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林馀集 (四部丛刊本)/一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亭林馀集 一卷
清 顾炎武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诵芬楼刊本

亭林馀集

  庙号议

臣闻之礼曰祖有功而宗有德昔在商时贤圣之君六

七作而称宗者三太宗中宗高宗而已汉室之兴文曰

太宗武曰世宗宣曰中宗惠景昭三帝皆不称宗是知

帝以系君人之统宗以表前人之德是以帝祧而宗不

祧此仁之至义之尽也本朝循唐宋之制二祖以下列

圣无不称宗若建文君及景皇帝皆履帝位而不终故

宪宗之追谥郕戾王也曰恭仁康定景皇帝夫称帝以

致其仁不称宗以致其义万世之下无司复议者矣惟

建文君未追谥二百年以来臣子之情有遗恫焉而南

渡之初乃追上建文君谥曰嗣天章道诚懿渊恭觐文

扬武克仁笃孝让皇帝庙号惠宗追上景皇帝谥曰符

天建道恭仁康定隆文布武显德崇孝景皇帝庙号代

宗夫代宗二字惟唐有之唐讳世改世曰代代宗即世

宗也本朝既有世宗而复号代宗可乎惠宗二字元人

之所以号其末帝者也加之建文君似亦未协臣请敕

廷臣会议景皇帝宜从成化之谥建文君可别上尊谥

而皆不必称宗若以除去尊号为嫌则古之人有行之

者矣汉王莽上元帝庙号曰高宗成帝庙号统宗平帝

庙号元宗建武中皆去之后汉和帝庙号穆宗安帝庙

号恭宗顺帝庙号敬宗桓帝庙号威宗初平元年有司

奏四帝无功德不宜称宗请除尊号制曰可唐高宗太

子宏追谥孝敬皇帝庙号义宗开元六年有司上言准

礼不合称宗于是停义宗之号当时之人未有非之者

也又按唐书德宗初立礼仪使吏部尚书颜真卿上言

上元中政在宫壶始增祖宗之谥元宗末奸臣窃命列

圣之谥有加至十一字者按周之文武言文不称武言

武不称文岂盛德所不优乎盖称其至者故也故谥多

不为裦少不为贬今列圣谥号太广有逾古制请自中

宗以上皆从初谥睿宗曰圣真皇帝元宗曰孝明皇帝

肃宗曰孝宣皇帝以省文尚质正名敦本上命百官集

议儒学之士皆从真卿议独兵部侍郞袁傪官以兵进

奏言陵庙玉𠕋木主皆己刋勒不可轻改事遂寝不知

陵中玉𠕋所刻乃初谥也史家之言亦以真卿为是今

若裁二帝之称宗以致严于二祖列宗此则酌文质之

中而体亲亲之杀者也亦何嫌乎臣又按大明会典

引会典有阙盖自正统七年十月太皇太后张氏崩上尊谥曰诚孝恭肃明德宏仁顺天启圣太皇太后后遂

因之此杨士奇胡濙诸臣不学之故也及世宗实录成化二十三年孝宗

即位追上母妃纪氏尊谥曰孝穆慈惠恭恪庄僖崇天

承圣皇太后宏治十七年上圣慈仁寿太皇太后周氏

尊谥曰孝肃贞顺康懿光烈辅天成圣太皇太后嘉靖


二年追上寿安皇太后邵氏尊谥曰孝惠康肃温仁懿


顺协天佑圣皇太后七年复追称太皇太后十五年上

谕夏言以皇太后太皇太后乃生时尊称似当更定东

阁集议上言孝肃太皇太后请止称孝肃贞顺康懿光

烈辅天成圣皇后不用睿字孝穆皇太后止称孝穆慈

惠恭恪庄僖崇天承圣皇后孝惠太皇太后止称孝惠

康肃温仁懿顺协天佑圣皇后俱不用纯字则嫡庶之


称可别夫妇之分无嫌尊亲之道兼尽上从之此则皇

太后太皇太后之称第致尊于生事之时而不加之升


祔之后可以垂法于后世矣南渡之初尊皇妣某氏曰

孝诚端惠慈顺贞穆皇太后皇祖妣郑氏曰孝甯温穆

庄惠慈懿宪天裕圣太皇太后当日礼臣亦未稽之于

会典也臣考唐书后妃传顺宗庄宪皇后王氏崩初称

谥曰庄宪皇太后礼仪使郑𬘡议秦汉以来天子之后

称皇后母称皇太后祖母称太皇太后崩亦如之加太


者所以别尊称也若谥𠕋入陵神主入庙即当除去太

开元六年太常奏昭成皇太后谥号曰入庙称后义


系于夫在朝称太后义系于子此载诸史𠕋垂之不刋

者也宋史礼院亦言太者生事之礼不当施于宗庙而

通鉴梁豫章王栋即位追尊其祖母金华敬妃为敬太

皇太后胡三省注亦以为非又考宋臣吕祖谦读诗记

曰挚仲氏任系其夫而言也太任系其子而言也稽之

故事合之经义太之一字实不可通所当循嘉靖十五

年之例一体改正者也臣又恭读烈皇帝尊号有揆文

奋武四字按书禹贡五百里绥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

