谢琉球馆所滞银两,所加三刻利银,既赐蠲免”等事,遣向氏涌川亲方朝杰。七月二十六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七日回国。

〔嘉庆〕二十一年丙子,为“年头庆贺使;兼贺郁姫様、苗姫様、顺姫様定婚;又因莲亭院様薨,及一周忌进香,并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安否;又因于宝殿卒,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安否;又因佐竹右京大夫殿卒,慰问太守様安否;又谢因太子様夭亡,太守様、大御隐居様、御隐居様慰问安否,恩赐物件;又贺太守様蒙赐御鹰之鹤,并随姫様定婚”各事,遣向氏阿波根亲方朝救。六月二十一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五日回国。

本年〔嘉庆二十一年〕,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耳目官向氏松川亲云上朝易。七月二十四日到萨州。翌年三月三十日回国。

本年〔嘉庆二十一年〕,为写字御覧事,太守様召郑嘉训古波藏亲云上。且奉钧谕,酌其厚有功劳,升紫金大夫遣拨。遵即如谕,升紫金大夫,遣萨州。七月二十七日惶,到萨州。后年四月五日回国。

〔嘉庆〕二十二年丁丑,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太守様受命重修各川,因蒙赏赐御时服;又若殿様疱疮轻安;郁姫様出嫁近卫様,因其典礼无棋,蒙赐君号,尊称郁君様;且种姫様定婚;又谢去歳马舰船一只,漂到长崎代官高木作右卫门殿监地,以烦萨州;且进香莲亭院様三年回忌、春光院様七年回忌、慈光院様十七年回忌;且因姫君様卒,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安否;又因智姫様夭亡,慰问御三殿様、御前様、若殿様安否”各事,遣翁氏伊舎堂亲方盛元。六月十四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四日回国。

〔嘉庆〕二十三年戊寅,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太守様奉命,本年七月出幸江府;又启请诸之助様为御三男;且孝姫様、丰姫様、立姫様倶已定婚,并蒙准普之进殿,为种子岛藏人殿嗣子;又谢本国各岛同遇凶歳,蒙太守様奏明江府,赐借黄金;又蒙太守様赐借米谷,以济蚁命;且准赐借黄金谢恩使者,待其事务完竣,令兼务在番职;又因赐借黄金,遣使麑府,转谢江府”等事,遣马氏宫平亲方良纲。六月十八日到萨州。翌年十一月初七日回国。

本年〔嘉庆二十三年〕,为私示圣旨事,萨州召法司官翁氏玉城亲方盛林、度支官向氏喜屋武亲方朝郁。随即遣拨萨州。五月十九日到萨州。十月二十九日回国

[嘉庆]二十四年己卯,为“年头使;兼贺立姫様婚姻礼成;又左近様曾为有马肥前守様嗣子,但因従前身舆疾病,难以継承,禀准辞嗣,复组,仍居本宗,慰问安否;又因达姫君様薨逝、清二郎様夭亡,慰问御三殿様、御前様、若殿様安否;又谢本国,解运琉球馆仓内产物暨诸氏随帯私物,所赋票银,経蒙一半于去年,奉纳项下豁免,一半至下届午年蠲免”等事,遣向氏喜屋武亲方朝郁。五月十九日到萨州。翌年四月二十三日,在该地病故。

[嘉庆]二十五年庚辰,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大御隠居様、见公方様、右大将様之时,殊蒙丁宁宣示上谕;又贺苗姫様定婚;又因闲姫様有难措事,不得修所定之婚,慰问安否;又因 芳莲院様二十五年回忌,净信院様、岭松院様三十三回忌,进香;又因诸之助様夭亡,慰问 御三殿様、御前様、若殿様安否;又谢去年马舰船四只,漂收水戸様、伊东彦松様、五岛大和守様各辖下地方,以烦萨州”等事,遣向氏伊志岭亲方朝康。五月二十九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二十六日回国。

本年【嘉庆二十五年】,为庆贺太守様陞中将位事,遣向氏玉城按司朝昆。六月十一日到萨州。十一月二十二日回国。【去年为此事,遣向氏今帰仁按司朝英前赶萨州。但其所坐船只在洋遭风,漂到八重山与那国岛,不赴庆贺使之期,故今行改遣焉】

本年【嘉庆二十五年】,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耳目官毛氏泽岻亲云上安度。七月十七日到萨州。十月二十五日回国。

