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千佛因缘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说千佛因缘经 十六国 后秦
译者:鸠摩罗什
本作品收录于《大正新脩大藏经

参考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经录入

佛说千佛因缘经

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五千人俱,其名曰:尊者阿若憍陈如、尊者优楼频蠡迦叶、尊者伽耶迦叶、尊者那提迦叶、尊者摩诃迦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犍连、尊者迦栴延、尊者阿那律、尊者阿难等。皆大阿罗汉而众所知识,如调象王,所作已办,三明,六通,具八解脱。

菩萨摩诃萨八万四千人,梵德菩萨,净行菩萨,无边行菩萨而为上首;跋陀波罗应与无边俱为上首也,他方月音菩萨、月藏菩萨、妙音菩萨而为上首:如是等诸大菩萨,皆久修梵行,安隐清净,住首楞严三昧,皆悉具足八万四千诸波罗蜜,于娑婆世界及十方国示现作佛,转妙法轮,现般涅槃,于耆阇崛山升仙讲堂,皆师子吼。是诸菩萨摩诃萨等,各各自说过去因缘,如是音声遍满三千大千世界。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一切大众皆悉集会。

尔时,世尊从石室出,问阿难言:“今诸声闻、诸菩萨等,皆何讲论?”

阿难白佛言:“世尊!诸菩萨众各各自说宿世因缘。”

尔时,世尊安庠徐步如大龙象,披僧伽梨入大众中,告诸菩萨言:“汝等今者各说何义?”其大音声遍满世界。

跋陀波罗菩萨即从坐起,自为世尊敷师子座,头面礼足,请佛就坐,白佛言:“世尊!我于今日欲少咨问,唯愿世尊为我解说!”

说是语时,八万四千诸菩萨等,各脱璎珞散佛供养。所散璎珞住佛顶上,如须弥山严显可观,有千化佛坐山窟中。

时,诸菩萨顶礼佛足,异口同音白佛言:“世尊!世尊与贤劫千佛过去世时种何功德?修何道行?常生一处,同共一家,于一劫中,次第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化度浊恶诸众生等,令其坚发三种清净菩提之心。愿为我等及未来世诸众生故,当广分别贤劫千菩萨过去世时诸波罗蜜本事果报!”

尔时,世尊告诸菩萨言:“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广说。

“跋陀波罗!汝今当知,乃往过去无量,无数百千万亿阿僧祇劫,复过是数,尔时,此娑婆世界名大庄严,劫名大宝。有佛世尊,名宝灯焰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出现于世。彼佛世尊出现世时,亦以三乘教化众生。佛寿半劫,正法化世住于一劫,像法化世住于二劫。于像法中有一大王,名曰光德,十善化民,国土安乐,如转轮王。

“尔时,大王教诸人民诵毗陀论。时学堂中有千童子,年各十五,聪敏多知,闻诸比丘赞佛、法、僧。

“有一童子名莲华德,白善称比丘言:‘云何名佛?云何名法?云何名僧?’

“比丘偈答言:

   「『波羅蜜滿足,淨性覺智慧,勝心得成就,故號名為佛;
   無染性清淨,永離於世間,不觀世五陰,常住名為法;
   身心常無為,永離四種食,為世良福田,故稱比丘僧。』

“时,千童子闻三宝名,各持香华随从比丘行诣僧房,入塔礼拜,见佛色像,彼像身量高六十二那由他由旬,八万四千诸相好门皆悉具足。

“时,千童子见佛像已,白比丘言:‘如此胜人大无上士,过去世时修何功德,乃得如是无上胜相?’

“比丘答言:‘善男子!汝今谛听!佛世尊者,过去修行八万四千诸波罗蜜,亦复修习三十七品助菩提法,故得如此端严之身。如来身者,不但有此八万四千诸相好门,亦有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大悲、三念处、三明、六通、八解脱等。’

“时,千童子闻于比丘赞叹佛已,五体投地,即于像前发弘誓愿:‘我等今者,各各应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过算数劫,必得成佛,如今世尊等无有异。’

“第三童子名莲华藏,复发誓愿:‘我等今者,因比丘故,闻三宝名,复得见于如来色像,于未来世成佛无疑;未成佛间,恒与比丘共生一处。’