里奋武卫孔安国传曰揆度也度王者文教而行之三

百里皆同又曰文教外之二百里奋武卫天子所以安

蔡沈传曰绥服内取王城千里外取荒服千里介于内

外之闲故以内三百里揆文教外二百里奋武卫文义

甚明用之尊谥实所未安臣闻当日南京新立邦礼繁

多礼部尚书顾锡畴素不考古一切谥号悉听其门人

谢复元撰定以不学之宗伯任委巷之小夫逞其胸臆

目无旁人以至谥𠕋一颁天下用为讥笑今当圣明御

极之日可不亟为更定乎记曰非天子不议礼孟子曰

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是也定一代尊亲之制以告宗庙

以垂子孙事如有待臣不胜惓惓谨议

  庙讳御名议

臣闻讳名之礼始自周人然记曰既卒哭宰夫执木铎

以命于宫曰舍故而讳新不于其生也又曰二名不偏


讳诗书不讳庙中不讳临文不讳讳者所以为恭不讳

者所以为信此圣人之法传之万世而不易者也自汉

以下人君之讳乃至不胜其繁而本朝之制则有不然


者伏读大明会典凡进表笺及一应文字遇有御名庙

讳合依古二名不偏讳嫌名不讳写字之际不必缺其


点画惟二字相连必须𮞉避又大明律一款凡上书奏

事误犯御名及庙讳者杖八十馀文书误犯者笞四十

若为名字触犯者杖一百其所犯御名及庙讳声音相

似字样各别及有二字止犯一字者皆不坐罪此本朝

之制所以远轶汉唐而上同周礼者也古之讳也以敬

今之讳也以文以敬则少而不为𥳑以文则讳日多而

敬日衰故太祖高皇帝之制讳稍阔略于其文乃所以

责臣子之敬也崇祯以后诚薄而文繁于是有遍讳二

名假借别字臣窃以祖制求之其可议者有五夫君前

臣名父前子名天下之通义也春秋书桓公六年九月

丁卯子同生同庄公名也不讳者君前父前之义也书

顾命逆元子钊于南门之内钊康王名也不讳者君前

父前之义也国史为一代之书不载帝讳何以传信后

世臣请依历朝实录之例于列圣建立之初大书曰立

皇子某为皇太子曰立皇子某为某王并直书御名不

必减去点画以合君前父前之义此后除郊庙祝文外

并不再见御名以尽臣子讳君之礼此所当议者一也

御名下一字惟皇帝用之上一字则皇帝与诸王宗室

之所同也历朝实录并不讳上一字如汉王高煦之𩔖

并从直书亦不减去点画今则以常为尝由为繇将欲

广讳名之义而不知擅改赐名变乱玉牒反为臣子之

大罪再考庙讳上一字如以太祖之讳而避之则列圣

之称元年其可改乎如以仁宗之讳而避之则庙号之

称高皇帝其可改乎又如孝洁肃皇后谥号有翊圣字

神宗之世何以不改乎又考历科试录命题如宪宗朝

成化七年山东鄕试子贡曰见其礼而知其政一节十

六年山西鄕试孔子有见行可之仕一节武宗世宗朝

正德二年河南鄕试博厚所以载物也二句嘉靖七

年福建鄕试十七年会试并博厚所以载物也一节十

六年顺天鄕试天地之道博也厚也一节二十二年应

天鄕试今夫天二段中有广厚字二十八年浙江鄕试

博厚配地一节三十一年四川鄕试博厚所以载物也

二节四十年顺天鄕试久则征四句中有二博厚字熹

宗朝则天启元年四川鄕试民可使由之皆不避御名

上一字又如宪宗成化十三年应天鄕试孟子曰君子

深造之以道一章武宗正德十一年福建山西鄕试并

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皆不避御名下一字请依祖制

诗书史传之文凡二字不相连者并许直书自所作文

避下字不避上字此所当议者二也天下卫府州县之

名同于庙讳者甚多臣考英宗朝不改镇海镇江镇沅

镇远卫府等名宪宗朝不改深州深泽等名武宗朝不

改日照县至万历三年始改钧州为禹州崇祯某年改

洛阳洛南洛平等县俱作雒一则别赐新名一则古字

通用并为合理若圣安皇帝讳本从山而松字自是韩

宪王讳乃一切改之又不知古字有柗梥可通松江之

本作淞而并改嵩字文疏义舛臣考周厉王名胡不改

胡国秦庄襄王名楚改楚为荆岂周人之尊其君反不

若秦人哉本朝讳制阔略正同周人一洗嬴秦以来之

陋一切地名除禹州雒阳雒南雒平外合并仍旧此所

当议者三也又人名犯庙讳者方国珍犯仁祖庙讳刘

基犯宣宗庙讳邓镇犯英宗庙讳胡深寇深犯宪宗庙

讳魏校犯熹宗庙讳此𩔖尚多考之实录并从直书夫

以臣子之名上同君父虽一先一后本自无妨而大书

屡书恐亦未便记曰与君之讳同则称字请依沈约宋

书例于本传首曰名某字某名犯某宗庙讳以字行而

传中并称其字然臣又考元史修于⿰氵𠔏武二年中有⺊