道光元年辛巳,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太守様入観;且行若菜之礼,及毎进城,蒙赐坐位,于大廊下下之御休息所;又贺大隠居様请退辅佐国政之任,恭蒙恩旨,至于老年,励精辅政,殊属可嘉;又因苗姫様曾定嫁于立花左近将监様,婚姻之期,亦已请准,但为有事难措,遂退所定之亲,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苗姫様安否;又因净岸院様五十年回忌、莲亭様七年回忌,进香;又因瑞姫様、珍之助様、唯七郎様夭亡,慰问御三殿様、御前様、若殿様安否;又谢例遣楷船、运送船之外,准起自今年,限定七年,遣拨船楫;并去年马舰漂到伊东彦松様属地,以烦萨州;又禀报因嘉庆皇帝崩、道光帝登极,今秋使庆贺”等事,遣向氏识名亲方朝英。六月二十一日到萨州。翌年九月二十六日回国。

[道光]二年壬午,为“年头庆贺使;兼贺若殿様元服礼成,御名改称又三郎,実御名奉称忠方様;又贺贡姫様、春姫様定婚;又因元姫様、阳七郎様卒,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安否;又谢允准去秋遣使庆贺皇上登极;又谢准自本年起,至七个年,兼务应遣之使者;又谢去年马舰船漂至天草并五岛伊贺守様属地,以烦萨州”等事,遣向氏松川亲方朝易。六月二十八日到萨州。翌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州病故。

本年【道光二年】,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耳目官富永亲云上朝幸。八月十日到萨州。翌年三月二十一日回国。

[道光]三年癸未,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御台様陞従二位;又贺太守様详蒙三月中赐暇,并回萨州;又贺大御隠居様叨蒙赏看吹上御庭,赏赐御宴并御鹰御羽合等件;又贺桃次郎様为松平备前守様之婿养子;又因春光院様十三年回忌,进香;又因佐竹次郎様之妹于利(王着)様卒,慰问太守様安否”等事,遣毛氏伊野波亲方盛盈。七月十三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二十一日回国。

本年【道光三年】,为禀报庆贺使回国事,遣王舅向氏伊是名亲方朝英。本年七月二十七日到萨州。翌年四月十八日回国。

[道光]四年甲申,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太守様蒙赐御鹰之鹤;又贺因御台様,自吹上御庭,幸神田桥御屋敷,大御隠居様出迎慰问安否,时蒙厚待,且赐物件;亦贺大隠居様歳登八十,窃祝高寿,时蒙公方様、御台所様赏赐物件;又贺淑姫様、聡姫様、祝姫様定婚;又因 玉貌院様五十年回忌进香;又谢去年马舰船漂收松浦肥前守様辖下并天草高滨村,以烦萨州”等事,遣向氏小波津亲方朝用。七月十二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十九日回国。

本年【道光四年】,为萨州于近年中将有纳金之旨,欲预备其需。着令本国:起自申年,以至戌年,共三个年。无论黒糖、金银,奉纳垫补。禀请纳以黄金,减少其数。遣毛氏泽岻亲方安度。九月十八日到萨州。翌年三月二十五日回国。

本年【道光四年】,进贡使臣耳目官毛氏武嶋亲云上盛元、正议大夫王士惇瀬名波亲云上,事竣回国之时,因风不顺,漂到萨州。奉命同诸使者进城,禀报中华事务。九月二十五日回国。

[道光]五年乙酉,为“年头庆贺使;兼报明年遣紫巾官奉献方物,恭谢皇上颁赐御书匾额、玉器等项;兼贺太守様叨蒙恩给,先准五节句及八朔于御白书院、毎月于御黒书院称贺;又准嗣后行其礼节,就位称贺;又曾蒙毎年三月中赐暇回居萨州,但今年详蒙二月中,赐暇回居;又御台様自吹上御庭,幸神田桥御屋形,大御隠居様出迎慰问,即蒙厚待,且赐物件;又若殿様元服礼成,蒙赐御书一字及器具,更陞従四位下侍従,且改称兵库头様,実名斉彬公,并初行朝観之礼;又郁君様行婚、聡姫様出嫁;又启之助殿为安艺殿长男岛津三次郎殿嗣子;兼谢萨州近年将纳金于江戸,着令本国奉纳金银、黒糖,垫备其需,但因难力奉纳,详蒙自今年至下年纳以黄金五千两,仍俟奉到江戸之命,酌赋银两;又蒙粉朱依旧通用,并准私卖;兼务贤院章様薨,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并进香;且当其一周回忌,及慈光院様二十五年回忌,各进香”等事,遣东氏大山亲方政纲。七月二十一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二十八日回国。

本年【道光五年】,为风旱相仍,稼穑不登,饥馑荐臻,人民多及饥饿。虽发仓周済,国课极乏,営求米谷事,遣翁氏伊舎堂里之子亲云上盛昆。三月二十一日到萨州。四月二十日回国。

[道光]六年丙戌,为“年头庆贺使;兼贺又次郎殿为岛津出云殿之婿养子;闲姫様定婚;又进香得佛様六百回忌、瑞仙院様百回忌、贤章院様三回忌;又因松平肥后守様奥方様卒,慰问太守様;又谢详准贡使,兼谢皇上特颁赐御书匾额、玉器等件;又谢上届卯年所奉借金二千两,扣准业経承令,宜奉纳金五千两之内”等事,遣毛氏座喜味亲方盛珍。七月初二日到萨州,别有公务。本年十一月初二日回国。