“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时千童子闻三宝名,身心欢喜,随寿长短后皆命终;临命终时,以闻三宝善根因缘力故,除却五十一劫生死之业;命终之后,得生梵世、诸天生法。生梵宫已,即得三念,自忆往世闻三宝名,以是因缘得生天上。时,千梵王各乘宫殿,与诸梵俱持七宝华,至故塔前供养佛像。时千梵王异口同音,而说偈言:

   「『慧日大名稱,久住善寂地,聞名除諸惡,自然生梵世,我今頭面禮,歸依大解脫。』

“说此偈已,各还梵世。

“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时彼国王十善化人者,久已成佛,毗婆尸如来是;善称比丘,尸弃如来是;时千童子岂异人乎?今拘留秦佛,乃至最后楼至如来是。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我与贤劫千菩萨从彼佛所闻三宝名,始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其事如是。”

佛告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我念过去无量无数阿僧祇劫,此娑婆世界有一大国,名波罗,王名梵德,常以善法化诸人民,彼时人寿八万四千劫。时王梵德自见衰相,以国付子,出家学道,于仙人生地,忧昙钵林中,晨朝出家。端坐思惟,经一食顷,逆顺观于十二因缘,往复观察凡十八遍,应时即得辟支佛道,踊身虚空作十八变。优昙林中有五百梵志,见辟支佛足下有十二因缘文字: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五百梵志见此文字,有观无明缘行、无所依起,有三百人应时即得辟支佛道;又二百人观无明缘行及爱、取、有,应时即得成辟支佛;又观无明乃至老死忧悲苦恼,因无常行成辟支佛。优昙钵林一日之中,有五百一辟支佛出现于世。是时,大地六种震动,乃至梵世诸天宫殿。

“时,千梵王各以衣裓盛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至优昙林中供养辟支佛,头面礼足,白言:‘大德!为我说法。’

时,辟支佛踊身虚空作十八变,舒手现足。时,千梵王见其足下十二因缘文字相现,见其掌中有十善文,于顶光中见五戒法,八支斋文。时千梵王身心欢喜,受持读诵发弘誓愿:‘我等今者见诸快士结加趺坐,如入禅定,身分光明,有此文字令我读诵。’

“时梵众中,有一梵王,名曰慧见,告馀梵言:‘我于今者见辟支佛,受持五戒,八支斋法,当行十善,观诸缘起,以此善根,回向甚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我等作佛时,说法度人过于辟支佛百千万倍。我成佛时,闻我名者、见我形者,速得除灭无量障碍,如我今者见辟支佛。’

“时千梵王供养毕已,各还所安,随梵天寿后,各命终。命终之后,于娑婆世界千四天下为千转轮王,十善教化,本善愿故,不随因缘,寿命八万四千岁。

“临欲终时,雪山之中有一婆罗门,聪明多智,寿命半劫。于先经中,闻过去有佛,号栴檀庄严如来,十号具足。彼佛世尊说甚深檀波罗蜜,不见施者及以受者,心行平等,而行布施。时大仙人闻此事已,从雪山出,诣千圣王,求索财宝,广为诸王赞说甚深檀波罗蜜。翘于右足而举右手,住立王前而说偈言:

   「『施為妙善藥,服者常不死,不見身與心,觀財物空寂。
   受者如虛空,如是行布施,無財及受者,乃應菩薩行。』

“时,千圣王各以国土付其太子,告下诸国:‘我等今者,欲修一切施,诸有贫穷须财宝者,可诣我所,当随意施。’尔时,诸国一切人民皆悉来集千圣王所,白言圣王:‘我等今者,唯乏二事,馀无所须。何等二事?一者、天乐;二者、天女。’

“时,千圣王持摩尼珠置高幢上,发大誓愿:‘我等福德,受善果报,真实不虚,令如意珠普雨天乐,供给一切。’应念即雨种种乐器。时,诸乐器住虚空中不鼓自鸣,复更生念:‘若我福善真实不虚,令如意珠普雨天女。’应念即雨种种天女,容仪庠序如魔天后,一一天女,各有五百眷属以为侍者。