天璋传竟直书不减点画此则圣祖之时已定不讳二

名之义此所当议者四也康叔名封卫之祖也而其官

有仪封人太祖设官光禄寺有珍羞署不避仁祖庙讳

武宗之世不改照磨崇祯中始以官名之同于庙讳御

名者改作较字𥳑字义既不协音又各殊若欲将此之

文一一追改实有未便此所当议者五也臣伏睹皇上

中兴命儒臣纂修国史之日窃谓宜申祖宗之典颁画

一之规以垂之万世又恐后之人臣守妇寺之忠而不

达敬君之义是以据典详陈臣又尝考唐书高宗显庆

五年正月诏曰孔宣设教正名为首戴圣垂文诗书不

讳比见钞写古典至于朕名或缺其点画或随便改换

恐六籍雅言会意多爽九流通义指事全违自今以后

缮写旧典文书并宜使成不须缺画改字而宋史言高

宗时进士卷有犯御名者帝曰岂以朕名妨人进取邪

令寘本等史家书之以为美谈况今日圣明卓见超岀

千古必有一洗汉唐之陋而为万世之法者矣谨议

  书太虚山人象象谭后

臣炎武年六十七寻阅故簏得三十年前所录太虚山

人象象谭一书其中有曰亲王朝觐曰宗人仕格曰王


官曰藩禄曰嘉靖重修宗藩条例其言皆本皇祖之心


而悲后世之敝其引汉臣之言曰有白头老人教臣言

者可谓发愤而深痛者矣臣乃稽首流涕而为之说曰


呜呼自天子而下一等为亲王又一等为郡王此皆天

子之子若孙不相悬也其在于诗曰本支百世故天子

本也亲王枝也宗室叶也故福先上祸先下萧衍之篡


齐也先杀诸王而后代其主韩建宋全忠之弱唐也先

𢦤十六宅而后弑昭宗祸及亲王此及天子之渐也先

帝中年德鲁二王𢦤于敌福唐襄郑崇五王𢦤于贼汴

水决而周宗鱼藩封之难无岁不告先帝赫然震怒而


无所以御之之计不三四年京师沦覆天子之祸与亲


王同一辙岂不哀哉昔太祖高皇帝时二十四王并皆


少壮分封之国往往连跨数十城护卫军至一二万而


又有行边之命都司卫所并受节制以故有北平之事


乐安南昌缘之以起异日大臣无不以削弱王府为务


嗣位诸王又皆生深宫之中长妇人之手无不广置田

庄放情酒色而所在有司之兵又皆文具及贼骑至城


而亲王之势与齐民无异逆贼见藩封之大所向辄陷


而国家无如之何也则以为天子之都亦将如是而已

是以直犯京师而不之忌岂非势之相因者哉诗曰宗

子维城无俾城坏无独斯畏呜呼先帝畏之矣使是书

之论得行于数十年之前足以隆藩维而重国势当不

至于今日逮乎福京即位而封唐邓诸王然且无土无

民而当权臣跋扈之际事已不可为矣臣故阐其义于

睿著之末以为来者鉴

  三朝纪事阙文序

臣祖父某盖古所谓隐君子也年五十一而始抱臣炎

武为孙臣幼而多病六岁臣母于闺中授之大学七岁

就外傅九岁读周易自臣母授臣大学之年而东方兵

起白气亘天明年三月覆军杀将及臣读周易为天启


之初元而辽阳陷奢崇明安邦彦并反其明年广甯陷

山东白莲教妖民作乱一日臣祖指庭中草根谓臣曰

尔他日得食此幸矣遂命之读古兵家孙子呉子诸书

及左传国语战国策史记年十一授以资治通鉴已而


三畔平人心亦稍定而臣祖故所与往来老人谓臣祖

曰此儿颇慧何不令习帖括乃为是阔远者乎于是令

习科举文字已遂得为诸生读诗尚书春秋而先帝即

位天下翕然以为中兴更化之主无复向时危迫之意


及臣益长从四方之士征逐为名臣祖年益老更日以

科名望臣又当先帝颁孝经小学厘正文字之日臣乃

独好五经及宋人性理书而臣祖乃更诲之以为士当

求实学凡天文地理兵农水土及一代典章之故不可

不熟究而臣有妻又有四方征逐之事不能日在膝下

臣祖亦不复朝夕课督如异时矣臣祖生于饶州官舍

随臣曾祖之官广西山东南京一切典故悉谙而当日

门户与攻门户之人两党之魁皆与之游臣祖年七十

馀矣足不出户然犹日夜念庙堂不置阅邸报辄手录

成帙而草野之人独无党所与游之两党者非其中表

则其故人而初不以党故相善然因是两喜两怒之言

无一不入于耳而具晓其中曲折亦时时为臣言一二

固问则又曰汝习经生言此非所急也臣祖老尚康强

而臣少年好游往往从诸文士赋诗飮酒不知古人爱

日之义而又果以为书生无与国家之故失请于趋庭

之日而臣祖弃臣以没已而两京沦覆一身奔亡比年

以来独居无事始出其簏中臣祖所手录皆细字草书

一纸至二千馀字而自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至崇祯七

年九月共二十五帙中闲失天启二年正月至五年六