本年【道光六年】,为禀明进贡事竣回国事,遣耳目官向氏盛岛亲云上朝毗。七月十一日到萨州。时因年头庆贺使毛氏座喜味亲方盛珍,别有公务回国,充其后缺。翌年五月十五日,叙紫冠。九月十三日,回国。

[道光]七年丁亥,为“年头庆贺使;兼贺若殿様行婚;丈之助様为松平上総介様婿养子;胜之进様禀为十男;孝姫様出嫁;并进香莲亭院様十三年回忌、春光院様十七年回忌”等事,遣马氏与那原亲方良纲。六月十三日到萨州,别有公务。翌年正月二十八日回国。

本年【道光七年】,为禀报帰政事,遣尚氏义村王子朝顕。七月初一日到萨州。九月十二日回国。

[道光]八年戌子,尚灏王帰政,世子尚育即位。

旧年,王上染成病症,遣使具帰政由,详请萨州。随蒙准世子尚育権闻国政,至今即位。

本年【道光八年】,为“年头庆贺使;兼太上王遣年头庆贺使;又谢御三殿様、若殿様,于尚育王为世子时,贺赐太上王物件;又王上、太上王贺闲姫様出嫁;又谢准去年所赋出银,寛年奉纳,及例遣楷船、运送船外,准如历次,遣发马舰船一只;又因夙之遂様夭亡,王上、太上王慰问安否;又因芳莲院様三十三年回忌,王上、太上王进香”等事,遣向氏城间亲方朝平。五月二十八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初二日回国。

本年【道光八年】,为禀报进贡、谢恩事竣回国事,遣紫巾官马氏幸地亲方良恩。八月初二日到萨州。十一月十八日帰国。

[道光]九年,为“年头庆贺使;兼谢准自本年至七个年兼务应遣之使者;又王上、太上王贺 种姫様出嫁;又因米姫様卒,王上、太上王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安否;且因知姫様夭亡, 王上、太上王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御前様安否”等事,遣向氏伊是名亲方朝英。六月十九日到萨州。翌年十月初五日回国。

本年【道光九年】,为“蒙有萨州国用极乏,暂时发卖黒糖,且借给黄金之令,禀请免卖黒糖。至于黄金,起自本年,至三个年,恩准分年奉借”事,遣翁氏安谷屋亲方盛纲。六月十五日到萨州。十月初三日回国。

[道光]十年庚寅,为“年头庆贺使;兼因江戸上御屋敷有火之灾,即刻消弭,既将可否请过之处,详明江戸随奉,不消请之旨,王上、太上王贺御三殿様、若殿様;又谢因蒙奉卖黒糖之令,详准不能调弁之由;又因蒙奉借黄金七千两之令,遣使详请三年分年渐纳;又蒙奉借三千五百两,其馀皆行豁免;又因観光院様夭亡,王上、太上王,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御前様安否,并进香;且当其一周回忌,进香”等事,遣毛氏安里亲方安郁。五月二十一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二十二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年】,为禀报进贡使回国事,遣耳目官毛氏我谢亲云上盛保。六月二十七日到萨州。八月十八日,在该地病故。

[道光]十一年辛卯夏,为“王上、太上王谢因蒙帰政、即位,应赴江戸,谢恩使者准延寛下年”事,遣马氏安室亲方良道。六月初一日到萨州。翌年三月十八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一年】,为“年头庆贺使;兼王上、太上王贺祝姫様行婚;又进香莲亭院様十七年回忌、観光院様三年回忌”等事,遣向氏野村亲方朝宪。六月初三日到萨州。翌年闰九月十八日回国。

[道光]十二年壬辰,为“年头庆贺使;兼王上、太上王贺太守様蒙赐御鹰之鹤;又贺太守様前年秋本应进赴江府,但因有病,乃蒙俟球官赴府之时,起程进赴;又贺报七郎様为十二男;又因涛姫様夭亡,王上、太上王慰问御三殿様、若殿様、御前様安否;又谢令今年夏赴江府王子;兼贺大御隠居様陞三位;又谢恩准赴江府正副使所坐船二只,并载运正使货物船一只,格外遣拨;又谢所赋人牛马船税银,前准,俟遣使江府之后奉纳,但因遣使寛期,又准俟遣使事竣之时奉纳;又谢今般所赋人牛马船税银,本应自本年起,限定三年奉纳,乃准俟前赋税银,完纳之次年,遂渐奉纳”等事,遣章氏上间亲方正延。六月十四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二十二日帰国。