“时,千圣王满众愿已,即舍国土出家学道。时王千子及诸臣民,皆悉号啕,随从王后,奉送大王至于雪山。时,千圣王告诸臣民:‘诸行无常,我身无主,性相皆空,有者归灭。我于今者,信解此义,是以弃国,无所恋着。’即随婆罗门入于雪山,王子臣民辞退还国。

“时,千圣王于雪山中各立草庵,端坐思惟,发弘誓愿当度一切,求无上道思大施义。圣王宿世十善报故,雪山千神各献仙果,日日供给更不求食,应时即得获五神通,飞腾虚空,寿命一劫。

“时雪山中,有大夜叉身长四千里,狗牙上出高八十里,面十二眼,眼出迸血,光如融铜,左手持剑,右手持叉,住圣王前,高声唱言:‘我今饥渴,无所饭食,唯愿圣王慈悲矜愍,施我少食。’

“时千圣王告夜叉言:‘我等誓愿,一切施与。’各各以水澡夜叉手,授以仙果而令食之。

“夜叉得果,怒弃置地,告圣王言:‘我父夜叉啖人精气,我母罗刹恒啖人心,饮人热血;我今饥急,唯须人心、血,何用果为?’

“时,千圣王告夜叉言:‘一切难舍,无过己身。我等今日不能舍心持用相与。’

“是时,夜叉即说偈言:

   「『觀心無心相,四大色所成,一切悉能捨,乃應菩薩行。』

“时,雪山中有婆罗门,名牢度跋提,白夜叉言:‘唯愿大师为我说法,我今不惜心之与血。’即脱单衣,敷为高座,即请夜叉令就此座。

“时,大夜叉即说偈言:

   「『欲求無為道,不惜身心分,割截受眾苦,能忍猶如地;
   亦不見受者,求法心不悔,一切無悋惜,猶如救頭然,普濟眾飢渴,乃應菩薩行。』

“时,牢度跋提闻此偈已,身心欢喜,即持利剑刺胸出心。是时,地神从地踊出,白牢度跋提:‘唯愿大仙愍怜我等及山树神,莫为一鬼舍于身命。’

“时,牢度跋提告诸神言:

   「『此身如幻炎,隨現即變滅,猶如呼聲響,呼已更不應,四大五陰力,其勢不久停。
   於千萬億歲,未曾為法死,我今為法故,以心血布施,慎勿固遮我,障我無上慧。
   以此布施報,誓願成佛道,若後成佛時,要先度汝等。』

“说此偈已,卧夜叉前,以剑刺颈施夜叉血,即复破胸出心与之。

“是时,天地大动,日无精光,无云而雷。有五夜叉从四方来,争取分裂,竞共食之。食已大叫,跃立空中,告千圣王:‘谁能行施如牢度跋提?如此行施乃可成佛。’

“时千圣王惊怖退没,不欲菩提,生变悔心,各欲还国。

“时,五夜叉即说偈言:

   「『不殺是佛種,慈心為良藥,大悲常安隱,終無老死異。
   一切受身者,畏殺毒害人,是故諸菩薩,教行不殺戒。
   汝今若畏死,當行不殺事,云何欲還國?捨靜求憒閙。』

“时,千圣王闻此语已,皆默然住。”

佛告跋陀波罗:“汝今当知,第一婆罗门,赞檀波罗蜜者,过去定光明王佛是;牢度跋提者,过去然灯佛是。时千圣王出家学道,见然灯佛修诸苦行,心生悔恨,于一劫中堕大地狱;虽堕地狱,菩提愿力庄严心故,火不能烧。从是已后,复得值遇灯明王菩萨为其说法,从地狱出,广为赞叹过去千佛——解脱称庄严佛乃至最后妙自在王佛。时,千圣王闻千佛名,欢喜敬礼,以是因缘,超越九亿那由他恒河沙劫生死之罪。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时千圣王岂异人乎?我等贤劫千佛是也。”

佛说是时,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八十人发无上道心;二百五十人,漏尽意解成阿罗汉。

“复次,跋陀波罗!乃往过去无量无数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大国王,名须阇提,国名胜幡。其王生时,七宝承足,天降瑞应三十有四,堕地即行,七宝自至,四方诸山各有一亿神仙,五通具足飞集殿前;复有百万亿恒河沙七宝大山,踊出殿前列住空中,以应神仙。须阇提王渐渐长大,王四天下,威德自在,十善化人;王德力故,一切人民,皆受快乐如忉利天。