月而其后则臣祖老不能书略取邸报标识其要然呉

中报比之京师仅得十五亦无全抄而臣祖所标识者

兵火之馀又十失其一二臣伏念国史未成记注不存

为海内臣子所痛心而臣祖二十年抄录之勤不忍令

其漫灭以负先人之志于是旁搜断烂之文采而补之

书其大略其不得者则阙之名曰三朝纪事阙文非敢

比于成书以僃遗忘而巳世之君子尚怜其志而助之

见闻以卒先人之绪其文武之道实赖之而臣祖之遗

书亦得以不朽矣

  中宪大夫山西按察司副使寇公墓志铭

天启六年寇公为苏州知府炎武年十四以童子试见

公被一言之奖于今五十有四年而始得至同官拜公

于墓下其年二月某日公之次子泰征迁公之兆改葬

于县东南之义兴原而属余为之铭余苏人也公之遗

事在于苏救一方之困而定仓卒之变为余所目见者

不可以无述往者熹庙之时太监魏忠贤擅政苏松道

参政朱童蒙者以杖杀不辜为苏人所哗具文称病巡

抚周公起元疏劾得旨巡抚削职为民擢童蒙为太仆

寺少卿俾之修怨于东林而厈逐异已此党祸所由起

也乃公之守苏也未期月而遭水灾米斗至银二钱四

分公乘舟岀郊劝民兴工筑圩以食农民复至阊门河

干立转般客货之法以食市中游手之民城中机户数

千人以年荒罢织适宣大延绥甘肃遣官赍银数万互

市縀匹公又设法俵散督之织造以食业机之民涂无

饿殍而人心帖然则民固已诵公之德矣奉旨征漕而

大水之后粒米无岀百姓嚣然巡抚既去州县官并以

朝觐赴京公行香至城隍庙万人群拥而呼公问之曰

尔何为者皆跪告曰漕米无从得尔公曰奈京仓告匮

尔辈亦有晓事者顾策将安出众曰惟明公为民请命

公曰三百亩以上纳米三百亩以下折银可乎众稽首

曰敢不竭力以从公乃亲巡属县限以期会而手自计

之尚亏额万馀石乃括任内赎锾公费及移借帑金招

商给帖入楚买米兑军上船陆续至江而巡漕御史受

内指以疏请折漕四分为前抚罪并欲陷公驳称米色

不一勒停江口公亲往争之曰罪在知府何与军民且

呉中无米自楚买之安得一色愚不知太仓之米果皆

一色乎御史辞屈又廉知公淸正无可罪乃许其过江

而民既诵公之德且服公之才略矣于是六年春织造

太监李实疏论前抚周公及周宗建缪昌期周顺昌高

攀龙李应升黄尊素六人欺君蔑旨结党惑众阻挠上

SKchar奉旨差锦衣校尉逮捕顺昌呉县人也为吏部文选

司员外素淸介士民皆愤懑不平校尉之来复多横索

三月辛酉抚按等官至校尉所居西察院宣旨有生员


王节等数十人具呈率𥸤百姓各执香随之至万馀人

抚按二院不能禁校尉称旨驱之众曰尔奉魏忠贤之


命焉得称旨直趋上堂擒校尉群殴之毙一人抚按逃

入溷厕公挺身入从容语曰今日周吏部赴京未必便

死汝等作此举动反贻之害不如各散归家本府与上


台计具疏保救庶或可全至日晡时众始退公命医疗

其伤者以兵守之而驿丞奔告有校尉往浙江者舟至


胥门外索SKchar应众共击之火其舟公亟出城慰谕校尉

匿舵尾下幸不死具衣冠送之出境然苏人之围守校

尉及周吏部者街巷之闲千百为群屯聚不解而抚按

亦以兵自卫公知抚按素与织监善说之令求解于忠

贤疏中委曲其事而阴具舟于河数日天雨围者少怠

公亲往西察院谓校尉曰可去矣馈之赆并死者之槥

宵行送之出境然后宣旨令周吏部就逮入京而兵守

空署如故越一日众始知已行而惧罪仍屯不解公密

诇得首事者颜佩韦等五人以他事摄之下狱乃榜曰

罪人己得馀无所问于是一麾而散二院解严各归衙

视事而前疏亦下责擒首恶而已于是同二府推官审

拟斩二人戍三人狱上有旨五人俱枭示抚按命公监

𠛬五人稽首谢曰吾等激于公义累明公矣遂慷慨

戮先是忠贤得织监密报惧激呉民之变彷徨累日及

抚按疏上但谓从役李国柱踏伤偶死阁臣亦言国体

所系不可播闻遂依之票旨得不深究而缇骑自此亦

不更岀然其所以周旋上下之闲化大事为小事者公

一人之力也向非公平日之恩素结于民心当此众怒

如水火之时焉知不激之挺而走险以成意外之患耶

然宵人皆以公为前抚周公所厚适旨下勘御史周宗

建赃罪公坐以旷官溺职第追夺其俸忠贤怒持之不

下而于他疏批曰近日府官扶同以俸作赃明是侮朕

公自度不免会丁继母忧解官归不数月而忠贤败使

再迟之期年公之得罪亦未可测也按状公讳愼字永

修其先自山西之榆次徙中部再徙同官祖嘉谏肃府

审理父遵孟文县教谕公中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历𠛬