本年【道光十二年】,为“谢江府、萨州准王上即位;并萨州准太上王帰政;又谢御三殿様、若殿様贺王上即位、太上王帰政,寄赐物件。又贺大御隠居様陞三位”等事,遣正使尚氏豊见城王子朝春。六月十三日到萨州,所有萨州公务,一概弁理。八月二十七日,因病而卒。翌日,讃议官向氏普天间亲云上朝典,顶其缺为正使。九月初一日,随太守様起程。十月十六日到江府。公务全竣,翌年三月初五日回到萨州。四月初五日帰国。

本年【道光十二年】,为谢江府准太上王帰政事,遣副使毛氏泽岻亲方安度。六月十三日到萨州。九月初一日起程。十月十六日到江府。公务全竣,翌年三月初五日回到萨州。二十二日帰国。

本年【道光十二年】,为禀报进贡事竣回国事,遣耳目官向氏宇地原亲云上朝升。八月十一日到萨州。时因讃议官普天间亲云上充为正使,即顶其缺,前赴江府。公务全竣,翌年四月初六日帰国。

[道光]十三年癸巳,为“太信院様薨,王上、太上王慰问太守様安否”事,遣向氏手登根亲云上朝用。六月初五日在那霸港开船。洋中遭风,十五日,漂到浙江省镇海县,転到福州。翌年五月初十日开驾,十五日回到那霸港。

本年【道光十三年】,为“太信院様薨,王上、太上王恭进香仪”事,遣向氏金武按司朝英。六月二十二日到萨州。十月二十二日帰国。

本年【道光十三年】,为吊祭太信院様事,遣圆覚寺白翁长老。六月二十日到萨州。十月二十九日帰国。

本年【道光十三年】,为王上、太上王恭贺太守様陞正四位下事,遣向氏与那城按司朝宜。六月二十四日到萨州。十月二十九日帰国。

本年【道光十三年】,为“庆贺年头;并贺刑部大辅様为松平隠岐守様之婿,入継其统,典礼全竣;又王上、太上王贺太信院様寿登八十八,庆典全竣;又逢慈光院様三十三年回忌,王上、太上王恭进香仪;又谢王世子降诞,太守様贺赐王上大刀一把、马一疋、【折银五元】干鲷一匣、昆布一匣、酒二樽,贺赐太上王干鲷一匣、昆布一匣、酒二樽,三位様、御隠居様、若殿様贺赐王上干鲷各一匣、昆布各一匣、樽酒,【折銭各五百疋】贺赐太上王干鲷一匣、樽酒;【折銭各三百疋】又谢去年遣发江府使臣,应用银两既有不敷,乃在江府,给借黄金;又谢宇地原亲云上在萨州,充为赴江府讃议官,急备行装之时,宠赐黄金;又谢除例遣楷船、运送船四只外,恩准自今年起,限定三年,仍旧加遣运送马舰一只;又谢今年应纳人牛马船税银,恩准寛延年期,自来年追纳;又谢公家寄运球馆黒糖及诸官私运黒糖,所有単税银两,恩准今年奉纳一半;又谢去年率领使臣前赴江府”等事,遣马氏幸地亲方良恩。七月初三日到萨州。翌年十月二十三日,回到伊平屋岛洋面,在船病故。二十四日,收到那霸港。

本年【道光十三年】夏,为“王上、太上王将去年所遣使臣前赴江府,一款逓请萨州,転谢江府;又公用所剰黒糖前此萨州,以赋米折価抵买,乃奉萨州谕令,従今应照年贡之额,按数奉纳可也等因,恳乞免其奉纳”等事,遣马氏小禄亲方良纲。七月初三日到萨州。翌年因年头使向氏古坚亲方朝郁所驾船只搁礁损壊,风尘失期,不赴萨州,代理在番事务。乙未九月初五日回国。

[道光]十四年甲午,为“庆贺年头;并王上、太上王贺太守様蒙准六月一个月回留麑府;及 叔姫様出嫁;又王上、太上王进香太信院様一周忌;又谢本国船只漂到五岛,累烦萨州”等事,遣向氏东风平亲方朝享前赴萨州。所坐船只漂到大宜味郡洋面,冲礁撃砕,使臣东风平亲方被浪淹毙。时有遣耳目官向氏古坚亲云上朝郁,禀报进贡回国事理,即以朝郁,擢紫巾官,兼遣顶朝享后欠,进赴萨州。其船只亦漂到姑米山,搁礁打砕。偏船回国,风尘失期,再难开驾。所有庆贺年头仪礼,俟至来年,再遣古坚亲方弁理。其馀一切公务,令在萨州小禄亲方淹留兼弁。乙未闰六月二十五日到萨州。九月十四日回国。

本年【道光十四年】,为讣尚灏王薨事,遣向氏知花亲云上朝得。六月十一日到萨州。八月二十八日回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