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0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九尾狐
◀上一回 第六回 营金屋堂前增喜气 开华筵座上受惊疑 下一回▶


  却说柳维忠到了杨家,不待通报,走入里边。却值杨四踱来踱去,正在那里等候,瞥见维忠进来,连忙招接,请进书房中落坐。下人送过香茗。杨四急急问道:“此事怎样了?”维忠道:“虽不辱命,只是有几件事,小弟未便擅专,必须你自己斟酌妥当,方好去回答他。”杨四问是何事,维忠先将身价六千,如何与林大妈谈妥,一一说了。又将黛玉之意,明迎娶时要怎样的场面,进门之后不但要著披风红裙,一样的交天拜地,而且与大太太见礼,只可以姊妹称呼。若能件件依从,方才情愿,否则宁死不嫁的。这一席话,就是黛玉上回叮嘱的如此这般,此刻从维忠口中说出,是免重复的意思。杨四听了,答道:“这有何难?我不比蔡谦良,件件可以依得,费神柳兄去关照一声,作为算数就是了。”维忠唯唯答应。其时酒菜已经端出,杨四请维忠入座。

  两人在书房中对酌谈心。杨四提起身价银子何日前去过付?维忠道:“待四兄拣定迎娶日子,然后送将过去,仿佛是聘礼一般,岂不是好?”杨四点点头,心中着实快活,所谓酒落欢肠。彼此畅饮了一回,用过了饭,维忠作别回去。到了明日,又往黛玉家去回复,不必细表。

  再说杨四过了一宵,即命一个能干家人,在星家处拣定了吉日,却是十一月初十,屈指一算,尚有两月有馀,所有喜事应用的东西,以及衣服、首饰等类,不妨慢慢的备办起来。杨四方将此事告诉了大夫人。夫人极其贤惠,诸事一概不管,任凭他所作所为。从此家中上下人等都已晓得此事,不须细说。

  过了几天,杨四仍到黛玉处走走,交代黛玉迁移出去,另租房屋居住,以便迎娶时好装场面。故黛玉亲往三马路上看定了一所住宅,与大妈等众人一同搬将过去,充作大人家气象,居然门上贴著公馆字样,闲人都走不进去,所以左右邻居怎知他是开堂子的呢?

  闲话少叙。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杨四送过吉期与那身价银两之后,已是十月将尽了。杨四写好了请酒帖子,又照蔡谦良的办法,拣几个知己朋友,请帖内夹着一封书信,无非叫他们带着相好一同来的意思,差人分送已毕;又暗中把动用嫁妆运至黛玉那边,好待到了正日,再由黛玉那边运了过来,见得场面阔绰。现在杨四家中忙碌异运了过来,见得场面阔绰。现在杨四家中忙碌异常,直至初七八,诸事俱已齐备。那班亲眷朋友纷纷送礼,自有帐房开销,不劳自己费心。

  专等到了初十,杨四绝早起身,梳洗停当,走到外边,见鼓手、堂名已来,遂即进内换了衣冠,到书房中坐定,等候客人前来贺喜。忽然想着一件事,是前天黛玉托他弄两个送亲的人,一时忘怀,直到此刻想着,未免有些为难。正在踌躇之际,走进一个家人,执著两张名片,请主人出去会客。杨四走到厅上,见是单趋贤、关武书二人,对作了一个揖,招进书房中坐下,略谈了几句。杨四说起黛玉那边可惜缺少两个送亲的人,趋贤、武书就一同凑趣道:“四先生何不早说?我们今天专诚来道喜,并没有什么事,何妨做个送亲人呢?”杨四道:“怎好有屈二位?”趋贤抢著说道:“四先生说那里话?这些些小事,我们理当效劳的。”杨四正当相谢,忽听又有客人来了,连忙再到外边,原来是柳维忠。作过了揖,杨四先问道:“柳兄为何不与李三三一同来呢?”维忠道:“时光尚早,他们还没有梳妆,故此一人来的。为因我是原媒,要来问你,可要去领妆,扮这个场面吗?”杨四道:“这个不好有劳我兄的,待我托人去代做了罢。”维忠道:“既如此,我好卸肩了。只是你叫那个代劳呢?”杨四道:“我自有人,你见了自然晓得。”说罢,携了维忠的手,一同走进书房。维忠与单、关等见面,彼此招呼,坐谈了一回。单、关二人本来是个篾片,巧言令色,无非一味的恭维,反把维忠听得肉麻起来。杨四在旁暗笑,停了一停,向维忠说道:“午后送亲之事,蒙单、关二兄允许,我想一客不烦二主,意欲再请二位代媒,到那边去领一领妆。”说到其间,回转头来,又向单、关二人说道:“未知二位可肯赏脸吗?”维忠也跟着说了两句仰恳话。单、关二人一听,觉得脸上飞金,连忙答应道:“当得当得。何必这样的客气?只要二位先生看得起我们,已极有荣光了。”话未说完,即听挂钟上“当当”的连敲了九下,趋贤道:“只怕那边此刻要发妆了,我们早些去才是,四先生以为如何?”杨四道:“有劳二位,容后酬谢。”遂回头吩咐下人出去备轿,伺候二位老爷到女宅领妆。下人答应自去。单、关二人遂起身辞了杨四,匆匆出外上轿,迳往黛玉那边去了,我且不表。