部浙江司工部营缮司主事员外迁虞衡司郞中迁苏

州知府丁继母及父忧崇祯元年服阕补广平知府在

任三月迁山西按察司副使昌平兵备奉敕监军以前

任苏州工部钱粮未完降佥事分巡冀甯剿贼有功敌

入山西陷崞县公守甯武拒之甚力颇有斩获迁山西

布政使参议分守朔州以崇祯八年乞休时年五十有

八而同官先为贼所残公归乃⺊居山寨又八年李自

成陷长安被执幽于秦府贼有知公淸官薄其追饷放

归优游林下读书自娯者二十七年以四月八日无疾

而逝年九十有三配习氏惟孝克勤能相夫子以成厥

家封恭人先公十年卒年八十有二子二人瑞征泰征

孙十二人曾孙十人元孙十二人公及见元孙而没惟

公治剧定变有叔敖子产之风若其七岁丧母而哀毁

如成人迎父丧于文县冒干戈而以柩返捐金以济三

党之厄赈里人之饥其善行不能尽述而余尝至关中

一寓书于公时公年垂九十犹细书手答至二百馀言

其恭也如是铭曰

廉而劲才而正一方之人知其爱利百姓是以当事变

之来片言而定宜其寿考且康而子孙蕃盛新⺊斯原

既安既靓是公之所以返于真以复其性者耶

  文林郞贵州道监察御史王君墓志铭

天下之变莫甚乎君臣父子一旦相失而永诀终天此

人生之至痛而古人臣之所遭未有以比也况乎强敌

压境而将帅内离国步顚危在不可知之日者乎此王

君之所为于邑而终也按状君之始祖彬国初自襄阳

宜城县占籍广平之曲周传至君之父讳宪祖以三科

武举官钦依守备君讳国翰字翼之自为诸生即有四

方之志从其姊夫总漕都宪路公振飞至淮上谒皇陵

阅高墙诸宗人见唐王心异之因命君往来省视及王

即大位于福州召路公自太湖赴行在而君与其仲子

凉武相从闲道度岭至天兴召对赐银币授中书舍人

君虽处闲职而时在上前陈中外大计其详不得闻大

抵以去横赋戢悍卒固民心为急君以诸生得侍密勿

荷主知论事无所避上益喜顷之除贵州道监察御史

是时大帅芝龙已蓄异志而举朝无敢言者尝以科敛

民闲银米君与之力争于上前不少假上目君谓侍臣

曰此吾之李勉也车驾亲征命兼掌军政司印以子凉

武为金吾将军掌宝纛赠父宪祖金吾将军贵州道监

察御史母范氏一品夫人驾至汀州君奏人情恇迫传

敌骑已至近郊上宜速发与其子凉武待命行宫前俄

而追骑奄至门中人与之相持有张致远者自诡为上

被执上乃决行宫后垣出去方追骑之来宫前扰乱君

顾不见其子独行至陌人言车驾已西幸矣君弃其仆

马徒步奔从及于韶州之仁化县则韩王也而乘舆竟

不知所之时君之甥路太平奉命征兵至乐昌乃往依

之自念弃家从主四千里以卒遭大变不得为羁绁之

臣其仲子又生离死别每寤辟长叹遂以得疾闲关逆

旅明年二月丙戌卒于全州妻张氏封孺人子三人君

卒后二十五年长子奋武迎榇北归以九月辛卯葬于

曲周之先茔而凉武则死于军中矣季子绳武早亡有

孙五人铭曰

有龙𧍘蟉飞而复潜一蛇从之枯于嵁岩徇国之危奚

怨奚嫌维天不祐良臣则歼铭此幽忠百世所瞻

  常熟陈君墓志铭

崇祯十七年余在呉门闻京师之报人心凶惧余乃奉

母避之常熟之语濂泾依水为固与陈君鼎和隔垣而

居陈君视余年长以倍于县中耆旧名德以及田赋水

利一切民生利病无不通晓乃未一岁而戎马驰突呉

中诸县并起义兵自守与之抗衡而余以母在独屏居

水鄕不出自六月至于闰月无夜不与君露坐水边树

下仰视月食遥闻火礟从容谓余曰吾年六十有六矣

不幸遭此大变不能效徐生绝脰之节将从众翦发念

馀年无几当实之于棺与我俱葬耳徐生者名怿君之

同学诸生全发自经者也无何城破余母不食以终余

始出入戎行犹从君寓居水滨五年而君以疾捐馆二

子相继不禄贫不克葬余亦流转外邦又二十五年而

其孙芳绩以书来曰将以十二月庚申举其两世六丧

葬于所居之西双凤鄕呉塘里而乞一言以铭诸幽按

状君讳梅字鼎和别字明怀其先宋季自衢州徙常熟

父讳应选早世君方八歳母许氏年二十有八闭戸辟

纑教之力学以至成立为诸生少以通经著闻中年旁

览诸子及医药⺊筮种树之书课其家人耕舍旁地数

十亩以糊其口不婴心于名利未老而休然里中凡有

繇役争讼之事君未尝不为之调剂或片言立解当天

启之末县之豪宦纵其仆干鱼肉鄕民而独于君之居

里无所及至今民闲有不平之事辄相向太息以为陈

君在当不令我至此也君孝友睦姻内行备至与人和

厚能忍訽不争题其居曰守拙之门而谓芳绩曰吾穷

老无所恨唯母节未旌奄遭国变以此为终天之痛又

曰士不幸而际此当长为农夫以没世一经之外或习