“时诸仙人各持仙经,授王令读,王读经已,闻过去有佛,号宝华琉璃功德光照如来,十号具足。王闻佛名身心欢喜,即脱宝冠向四方礼,发大誓愿:‘我于今日舍四天下一切所珍,出家学道,坐于光明菩提树下,身心不动。若不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终不起。’

“是时六欲天王,名金刚摩尼珠,与诸魔众八万亿千,一一鬼兵作百亿变状甚可怖畏,竞集道树。时,须阇提王端坐树下,入智印慈心王三昧,三昧力故,时魔兵众同时碎坏,经七七日,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时诸神仙,俱来劝请转妙法轮。仙人众中有一大仙,名曰光果,说偈请曰:

   「『大德須闍提,金輪王四域,今捨此七寶,如鳥去一毛。
   坐於光明樹,降伏萬億魔,甘露法已聞,學道已成就。
   相好特無比,威光照十方,當號大善寂,願必度我等,我今頭面禮,勸請轉法輪。』

“第二仙人名曰光藏,复说偈言:

   「『大聖愍眾生,誓願坐樹下,摧伏諸魔軍,結使海已竭,願為眾生故,廣說甘露法。』

“尔时世尊,默然受于诸仙人请,于光明菩提树下转妙法轮,举身放光照十方界,皆如金色,广说四谛及十二因缘,凡百亿偈。初会闻法四山诸仙,皆得无生法忍,百千人发无上道心出家学道,无数四部得须陀洹道,有发菩提心数不可知。佛寿二十五万劫,正法住世二百万劫,像法住世四百万劫。

“彼佛世尊法欲灭时,有诸比丘游行教化。时有一国,名曰电光,有一长者名牢度跋提,修行外道,事梵天法。电光大王遣千童子,供给彼人洒扫天庙。时千童子,各持天华欲往天寺,于其中路,见诸比丘持佛像行,童子问言:‘此是何神,端正威光,巍巍乃尔?’

“诸比丘言:‘此大善寂像。’

“童子问言:‘大善寂者!生何种姓?有何等义?’

“比丘答言:‘汝不知乎?过去久远,须阇提王弃国出家,成无上道,号大善寂,于净光林入般涅槃。我等今者是其弟子,今我所持是善寂像。’时千童子闻佛因缘,各持莲华以供养像,顶礼像足。

“跋陀波罗!汝今当知,以是供养佛像因缘,时诸童子随寿长短,各自命终,命终之后,即得值遇六十亿那由他诸佛,亲觐供养,于无上道得不退转。跋陀波罗!汝今当知,彼佛世中,四山仙人数不可知者,今十方面各得成佛。时千童子华供养者,岂异人乎?我等贤劫千佛是也。跋陀波罗!汝今当知,佛灭度后,若诸四众,若持一华供养佛像,得二种福。何等为二?一者、常得化生;二者、形色端正。复得二果:一者、恒得值遇诸佛;二者、多生天上。”时诸比丘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佛告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我念过去无量,无数千万亿劫,彼时有佛,号宝盖照空如来、应供,十号具足。

“彼佛出时,此三千大千世界如金刚佛刹等无有异。宝盖照空如来亦以三乘教化众生。佛灭度后,于像法中有一长者,名曰月集,游行聚落教化众生,以偈赞叹宝盖照空如来名号:

   「『寶蓋照空正遍知,無上調御天人師,久離生死釋師子,無染清淨應真慧。
   能為世間良福田,普濟一切如醫王,聞名必得大解脫,我今頂禮無上勝。』

“时,彼长者说此偈已,以种种华香供养宝盖照空佛像。华供养已,有千比丘来入讲堂,见大长者华香供养,诵赞佛偈。

“第一比丘名曰日藏,问长者言:‘汝今日日香华供养,赞叹佛名,欲求何等?’

“长者白言:‘大德比丘!应一心听。今我供养,欲求无上平等大道。’

“比丘问言:‘云何名为无上大道?’