  仍说杨四送毕,回进书房。维忠道:“方才二人在这里,听了他们的恭维,便忘了一件事,没有向四兄说。今天晚上,小弟独送一本戏,取其热闹热闹,望四兄不要推辞。”杨四道:“我兄做了大媒,小弟尚未酬谢,反要破费我兄,实属抱歉之至。”维忠道:“我们是至交,怎么说这样的话?况且丹桂的戏,叫他来做是极便当的事。”杨四正要回答,即听外面连放了三个铳,鼓乐喧天,知是嫁妆发来了。走出去一看,果然见单、关二人领着进来,后面的嫁妆陆续搬到厅上,足足摆了一厅。杨四与单、关等相见,仍托他们照例点过了妆,运至新房摆设,我算一言表过。

  再说那道喜的客人,相近午餐时候,先后都到。内中有几位,如梅道卿、黄芷泉、顾芸帆、李雨泉、吕桂全、胡士诚等,各带着一位校书到此。杨四一一应酬,又命丫鬟、仆妇陪着各校书到里边请坐,自有杨四的几个姬妾招待,与从前谦良家中仿佛,兹不复赘。

  单说杨四因今日迎娶,在两点钟之前,必须早些备席,一俟席散,方好发轿,故立刻吩咐摆席。内外共有十馀桌,杨四请众客入座,自己末席相陪,惟日间未能畅饮,大家饮过几巡,晓得将要发轿了,各要了饭吃,就此席散。一班客人仍回到两面书房中散坐,有的聚著闲谈;有的聚著碰和;有的横在那里吃烟;有的立在那里闲看,看那班执事人役,以及堂名、鼓手等人异常忙乱,伺候发轿。轿夫把花轿装好,向主人请过了示,即时六局随从人等都跟着花轿迎娶去了。还有单、关二人,要扮做送亲的,预先到那边等候,不表。

  仍说杨四这边,自发轿后,约摸等了半个时辰,见送亲的先已来了,晓得新人将到。不一回,大门外面轰轰的放炮三声,和著那人声、锣声、鼓乐声,一霎时嘈嘈杂杂,闹成一片,看那执事人等已拥著花轿进门了。怎见得当时的热闹?有一篇短赞为证:

  鼓乐喧天,锣声震地。伞盖摇红,扇旗耀翠。箫管齐鸣,笙簧并奏。灯球纷纷作对,衔牌密密成双。后拥前呼,顶马同跟马威武;左吆右喝,红帽同黑帽喧阗。正是:一霎堂前生喜气,三生石上缔良缘。

  花轿一进了门,直抬到厅前停下,待傧相三请已毕,新人出轿,自有喜娘搀扶,立在毡单上,与杨四交天拜地,红绿相牵,双双送入洞房,竟与娶妻一般无二。所以姊妹行中各校书看了这等场面,人人称赞,个个羡慕,都说杨四多情,黛玉有福,胜于蔡家远甚。故后来金巧林背了蔡谦良,席卷私逃,另嫁一个贵介公子,居然做了官太太,当时的人不怪他薄情,反说他有见识,好比古时的红拂。至于黛玉则情形不同,杨四待他极厚,即如今番迎娶,已可概见;只为自己淫贱,结识戏子,弄出许多丑事,以致背杨四而走,毋怪被人唾骂,要送他一个“九尾狐”美号了。虽然黛玉嫁了杨四,苟能从一而终,白头到老,做了富家的太太,那有“胡宝玉”三字名称?既无“胡宝玉”三字,也不劳我做什么书了。即使我要做书,只好说林黛玉嫁人,做到嫁人之后,我也做不下了。那知他的事实,奇奇怪怪,偏偏都在后面方是胡宝玉的正文,以上的几回书,只算他的缘起罢了。这是未来先说。我且表过。

  仍说现在杨四、黛玉进了洞房,一样挑方巾,坐床撒帐,诸多礼节,一件不缺,都称黛玉之意。其时各校书,如王逸卿、陆月舫、沈月春、李巧玲、吴莼香等一齐来到房中,与黛玉讲话。杨四当即退出,仍至外面,与众客周旋了一回。将近上灯时候,侯祥甫同着陆昭容来了。蔡谦良却是一人来的,并不与金巧林同来。杨四晓得谦良的意思,大约因巧林已嫁,不能与众校书比例,所以不带出来。其实今天是吃喜酒,一同到朋友人家,有什么要紧呢?可见谦良是个不通世务的人,除去贪花好色、饮酒吃烟之外,一毫不懂,翻有许多疑忌的心肠。若把他比起杨四来,真有霄壤之隔。

