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1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九尾狐
←上一回 第十二回 大排场众客贺悬牌 小结尾淫娼重出局 下一回→


  上回说林黛玉改名胡宝玉,复落风尘,重张旗鼓。有大姐阿金等一班做手,在悬牌前几天四处去招罗客人。客人听说,个个踊跃报效,情愿输将,约定开张吉日前来道贺。故今天宝玉在房恭候,忽闻楼下高喊“客来”,扶梯上脚声碌乱,连忙出房招接。定睛一看,原来不是别人,即是旧日的相好,叫做胡士诚,同著四五位朋友到此续旧。宝玉叫了一声“胡大少”,又招呼了众人,领进自己房中。各各坐下,送过香茗、瓜子。士诚先开言问道:“以前我得着你的信息,本要到来看你,因不晓得你的住处,只索罢休。我实在牵记你了不得,为何直至今日方始声张呢?”宝玉道:“格套事体坍台煞格,去说俚。若然说说看,只怕两三日也讲勿完,倒勿如弗说格好。承蒙大少牵记,勿忘记奴,仍旧到奴间搭来,奴也面孔浪飞仔金哉。”士诚听了这几句话,得意非常,竟忘了他待杨四的无情,反赞宝玉多情,不忘旧日的相交,岂不是件怪事吗?

  宝玉又与众客敷衍,问了姓名。众客一一回答,方知一位叫朱子青,一位叫郭绥之,尚看得上宝玉的眼;其馀三位,问过了名字,不在心上,只记得一个姓,是张、李、王三人。问毕,正欲与士诚叙谈,又听得下面几声“客来”,先有大姐、娘姨等去窥探,一面招待,一面报与宝玉知道。却是一班新客人,大约由娘姨辈招来的。宝玉照例前去接待,请他们在对面房中坐定,一切礼节都是一样,无须细表。惟问一问众客名姓,虚恭敬了好一回。那班客人为因羡慕宝玉,特地到此报效的,今日一见,话不虚传,本来是专诚摆酒的,此刻要讨宝玉的好,即时叙了四人,碰起和来。宝玉又只得略献殷勤,多坐了片刻。幸得下面又闻客来的声音,方始脱身出外。早有一个大姐来请宝玉下楼,宝玉急忙下落扶梯,走至东首一间房内,又见几位旧时认识的客人,一一叫应,把旧事略谈几句。宝玉坐在榻上,与他们装了几筒烟,见众客提议碰和一事,即吩咐大姐等倒起牌来。看众客坐下,碰了几副,方才回到楼上,仍在自己房中与士诚、子青等讲话。

  士诚道:“你今天辛苦得狠,不必应酬我们。我们是熟客,时常要来的,你不要太拘,忙坏了身子,倒累我们过意不去的。”子青同绥之也说道:“士诚兄这两句话实在不差,我们好天天来的,今天决不怪你待慢。你如有别事,只管随意便了。”宝玉道:“格是阿好实梗格介,叫奴哪哼过意得去嗄?真真待慢各位大少。”士诚道:“你说怎么话!你若再要这个样儿,害得我们要不敢来了。”子青道:“我懂得胡先生的意见,见我们闲坐着,没有一些事儿做,故来陪我们说话,不如我们几个人碰一局和,众位以为好吗?”士诚与绥之首先应允,即命娘姨等摆起碰和台来。宝玉在旁称谢,又说了几句“对勿住”,亲手将牌倒好,请众人入座。士诚、子青、绥之拉了一个姓王的坐下,就此碰将起来。碰了一圈庄,士诚又向宝玉说道:“你今天客人甚多,我们在此碰和,你尽管去就是了。”宝玉娇声答应,又叮嘱大姐娘姨伏侍须要周到,方才移步出房,至各处房间里内应酬众客。

  却巧楼下客人陆续又到了几位,宝玉各各招待,忙个不了。一时旧好新欢络绎来齐,把楼上下房间尽行僭满。到了晚上,各房碰和已毕,一齐摆起酒来,请客的请客,叫局的叫局,忙得大姐、娘姨上下奔跑,龟奴、鳖腿东西乱走,毫无片刻空闲。即宝玉在各房中,往来酬酢,进退周旋,那边侑酒,这边侍坐,亦少片时安逸。直到后来众客咸集,校书纷来,方回自己卧房,与士诚等劝酒,多坐了一回。其时楼上下歌声、笛声、弦子声、胡琴声、琵琶声,和著客人的豁拳声、喝采声,校书、大姐、娘姨的笑语声、争闹声,声声相应,浑成一片,还有天井内的堂唱声,沿马路的车马声,足足闹到十一二点钟,耳根边方觉清静了些。宝玉仍到各房间走动,有的拉着他吃酒;有的拖着他同坐;有的向着他讲话;有的扯着他调笑。宝玉只好一一应酬,所谓一客都是客,不好待慢了这个,讨好了那个,惹人说我的不是。及至众局尽散,大菜上齐,各房客人方陆陆续续的去了。宝玉分头相送,又说了无数的“待慢,对勿住”,始得回房。