医⺊愼无仕宦嗟乎可谓贤矣余岀游四方尝本其说

以告今之人谓生子不能读书甯为商贾百工技艺食

力之流而不可求仕犹之生女不得嫁名门旧族甯为

卖菜佣妇而不可为目挑心招不择老少之伦而滔滔

者天下皆是求一人焉如陈君与之论心述古而不可

得盖三十年之闲而世道弥衰人品弥下使君而及见

此其将噭然而哭如许子伯之悲世者矣君年七十有

一配苏氏有妇德能佐君周施先君数月卒子四汝珣

汝瑜汝琳先后并卒有孙七人而芳绩居长以训蒙自

给铭曰

以君之好施而终窭且贫以君之行仁而二十馀年不

克归其窀惟厥孙之穷约兮犹足以无负于九原我铭

其幽视后之人

  从叔父穆庵府君行状

呜呼叔父之年五十有九而实少炎武二岁以其年之

相近故居止游习无不同也自崇祯之中年先王考寿

七十馀无恙而叔父既免丧天下嗷嗷方用兵而江东

晏然无事以是余与叔父洎同县归生入则读书作文

岀则登山临水闲以觞咏弥日竟夕近属之中惟叔父

最密叔父亦豪宕喜交游里中宾朋多会其宅而又多

材艺好方书能诊视人病与人和易可亲人无不爱且

敬者已而先王考捐馆余累焉在疚而䦧侮日至一切

维持调解惟叔父是赖而叔父以不问生产之故家亦

稍稍落南渡之元相与赴南京寓朝天宫即先兵部侍

郞公之祠而共拜焉亦竟不能有以自树而戎马内入

邑居残破昔日酌酒赋诗之地俄为刍牧之场矣余既

先奉母避之常熟之语濂泾而叔父亦移县之千墩浦

上居于墓左相去八十馀里时一拏舟相过悲歌慷慨

如前日也叔父不多作诗而好吟诗归生与余无时不

作诗其往来又益密如是者又十年而叛奴事起余几

不自脱遂杖马棰跳之山东河北而叔父独居故里常

郁郁无聊子姓不才所遇多拂意者叔父弱人也又孤

立莫助内愤懑而无所发逋赋日积久无以偿余既为

宵人所持不敢遽归而叔父年老望之弥切贻书相责

以为一别十有八年尔其忘我乎炎武奉书而泣终不

敢归而叔父竟以昭阳赤奋若之春二月甲寅弃我而

逝呜呼痛哉惟人生之聚散家道之盛衰与国运之存

亡有冥冥者主之矣余又何言乃挥涕而为之状叔父

讳兰服字国馨别号穆庵崇祯时为太仓州学诸生有

子一人名岩

  先妣王硕人行状

呜呼自不孝炎武幼时而吾母授以小学读至王蠋忠

臣烈女之言未尝不三复也柏舟之节纪于诗首阳之

仁载于传合是二者而为一人有诸乎于古未之闻也

而吾母实蹈之此不孝所以藳葬而不葬将有待而后

葬者也忽焉二载日月有时念二年以来诸父昆弟之

死焉者姻戚朋友之死焉者长于我而死焉者少于我

而死焉者不可胜数也不孝而死是终无葬日也矧又

独子此不孝所以踟蹰二年而遂欲苟且以葬者也古

人有雨不克葬者有日食而止柩就道右者今之为雨

与日食也大矣春秋嫁女不书葬而特葬宋共姬贤之

也吾母之贤如此而不克特葬又于不可以葬之时而

苟且以葬此不孝所以痛心擗踊而亟欲请仁人义士

之文以锡吾母于九泉者也先妣姓王氏辽东行太仆

寺少卿讳宇之孙女太学生讳述之女年十七而吾父

亡归于我教谕沈君应奎为之记又一年而先曾王母

封淑人孙氏卒又十年而先王父之犹子文学公生炎

武抱以为嗣县人张君大复为之传其记曰贞孝王氏

者昆山儒生顾同吉未㛰妻也年将笄嫁有日矣父上

舍述为治𧚌𧚌多从俗鲜华氏私白其母曰儿慕古少

君孟光之为人焉用此父为去华就质者十之五已而

顾生病寻卒氏不食数日衣素告父母曰儿愿一奠顾

郞归乃食父母知不可夺为治奠挈氏往氏拜顾生柩

呜咽弗哭奠已入拜太姑淑人姑李氏请依居焉谓父

上舍曰为我谢母儿不归矣父为之敛容不能语舅绍

芾者名士晓大义泣谓氏曰多新妇卒念存吾儿然未

讲伉俪安忍遂妇吾子氏曰闻之礼信妇德也曩已请


期妾身为顾氏人矣去此安往自是依太姑与姑朝夕

一室送迎不逾阈数岁不一归省父上舍病亟待诀旦

日一往哭即夕反其传曰贞孝自小严整如成人父母

爱之而顾生故独子早有文王与顾为同年家因许女

与之无何生年十八夭父母意甚彷徨欲未令贞孝知

而贞孝已窃闻之亟脱步摇衣白布浣衣色意大怆婉

婉至父母前不言亦不啼若促驾而行者父母初甚难

而念女至性不可夺使妪告其翁姑翁姑悲怆不胜洒

扫如迎妇礼然不敢言去留也贞孝既至面生柩拜而

不哭敛容见翁姑有终焉之色而姑李氏故以德闻拭


泪谓贞孝曰妇岂圣耶奈何以吾儿累新妇贞孝闻姑


称新妇泪𫂙𫂙下交于颐早晚跪奠生柩前闲视姑眠


食而自屏处一室亲戚遣妪候视辄谢之有女冠持梵