“长者答言:

   「『無著無所依,無累心寂滅,本性如虛空,是名無上道。
   大人心所行,慈悲為最勝,三十七滅意,覺道力莊嚴。
   乘於六度船,永度生死流,彼處心無著,故名無上道。
   佛慧如須彌,亦若蓮華敷,久達解性空,故名無上道。
   調御知心如,實際性亦然,三界一切有,皆入如寂中,
   不調無生相,同入法界性,如此無所有,故稱無上道。』

“是时,长者说此偈已,白比丘言:‘唯愿大德行无上道!’

“日藏比丘复说偈言:

   「『如仁所說義,無行無所依,本性相空寂,我當行何法?
   我所問大道,欲知佛覺智,今說法界相,無知如虛空。
   於此無知中,無欲無所求,如是性相滅,我當何所行?』

“是时长者,复说偈言:

   「『日光住空中,普照於一切,彼亦無心相,欲破諸闇暝。
   光明力照耀,超過諸黑闇,黑闇與光明,二俱無心意。
   本性無住闇,闇性不暫停,佛慧亦如是,無滅無所生。
   智力道莊嚴,從於五眼起,六通如蓮華,不染著世間。
   戒定慧莊嚴,超度世間相,是故應歸依,無上平等道。』

“是时,长者说此偈已,白比丘言:‘大德!汝今欲求无上道不?’

“日藏比丘闻长者言,深解义趣,顶礼佛足,而说偈言:

   「『頂禮佛足大解脫,久住涅槃滅諸有,無漏智力所莊嚴,如長者說寂滅慧。
   我今欲求無染累,超過世間諸空相,我今求於寂滅道,不縛不解不住色;
   亦復不入縛解中,無有生死解脫相,此處名為甘露道,如我所願得成果。
   修行六度無礙累,必定得住首楞嚴,具佛職位威儀行,滿足佛智如先佛。
   金剛不壞性空慧,是一切智大人事,摩尼寶珠如意王,我亦當得一合相,平等度意無上性。』

“是时,比丘说此偈已,告长者言:‘汝今当知,我已解汝所说偈义,我已堪任为菩提器。我等千比丘,从今日乃至成佛,常修大慈,普爱一切,于诸众生不生毁呰,何况杀害?

“‘我从今日乃至菩提,常起大悲普摄一切,而于大悲不起悲相,不生恋着。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见他得乐心生欣悦,犹如比丘得三禅乐,不起乐触,及乐觉相。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不见众生及众生相,亦不住喜,不入舍中。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终不造作九十五种诸恶律仪。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终不为己畜养八种不净之物;若有畜积,必为饶益诸众生故。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终不毁谤菩萨法藏;若有辩才智慧无极,说邪见论满百千岁,我宁碎身犹如微尘,终不信受。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设有众生,不造善业作五逆罪,必当教化令得饶益。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誓愿当度五浊恶世没苦众生。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常当修行诸波罗蜜,尽其边际到大智岸。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终不放舍一切众生,必当安慰以义饶益。

“‘我从今日乃至成佛,愿普庄严一切佛事,修诸净行,十种珍宝以为脚足,无愿解脱以为眼目,游于大空毕竟涅槃。’

“时,千比丘发此誓已,五体投地遍礼诸佛,而说偈言:

“‘佛智不可动,从于解脱生,本性相自空,游戏金刚心;已摧烦恼魔,阴盖永已除,清净大慧者,我今头面礼。’

“说此偈已,遍礼十方一切诸佛。

“是时,空中无云而雷,诸天龙神普雨天华以为供养,而说偈言:

   「『善哉勝大士!出家修梵行,淨命乞自活,常離四種食,染衣執應器,大數滿一千。
   今復發最上,微妙菩提心,福田中最勝,無過比丘僧,我今頭面禮,修行大乘者。』

“时千比丘闻偈叹德,倍加精进,即得甚深观佛三昧,告长者言:‘善哉!长者!我因汝故发菩提心,汝亦应于佛法海中出家学道。’

“尔时,长者受比丘教,于正法中出家学道,常修头陀,备诸苦行,经七七日,得无生忍。

“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时大长者,教化多人发菩提心者,久已成佛,殊胜月王佛是也。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佛名,恒得值佛,于菩提心得不退转,即得超越十二亿劫极重恶业。时千比丘发誓愿者,我等贤劫千佛是也。