  已相近一点多钟,所剩士诚等一席,虽局已尽去,犹兴高采烈的饮酒。忽见宝玉进房,士诚便问道:“今天你辛苦极了,此刻人声寂静,谅必各房的客人都已散去,你快来坐坐,同我们饮一杯酒,积积力罢。”宝玉道:“俚笃才去格哉,今朝真真待慢仔各位大少,只好下回补偿哉。”说罢,坐在士诚肩下。士诚把一杯酒敬将过来,宝玉说声“多谢”,勉力饮尽。旁边子青、绥之两人都看中了宝玉,一心要想结交他,故一同开言道:“你说下回补偿,只怕我们两人无福再来消受呢。”宝玉尚未回答,士诚抢著说道:“二兄休说有福无福,我明后两天让你们来摆酒,我做陪客可好?”子青道:“只怕你要吃醋,所以我们不敢。既然你宽宏大量,就算数在这里吃酒便了。”士诚即命宝玉取过纸笔,请二人写了菜单。然后大家用饭,起身散席。子青仍约众人明晚原班到此,众人欣然应允。士诚道:“我们走罢,时已不早了。”于是宝玉将众客相送,立在楼梯旁边,连说“待慢,对勿住,请各位大少明朝早点来”。这都是堂子中的套话,没有一家不是这个样儿,仿佛照例的文书。

  此时士诚等回去,我且慢表。先说宝玉回进卧房,疲倦已极,阿金等与他卸妆后,遂即上床去睡了。

  按下宝玉这边,再讲朱、郭二人。朱子青是苏州洞庭山人,颇有家私,现在寄居上海,做些事业。最喜寻花问柳。别人请他吃酒,不论大风大雨,无有不到的。只有一件不好,生性极其鄙吝,不肯浪费一钱,即堂子里面,也要十分过意不去方才摆一次酒,碰一局和,所以各校书们并不喜与他往来。今日见宝玉这般娇媚,不禁馋涎欲滴,企慕万分,要想与宝玉交好,常到这里走走,故欣然应允摆酒,毫无吝色。若在别处,只怕恳求也不肯呢!至于那个姓郭的,别号绥之,是广东广州府人,年纪尚未满三十,秉性风流,蹴居上海,不及三年。家资甚巨,开着几爿土栈,年年有数万盈馀,因此用度阔绰,气象豪华,往来花柳场中,虽日费万钱,亦所不惜,正与子青反背。但看他的表面,仿佛是个瘟生,其实精明强干,从不受人之愚虚掷黄金,与寻常挥霍不同。今夜承士诚相请,在席上饮酒,也看中了宝玉,故与子青一同答应。可见宝玉的笼络手段加人一等,凭你怎样的鄙吝,怎样的精明,无不入其彀中:鄙吝者愿解悭囊,精明者自投迷阵,好像宝玉真有什么妖术,你想奇也不奇?那班客人都是《白蛇传》中的许仙,只消白娘娘把迷字放出来,自然心悦诚服的从他。谅必宝玉也有这个法儿。然白娘娘称曰“义妖”,为因下山报恩,把许仙十分敬爱,并不迷恋他人;反是许仙无情,受了法海蛊惑,将他合在钵中。故后人看这部书,单把许仙唾骂,不说白娘娘是个妖精,不该迷恋许仙,皆为他有情有义,即是妖精,与人有何两样呢?若宝玉明明是个人,并非蛇精,然其所作所为,反不如蛇精的恩义。所以昔人有四句诗,说得最为贴切,其诗云:“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还未毒,最毒妇人心。”但“妇人”两字未免太混,难道妇人都是最毒的吗?故将结句改作“最毒淫妇心”,方成了至理名言。今宝玉是个淫妇魁首,其在杨四家一段情节令人发指。设或他稍有人心,岂肯再做这样勾当?乃因一念贪淫,自愿坠入粪坑,播臭名于世上,徒供逐臭之夫与他交好,以致自少至老,虚度了五六十年,不得收成结果。譬如千岁老狐不能修炼内丹,深山静养,徒欲幻化美人,迷恋少年,用采阳补阴之术,成就自己的金丹,势必遭受雷劫,依然身死,把千年所炼之道术,付诸流水,怎能够位列仙班,得成正果呢?虽宝玉并不是狐狸投胎转世,又不是狐狸幻化人形,然有狐狸的性质、狐狸的媚术、狐狸的淫心、狐狸的害人,真是一个人中的狐狸。其后有效学他的,如“四金刚”等一班淫妓,只算是狐子狐孙罢了。故胡宝玉不得以寻常之狐相比,须称他“九尾天狐”方为的当。谅看官们定不河汉斯言,说我做书的太觉唠唠叨叨,过于烦琐了。