行甚严请见贞孝贞孝不与见曰吾义不见门以外人


自是率婢子挫针操作以为常时遣讯父母安否而巳


其他婉淑之行世莫得闻久之翁诣金陵而姑适病且


悴贞孝左右服勤汤糜茗碗视色以进姑意大怜而贞


孝弥连昼夜不少怠一日煮药进姑姑强视贞孝言曰


新妇何瘦之甚盍少休乎贞孝多为好语慰藉既进药

而病立闲姑谓婢子曰吾曩者忧独子天且夺之而与

吾新妇吾固当一子不得两耳欹枕执贞孝手而贞孝

若不欲露其指者侦之则已断一小指和药煮之姑之

病所以立瘥者也诸婢子亦莫得见相传语惊且泣贞

孝止之曰姑受命于天宜老寿而婢子何得妄言阴骘

事耶姑既病起亦绝不言贞孝断指事独姑之兄李箕

者窃闻之云贞孝既侍翁姑十二年而翁姑始为其子

定嗣贞孝抚之如已生此二先生之言云而不孝不敢

溢一辞者也又二年而知县陈君祖苞拜其庐又三年

先王母李氏卒丧之如礼又十六年而巡按御史祁君

彪佳表其门又二年母年五十有一而巡按御史王君

一鹗奏旌其门曰贞孝下礼部礼部尚书姜公逢元奏

如章八月辛巳上其甲申制曰可于是三呉之人其耆

旧隐德及能文奇伟之士上与先王父交下与炎武游

者莫不牵羊持酒踵门称贺谓史策所纪罕有此事盖

其时炎武巳齿文会知名且十年矣而先王父年七十

有四祖孙母子怡怡一门之内徼天子之恩以为荣也

而天下兵方起而江东大饥又五年先王父卒其冬合

葬先王父先王母于尚书浦之赐茔如礼而家事日益

落又三年而先皇帝升遐又一年而兵入南京其时炎

武奉母侨居常熟之语濂泾介两县之闲而七月乙卯

昆山陷癸亥常熟陷吾母闻之遂不食绝粒者十有五

日至己卯晦而吾母卒八月庚辰朔大敛又明日而兵

至矣呜呼痛哉遗言曰我虽妇人身受国恩与国俱亡

义也汝无为异国臣子无负世世国恩无忘先祖遗训

则吾可以瞑于地下呜呼痛哉初吾母为妇十有七年

家事并王母操之吾母居别室中昼则纺绩夜观书至

二更乃息次日平明起栉縰问安以为常尤好观史记

通鉴及本朝政纪诸书而于刘文成方忠烈于忠肃诸

人事自炎武十数岁时即举以教及王母亡董家事大

小皆有法有使女曹氏相随至老亦终身不嫁有奁田


五十亩岁所入悉以散之三族无私蓄先妣生于万历

十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卒于宏光元年七月三十日享

年六十其年十二月丁酉不孝炎武奉柩藁葬于先考

之墓旁呜呼痛哉王孙贾之立齐王子也而其母安王

陵之事汉王也而其母安若不孝者何以安吾母而犹


然有腼于斯人之中将于天崩地坼之日而⺊葬桥山

之未成而马鬣之先封也此不孝所以痛心擗踊而号

诸当世之仁人义士者也今将以▫▫三年十月丁亥

合葬于先考之兆在先曾王考兵部右侍郞公赐茔之

东六步五尺伏念先妣之节之烈可以不辱仁人义士


之笔而不孝又将以仁人义士之成其志而益自奋以


无忘属纩之言则仁人义士之铭之也锡𩔖之宏而作


忠之至者也不惟一人一家之褒已也不孝顾炎武泣


血谨状


  与潘次耕札

接手书具感急难之诚尤钦好学之笃顾惟鄙劣不足


以禆助高深故从游之示未敢便诺今以天下之大而


未有可与适道之人如炎武者使在宋元之闲盖卑卑


不足数而当今之世友今之人则已似我者多而过我

者少俗流失世坏败而至于无人如此则平生一得之

愚亦安得不欲传之其人而望后人之昌明其业者乎

凡今之所以为学者为利而已科举是也其进于此而

为文辞著书一切可传之事者为名而已有明三百年

之文人是也君子之为学也非利已而已也有明道淑

人之心有拨乱反正之事知天下之势之何以流极而

至于此则思起而有以救之不敢上援孔孟且六代之

末犹有一文中子者读圣人之书而惓惓以世之不治

民之无聊为亟没身之后唐太宗用其言以成贞观之

治而房杜诸公皆岀于文中子之门虽其学未粹于程

朱要岂今人之可望哉仰惟来旨有不安于今人之为

学者故先告之志以立其本惟愿刻意自厉身处于宋

元以上之人与为师友而无徇乎耳目之所濡染者焉

则可必其有成矣

  又

原一南归言欲延次耕同坐在次耕今日食贫居约而

获游于贵要之门常人之情鲜不愿者然而世风日下

人情日谄而彼之官弥贵客弥多便佞者留刚方者去

今且欲延一二学问之士以盖其群丑不知薰莸不同

器而藏也吾以六十四之舅氏主于其家见彼蝇营蚁

附之流骇人耳目至于征色发声而拒之乃仅得自完

而已况次耕以少年而事公卿以贫士而依庑下者乎