“说是语时,百千梵王发菩提心思佛,千优婆塞等得无生法忍,郁多罗母善贤比丘尼等五百比丘尼,不受诸漏心,得解脱成阿罗汉。

“说是语时,时会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佛告跋陀波罗:“汝今当知,我念过去无量,无数阿僧祇劫,彼时有佛,号净音如来,十号具足。彼佛出时,此三千世界七宝庄严,如宝庄严国等无有异。佛寿二十大劫,正法住世四十劫,像法倍寿八十劫,亦以三乘教化众生。

“于像法中,有一比丘,名一切忍,持菩萨藏行菩萨法,游巡村落,常说此偈:

   「『佛住平等空,法性相亦然,僧依無為會,三寶義無異。
   了本性相空,歸依處寂滅,常行真如道,乃應菩薩行。』

“忍辱进大比丘,常说此偈。时,华光林中有千梵志,修四梵,行慈、悲、喜、舍,闻此比丘赞三宝义名,身心欢喜,即白比丘:‘于何经中有如此义?’

“比丘白言:‘大调御师!于大方等真实经中,说佛、法、僧平等空慧,住一相中。’

“时千梵志,闻佛、法、僧平等空慧,即思甚深大空智义。八千岁中端坐正受,于空法中而不决了,复更思惟一切法空,于如实际亦不决了,然不生疑,亦不诽谤,作此思惟。

“时,有一比丘名曰智藏,告诸梵志:‘汝等知不?过去有佛,名三昧尊丰如来,十号具足,如是同字百千亿佛,皆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其经中说:“不住诸法,法性皆空。”如是,梵志于空法中心不明了,但当一心归于空义。’

“时千梵志,闻此语已,心大欢喜,白比丘言:‘般若波罗蜜是大空智,我等今者无明所覆,于空义中无由解了,但于大德所说法中身心随喜。’”

佛告跋陀波罗:“彼二比丘善说法者,第一比丘今已成佛于妙乐国,欢喜庄严珠王佛是;若有四众闻彼佛名,五体投地,归依顶礼,即得超越五百万亿阿僧祇劫生死之罪。第二比丘久已成佛,号帝宝幢摩尼胜光如来,十号具足;若有四众闻彼佛名,五体投地,归依顶礼,即得超越七百万亿阿僧祇劫生死之罪。

“时千梵志,以闻甚深般若波罗蜜,身心欢喜,不生惊疑、怖畏、诽谤,即得超越五十亿劫生死之罪。舍身他世即得值遇十六亿佛,于诸佛所得念佛三昧。以庄严心,念佛三昧庄严心故,渐渐于空法中心得开解。

“跋陀波罗!时千梵志,岂异人乎?我等贤劫千佛是,以得闻空法心无疑故,于娑婆世界次第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一切众生,应于空义心无疑惑。”

佛说此语时,时会大众闻佛所说,有得初果,有发无上正真道意,数甚众多不可具说。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顶礼佛足。

佛告跋陀波罗:“我念过去无量无数阿僧祇劫,彼世有佛,名海慧如来,十号具足。国名净乐,七宝庄严地生宝华,如须弥山七宝合成,严显可爱。

“彼佛世尊常入禅定,默然不言终不说法,但放白毫大人相光,施作佛事。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十善印,说十善义;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五戒印,说五戒义及五戒缘;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八戒印,说八戒义及八戒缘;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波罗提木叉印,说波罗提木叉义,及波罗提木叉缘;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六波罗蜜印,说八万四千诸度义;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四谛印,说四谛义,及三十七助菩提分法;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独觉印,说十二因缘义;或有众生见白毫光如智相印,演说菩萨初地境界乃至十地,说首楞严光印三昧,说金刚定不坏境界。

“跋陀波罗!如是白毫大人相中,现无量无数恒河沙印,或有印中演法无畏;或有印中说九十五种外道邪术;或有印中说诸天众上妙报应;或有印中说于劫成及与劫坏;或有印中说日月五星、二十八宿,灾异变怪一切世事;或有印中说诸神仙及鬼神道:此白毫印,普照十方化度众生,随有缘者显现佛事。彼佛寿命十二大劫,正法住世亦十二劫,像法住世二十四劫。于像法中有千婆罗门,第一婆罗门名檀那世寄,其最后名分若世罗。千婆罗门聪明博智,各皆通达四毗陀论。

“海慧如来像法之中,有一比丘名曰净龙丰庄严,与诸婆罗门共相难诘。婆罗门说毗陀论经神我之法,沙门复以十二部经甚深空义,演说无相破其贪著。

“千婆罗门闻无相义,白比丘言:‘汝于何处得此无我空寂之法?’