  闲话少叙。此刻李三三也到,见过了杨四,又与维忠讲了几句话,自与昭容到里边请坐。维忠见三三进去,拉了杨四,走到大厅滴水檐前,看那戏台已经搭好,甚是宽阔,比谦良家里的天井要大出一倍来,即武戏亦可以做得。上面是五色天幔,地上铺着五彩洋毯,两边出将入相的戏房挂著大红绣花门帘,四面挂灯结彩,上上下下密密层层,照耀俨同白昼。虽不免急就一章,然在人家也算极好的了。维忠看过,向杨四说道:“那班角色,我交代他八点多钟就来。这里摆席,也须早一点儿,让众客多看几出,四兄以为好吗?”杨四道:“甚好,甚好。”说罢,一同入内。

  维忠又要到新房中去看看,有几位客人亦都高兴,一哄而进。杨四只得陪着,上楼直至新房。幸而新房宽畅,尽可容留得众人。众人见新房里面收拾得金碧辉煌,光华夺目,仿佛是琼楼玉宇、月宫蕊阙一般。房中摆设的器具,不是紫檀定是红木,件件金装玉琢,样样锦簇花团,说不尽的豪华,写不尽的富丽,令人欣羡不置。黛玉坐在床沿,见杨四陪着众客进房,并不十分羞涩,与寻常新嫁娘不同,慢慢立起身来,低垂粉颈,微启朱唇,各叫应了一声,依旧坐下。众人看黛玉,更觉丰姿娬媚,对之魂销。忽见一个喜娘端著一盘茶放在台上,说道:“各位老爷笃请用茶。”众人看那喜娘,不过二十馀岁,颇有几分姿色,大家也不吃茶,就与他调笑起来,捏手捏脚,闹得不亦乐乐。正在这个时候,进来一个家人,向主人禀道:“戏园里的班子已到,厅上的酒席也摆好了。”杨四问道:“里面待新人的酒席可曾端整了吗?”家人答道:“早已停当,连堂名也在那里伺候了。”杨四听了点点头。众客人也都听得,就此止住不闹。

  杨四请众人出外坐席,众人应允,来至厅上。见丹桂里的班头向杨四打了一个千,问此刻可要开演了。杨四尚未回答,维忠先接口道:“你们拣著吉庆的戏先做起来,少停再点戏罢。”班头诺诺退下。杨四即请众客入座。大家将要坐下。忽闻谦良开言道:“今天喝酒,必须有个特别法儿。我想里面待新人,新人坐在居中,我们外边也应该照这个样子待待新官人,请四兄居中坐着,我们在两边做陪客,各敬一个双杯,众位以为好不好?”众人都拍手赞成,不管杨四肯不肯,拉他当中坐了。杨四明知谦良捉弄,要报那日劝酒的仇,不好去说穿他,只得说道:“我那里吃得下这许多?每人两杯,也有四十馀杯,小弟断难从命的。”幸亏旁边维忠、道卿打了圆场,说:“四十杯酒,慢慢的吃,尽管不妨。若叫他一时吃下,定要灌醉。不如先敬他四大杯,然后与他豁拳,再请他多吃几杯,岂不好吗?”众人听说,也就依允。于是筛了四大杯酒,敬将上来。

  杨四仗着自己酒量,咕嘟嘟一口喝完。众人也陪了两小杯,用了几样菜。见那戏也开台了,跳过加官,就做了一出七子八婿《满床笏》。演毕,班头上来,请主人与众客点戏。皆随意点了几出。惟谦良点了一出,是官怕老婆《浣花溪》,为因日前杨四在他家点的是《滚红灯》,故今日点这出戏,也算是报复的。杨四看过了一出戏,又与众人豁了一回拳,想起里边众校书都在那里陪待新人,此时谅已待毕,遂吩咐家人道:“你到里边,看新人如已待毕,即请众位先生们到外边来吃酒看戏罢。”家人答应自去。

  不一回,燕侣莺俦,花枝袅娜,姗姗然齐至厅上,即安排酒席在东边坐下。各校书见杨四坐在当中,与里面待新人差不多,都吃吃的好笑。李巧玲嘴快,说道:“外头亦勒里待新人,不过用倪勿著陪格。”三三接嘴道:“格格新人好,吃起酒菜来,一点勿客气,比仔陪客才吃得多。”杨四正在那里吃酒,听了这几句话,忍不住笑,把酒都喷了出来,引得众客同各校书哄堂大笑,笑一个不止。又因台上做那出《红鸾喜》刚做到结亲一段,新官人头颈里挂著一条红裤,算是披肩红绸的,又引众人笑了一阵。正在说笑之际,不提防一件黑物平空从外面直飞进来,望着杨四桌上落下,把一只汤炒碗打得粉碎,碗中的汤四面的溅开去。杨四与众人吓了一跳。正是:

    且喜堂前添笑语,缘何席上起风潮?

  究竟为著何事上面掉下这件东西,请观下回便知。

◀上一回 下一回▶
九尾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