  此刻书中先说朱子青到了来日,候至三四点钟,换了一身全新衣服,独自一人坐着一部包车,来到宝玉家里。却值宝玉梳妆乍毕。为因昨天辛苦,故尔起身甚晏。一见子青已至,忙叫一声“朱大少”,请子青在厢房中坐下,殷勤了一回,喜得子青瘫化了身子,只是嘻嘻的笑,拉着宝玉问长问短。宝玉对答如流,心中却在暗算,晓得子青是个户头,用斧头斩得动的。只不知他脾气如何,可是一位出钱施主?待我用一套柔软工夫先去笼络他,即使鄙吝的,也要叫他情情愿愿,将银钱送上门来。故对子青娇声软语,与他装烟倒茶,件件都是亲手,拍得马屁滴溜滚圆,其实要想在他身上发一注小小横财。子青那里知道?只当宝玉真心相待,有意于他,所以快活到极处,不知怎样才好。

  闲谈到上灯时候,胡士诚、郭绥之以及张、李、王等三位不先不后的来了,进房与子青相见,士诚先问道:“子青兄来得早吓,为什么不到我家里,与我一同来呢?”子青刚要回答,即听绥之说道:“他好像一只馋猫,见了一条腥气的鱼,要想独吞下去,所以一早瞒着我们偷到这里来呢。”子青听了,伸手把绥之打了一下,笑骂道:“你真是个狗嘴,生不出象牙来。如果我一人想偷,何必约你们到这里相叙?这句话,岂不是你差了吗?”绥之道:“你说我是狗嘴,却不甚切当。像你喜欢偷吃这块肥羊肉,那才是个狗嘴呢!”二人你说我,我说你,说个不了。士诚恐他们认真,弄出事来,在旁止住道:“你们再要多讲,恕我不陪了。”宝玉也道:“两位大少专门说笑话,讲得只怕嘴干哉,阿要用口茶罢?”说著,亲手倒两杯茶过来。两人接了,方才不语,彼此付之一笑,与众人闲谈了一回。

  子青听报时钟已鸣八下,即吩咐端整摆席。宝玉也交代下去,霎时摆设停当,遂请众人入座。士诚等一一坐下,子青坐了主位,请问众位叫局,大众并不推辞,各各写了局票。子青取来观看,士诚叫的是沈月春,绥之叫的是陆昭容,其馀叫的是无非吴新宝、金赛玉一班有名人儿。子青阅毕,自己也写了一个,一并交了下去。然后欢呼畅饮,连干几杯。宝玉在旁殷勤劝酒,说说笑笑。不及一刻工夫,楼下异常热闹,知是局已来了,纷纷上楼进房,计共四位校书。子青一看,惟月春、新宝未到。众客各在旁侧坐下,一片的“张老”、“李老”声音,煞是好听。子青正在得意之际,忽闻下面连喊几声“叫局”,走进一个娘姨,执著三张局票,请宝玉去出堂差。宝玉未便推托,皆为新做生意,不好得罪客人,只得起身向子青等告罪。子青等不能阻止,由他自去。宝玉换过衣服,又说了一声:“对勿住,奴是就要来格。”说完,匆匆下楼上轿去了。子青心中甚是没趣。岂不是一厢情愿吗?若做了妓女,单做你一户客人,即不饿死,如何够一家的开销呢?

  闲话少说。当时四位校书弹唱将毕,即见沈月春、吴新宝一同来了,又接着唱将起来,果然响遏行云,不同凡响。士诚就拉着子青等众人,豁了十几个抢三。旁边月青、新宝等局各代了几杯酒,陆续转局去了。尚不见宝玉归来,子青等甚是焦躁,幸得士诚在席敷衍,又豁了一个通关,吃了几样菜,方见宝玉自外而入,说了许多抱歉的话,始得大家快活。绥之更是高兴,高声说道:“方才宝玉一去,打断了我们兴致。此刻来了,我们再摆一台酒好不好?”士诚、子青等都默然不答。绥之道:“再摆一台,算是我的。”回头就吩咐翻台。士诚道:“绥之兄,你明天本要摆酒,何必今夜翻台呢?”那知绥之任著自己豪兴,也不顾子青吃醋,执意要摆第二台酒,不肯收回这句话,坍了自己的台,故不听士诚之言,命宝玉喊将下去,以尽今日之兴。正是:

    罗列珍羞方启宴,狂翻醋海忽生潮。

  下文如:

  梅子含酸一时争竞,杨花有意两面调停;

  郭绥之欢娱恋宝玉,朱子青懊恼失珠花;

  开愚园游春夸富丽,换香车过市独招摇;

  患天花郭绥之变相,看夜戏十三旦登场;

  十三旦应聘返京师,胡宝玉束装游广省;

  泛珠江珠娘齐减色,居粤地粤客尽输财;

  一帆风满载返春申,三马路重思兴旧业;

  众香国中独推巨擘,味莼园里幸遇知心;

  播香名喜见清河君,发奇想结交咸水妹;

  慕欧风额覆前刘海,尝异味身陪外国人。

  这些情节都在下回交代,请看官们少安毋躁,待在下吃一杯茶,润一润喉,再把九尾狐的实事慢慢演说起来。欲知郭绥之当夜可曾摆酒,宝玉可曾答应,请观后集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九尾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