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论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庸论中
作者:苏轼 北宋
本作品收录于《东坡全集‎

君子之欲诚也,莫若以明。
夫圣人之道,自本而观之,则皆出于人情。
不循其本,而逆观之于其末,则以为圣人有所勉强力行,而非人情之所乐者。
夫如是,则虽欲诚之,其道无由。
故曰“莫若以明”。
使吾心晓然,知其当然,而求其乐。

今夫五常之教,惟礼为若强人者。
何则?人情莫不好逸豫而恶劳苦,今吾必也使之不敢箕踞,而磬折百拜以为礼;人情莫不乐富贵而羞贫贱,今吾必也使之不敢自尊,而揖让退抑以为礼;用器之为便,而祭器之为贵;亵衣之为便,而衮冕之为贵;哀欲其速已,而伸之三年;乐欲其不已,而不得终日;此礼之所以为强人而观之于其末者之过也。
盍亦反其本而思之?今吾以为磬折不如立之安也,而将惟安之求,则立不如坐,坐不如箕踞,箕踞不如偃仆,偃仆而不已,则将裸袒而不顾,茍为裸袒而不顾,则吾无乃亦将病之!夫岂独吾病之,天下之匹夫匹妇,莫不病之也,茍为病之,则是其势将必至于磬折而百拜。
由此言之,则是磬折而百拜者,生于不欲裸袒之间而已也。
夫岂惟磬折百拜,将天下之所谓强人者,其皆必有所从生也。
辨其所从生,而推之至于其所终极,是之谓明。

故《记》曰:“君子之道,费而隐。
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
及其至也,虽圣人有所不知焉。
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
及其至也,虽圣人有所不能焉。
”君子之道,推其所从生而言之,则其言约,约则明。
推其逆而观之,故其言费,费则隐。
君子欲其不隐,是故起于夫妇之有余,而推之至于圣人之所不及,举天下之至易,而通之于至难,使天下之安其至难者,与其至易,无以异也。

孟子曰:“箪食豆羹得之则生,不得则死。
呼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
万钟则不辨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
”向为身死而不受,今为朋友妻妾之奉而为之,此之谓失其本心。
且万钟之不受,是王公大人之所难,而以行道乞人之所不屑,而较其轻重,是何以异于匹夫匹妇之所能行,通而至于圣人之所不及?故凡为此说者,皆以求安其至难,而务欲诚之者也。
天下之人,莫不欲诚,而不得其说,故凡此者,诚之说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