“比丘答言:‘三世诸佛,十号具足,所共宣说。海慧如来白毫印中,常说此偈:

   「『本性義不生,無受無取者,四大性如幻,五陰如炎電。
   一切諸世間,猶如旋火輪,皆隨無明轉,業力莊嚴生。
   觀性相無常,無我無有生,智者應諦觀,本末因緣義。
   本性實際空,縛著橫見有,若能達解空,無願無作處。
   無相無所依,必得道如佛,降伏眾魔怨,度脫諸天人。
   亦入大解脫,知空是本報,是名佛所說,無我及空義。』

“说此偈已,千婆罗门心大欢喜,礼比丘足,各自还归,端坐林野,思无我、空。经八千万岁,于大空义心不决了,以思空义功德力故,即于空中得见百千佛,于诸佛所得念佛三昧,即于三昧中见海慧佛白毫印中说甘露偈:

   「『若欲發道心,修持菩薩戒,欲求真實空,隨學菩薩道。
   常當行慈心,除去恚害想,悲愍於一切,觀彼身空寂。
   我身無性相,假於四大生,隨順諸佛法,不殺不起瞋。
   悉堪受諸法,其心猶如地,常行無所著,一心住一意。
   悉觀法平等,無彼亦無此,正心思此義,乃應菩薩行。』

“时,千婆罗门闻此偈已,身心欢喜,倍加精进,即得诸佛现前三昧,于三昧中坚固正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跋陀波罗!尔时龙丰庄严比丘者,久已成佛,华光国土龙自在王佛是;千婆罗门,岂异人乎?我等贤劫千佛是。

“跋陀波罗!我与贤劫千佛,于海慧如来遗法之中闻大空偈,端坐思惟心不决了,犹得超越无量亿劫生死之罪。是故,汝等应于空义思惟取证。”

是时,众会闻佛所说,有得初果,有发无上正真之道,有种辟支佛道因缘者。时会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跋陀波罗!我念过去无量亿世,彼时有佛号自在胜如来,十号具足。彼佛世尊出现世时,此娑婆世界其地金色,金华金光充遍世界。自在胜如来寿五十大劫,正法住世三十大劫,像法住世百二十大劫。于像法中有千居士,多饶财宝各储一亿,虽获俗利不以喜悦,常修苦、空、无常之相。

“彼时世中有一优婆塞,聪明多智,名摩诃那伽,至居士所,高声说偈:

   「『財為無主物,王賊所侵劫,水火風吹盡,不安不久居。
   此身屬無常,恒為老病使,怱怱營眾務,不覺死賊苦。
   無常風力解,財如大毒蛇,毒害猛於龍,亦為世怨俱。
   諸佛及賢聖,視財如瘡疣,捐之於大地,如人棄涕唾。
   善士修布施,恒觀於無我,財物及受者,三法俱空寂,以此莊嚴心,乃應菩薩行。』

“时千居士,闻优婆塞所说偈义,深心欢喜得未曾有,即共相随到于僧房。到僧房已,白诸比丘:‘此大众中,谁有智者?唯愿为我说甘露法!’

“尔时,众中有一比丘,名曰净音,为诸居士广赞菩萨檀波罗蜜,即说此偈:

   「『過去有佛,號自在勝,彼佛世尊,常說此法。
   施為妙聚,受報無窮,諸天世人,因施得立。
   是故智者,應行修施,施為寶蓋,覆護窮者,今世後世,生處安樂。
   若能廣意,修空慧心,不住諸有,而行布施,如此施者,必成佛道。
   古昔諸佛,所說檀法,長者應念,宜時修行。』

“时千居士,复闻比丘赞于布施,身心欢喜。即诣王所,启大王言:‘我等今日,闻诸比丘赞说檀波罗蜜。唯愿大王为我宣,令一切国内贫苦众生普使闻知!’”

佛说千佛因缘经


PD-icon.svg 本十六国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