夫子言吾死之后则商也日益赐也日损子贡之为人

不过与不若己者游夫子尚有此言今次耕之往将与

豪奴狎客朝朝夕夕不但不能读书为学且必至于比

匪之伤矣孟子曰饥者甘食渴者甘飮是未得飮食之


正也饥渴害之也今以百金之修脯而自侪于狎客豪


奴岂特饥渴之害而已乎荀子曰白沙在泥与之俱黑

吾愿次耕学子夏氏之战胜而肥也吾驾不可𮞉当以


靖节之诗为子赠矣

  又

都中书至言次耕奉母远行不知所往中孚即作书相

庆绵山之谷弗获介推汶上之疆堪容闵子知必有以

处此也朱子祠堂山史但能割地耳经营之事吾将一

身任之春仲兴工自有助者大以成大小以成小吾异

日局面似能领袖一方然而不坐讲堂不收门徒悉反

正德以来诸老先生之夙习庶无遗议于后人不知一

二年闲能策蹇而来一悉情怀否既足衍生并好寄去

文集一本仅十之三耳然与向日抄本不同也

  又

昔有陈亮工者与吾同居荒邨坚守毛发历四五年莫

不怜其志节及玉峰坐馆连年遂忘其先人之训作书

来蓟干禄之愿几于𤍠中今吾弟又往矣此前人坠坑

之处也杨恽所云足下离旧土临安定而习俗之移人

者其能自保乎时归溪上宜常与令兄同志诸友往来

讲论一暴之功犹愈于十日之寒也天生之学乃是绝

尘而奔吾且瞠乎其后不意晚季乃有斯人今虽登名

荐剡料其不岀山更未可知耳近读其解易一卷吾自

手录之学问亦日进中孚虽从象山入手而近颇博览

与吾交亦更亲于昔去秋巳遣祁县之妾将书籍尽移

之崋下今春并挈两公及幼子往矣频阳令郭公既迎

中孚而侨居其邑今复遣人千里来迎可称重道之风

而天生遂欲为我买田结㛰之计事虽未可必然中心

愿之矣但荐举一事得超然免于评论否如其行取必

在元籍今已作字令犹子具呈以伯父行年七十弃家

入道为词必不得已遣一家人领批前来寻访道路申

病详具三徐札中然近来实病似亦不能久于人世所

萦念者先妣大节未曾建坊存此一段于集中以待河

淸之日自有人为之表章侄⿰氵𠔏愼报得一子请名今即

作书与二弟乞之为孙以守坟墓至于著述诗文天生

与吾弟各留一本不别与人以SKchar其改窜也

  又

读书不多轻言著述必误后学吾之跋广韵是也虽靑

主读书四五十年亦同此见今废之而别作一篇并送

览以志吾过平生所著若此者往往多有凡在徐处旧

作可一字不存自量精力未衰或未遽死迟迟自有定

本也

  与任钧衡大任

前于耘野处见尊著易学纲领一书知兄潜心于易数

十年可谓勤矣近世号为通经者大都皆口耳之学无

得于心既无心得尚安望其致用哉易于天道之消息

人事之得失切实示人学者玩索其义处世自有主张

兄至今日而能孑孑不随流俗竟作羲皇上人知所得

实深视愚之寻索于音叶者浅甚如有近作望惠一二

以慰注怀令曾祖湖邨先生高行呉太仆既有阡表亦

不假愚言为轻重来春傥得南归以图一晤教我不逮

幸甚

  与陆桴亭札

廿年以来东西南北率彼旷野未获一觐淸光而昨岁

于蓟门得读思辨录乃知当吾世而有真儒如先生者

孟子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具内圣外王


之事者也弟少年时不过从诸文士之后为雕虫篆刻


之技及乎年齿渐大闻见益增始知后海先河为山覆


篑而炳烛之光桑榆之效亦已晚矣近刻日知录八卷


特付东堂邮呈专祈指示其有不合者望一一为之批


驳寄至都门以便改正思辨录刻全仍乞见惠一部灯


下率尔统惟鉴原

右亭林先生馀集一𠕋乃乾隆闲长洲彭进士绍升得

其原稿刊行者也迄今百馀年印本日稀闲询之呉中

人士且有不知此集者今年秋应试金陵偶过桐城萧

敬孚寓所见行箧有一抄本云昔得之新阳友人赵静

涵家藏海昌陈其章琢堂所抄黄府次欧山馆旧抄本

而录之者也敬孚曾以原刻本参校云字句时有脱讹

又少与陆桴亭一札不及抄本之善光典假读数过爰

为重刊即以抄本为主抄本闲有脱讹仍以原刻𬤊正

之至此集有关亭林先生生平忠孝大节并扶世立教

之志彭氏原序巳详又原刻有小像及津门沈氏兆沄

赞乃据孔氏继壵摹明人所写者当得其真今倩芜湖

朱小尊重摹之敬孚尚有亭林佚诗及同志赠言一𠕋

光典近又抄得肇域志一部以刻赀甚巨且须细加仇

校乃成完书容当请海内同志者共图焉光绪二年

次丙子秋九月合肥蒯光典谨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